December 10, 2014 @ 03:59 PM

DONATELLA VERSACE 时尚女王的逆袭

1997年迈阿密海滩豪宅传出一声枪响,一名凶手夺走了义大利时尚大师Gianni Versace的性命,这个品牌陷入了经营危机...


1997年迈阿密海滩豪宅传出一声枪响,一名凶手夺走了义大利时尚大师Gianni Versace的性命,这个品牌陷入了经营危机,所幸倚靠家族的力量,VERSACE从低潮迈向事业高峰,这个幕后的功臣就是他的亲妹妹Donatella Versace。
 
1997年七月15日在men's uno创刊前号于台湾推出的当天,电视新闻传来义大利时尚设计师Gianni Versace因故被枪杀的消息,震撼了整个时尚界,那一天是我人生中极喜与极悲的日子。
 
在还没踏入时尚媒体前,Gianni Versace就是我最崇拜的设计师之一,我领到杂志社的第一份工资,我去买的就是一件Gianni Versace的黑色牛仔裤与副牌VERSUS的正装外套,虽然是过季折扣的衣裤,但它们对我有非常不同的意义;至今,它们都还存在我的衣橱里,随时提醒着自己是多么的热爱时尚。
 
Gianni Versace走后的那些年,VERSACE的经营遇上瓶颈,曾有人认为这个王国将要结束生命或是廉价出售。这时候有一个女性却力挽狂澜,把一度陷入最低潮的VERSACE,慢慢的靠自己的双手努力支撑起来,甚至迈向VERSACE前所未有的高峰,她就是Gianni Versace的亲妹妹Donatella Versace。
 
去年我曾到迈阿密采访,来到Gianni Versace被枪杀的滨海别墅,一般的游客只能在门口留影,我有幸因采访之故能进入一窥这神秘的空间,再次勾起我对大师无限的怀念。今次我来到Donatella Versace位于米兰的家,我们一见面我就忍不住告诉她我人生中的第一件设计师时装就是她当年主理的VERSUS,原本我以为她不想谈到关于她哥哥的事情,很意外的她不仅主动侃侃而谈,甚至勇于承认自己在男装设计上曾经失败过,Donatella Versace的诚恳与热情,让我对这一位时尚女王由衷的钦佩。以下就是我们的专访:
 
你的职业生涯已经跨越了30年了,对吧?这很不容易,妳是如何维持对工作的热情?
V / 我哥哥Gianni Versace推出的VERSACE品牌是在1978年,而我个人则是在1982~83年之间才加入了公司。热情是不会消失的, VERSACE品牌是我们共同的梦想,Gianni的文化素养和专业能力是那么的振奋人心。当我哥哥还在世的时候,我们成天的腻在一起,我连开溜的机会都没有。他曾说:「妳就留在这儿和我在一起工作,我们一起来努力吧。」的确,和哥哥在一起工作的时间是最棒的,因为Gianni有的是源源不绝的创意。 
哥哥和我都喜欢挑战,虽然他有卓越非凡的观点,但我们并非百分之百的同意对方的想法。所有员工都怕他,我是公司里唯一敢于畅所欲言的人,当然有时我们的意见相左,所幸最后我们总是能达成共识,因为有完美的结果,我们深知彼此深爱着对方。 
 
据说你曾因为Gianni Versace辞世而痛苦万分,这一路妳是怎样走来?
V / 你知道当年我们的起点和今天的大环境是不可同日而语,那是一个没有规则可循的年代,时尚是能够随心所欲的发挥。但是到了2007年,一切都变了、整个世界改变了,互联网来了,新的大集团来了,时尚产业因此而不同。我必须构思出新的策略和计划,接下来该怎么面对新的挑战。 哥哥辞世(1997年)的事实已经够让我痛心与难以接受,但接踵而来的,是我听到许多人对于我接手他的工作给予负面的评价,说什么:「她接得下来吗?」。我并未因此感到压力,虽然一开始就困难重重,但我从未失去热情。
 
妳如何保持健美的身材?这和妳的工作有关吗?
V / 我去健身房很认真的锻炼再锻炼,而且我戒烟超过20年了,连一次都没有再去碰香烟。是的,平常我很忙碌,总是被催促和施压,因为我试图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到最好。可能有时我会抱怨,但是当我坐下来喘了一口气时,就意识到,我已经习惯了这种肾上腺素,很有朝气,充满活力的工作模式。 

请分享一下最新的2015春夏男装发表会与系列?
V / 整个会场布置的概念是从我们很久之前就建立的家族家饰开始,墙面上所有的家具、板材和椅子等等都是从老家搬来的,如果回顾我们的历史就会明白,我从过去的资料拼凑成这个画面,并把它们整合在一起,看看是否改变后却依然有关联性,VERSACE的时尚历史就是如此惊人的。而这组时装系列的设计灵感是来自古巴的岛国。我在那里度假,反正古巴就在迈阿密的对面。这是以一种更轻松的方式来穿衣服。我们从相当便于携带粉红色的正装开始来展示。我喜欢街头艺术,所有的涂鸦,衬衫的图纹就是从古巴涂鸦艺术家的作品得到了启发。 
 
相较于十年或二十年前,妳如何定义这一代性感的男人? 
V / 性感有什么不对吗?性感是非常好啊!时尚界曾经有一段时期的男人不想看起来性感,他们只是想展现聪明和智慧。这就是极简主义兴起的时候,那时期我的男装系列就迷失在那里,我非常的不开心,因为我觉得这不是我想要的那种男人。后来,透过与H&M合作,发现很多年轻人去网上抢购我们的Cruise Collection(网路独家销售),他们为VERSACE经典的图腾发狂。即使是在今天,男人已不是由性别这个词来定义,不管你是谁,他们都是热爱时尚。我虽不明白他们为何会如此的喜爱我们的经典的图腾,但这给了我为男装系列工作的能量和灵感。 我为H&M设计的的男装系列真的很时尚,应用了很多的经典图腾。不论是在全球任何一家H&M店铺和网路上,一眨眼的功夫就销售一空。现代的男人们渴望独特、时尚的衣服,他们再也不再害怕装扮自己,这是他们今天的心态。 
 
VERSACE是一个独特的品牌,尤其是有像玛丹娜和Lady Gaga作为代言人,妳可以谈谈她们两位分别代表那两种VERSACE吗? 
V / 在过去,我们有更多的代言人,像是威尔斯亲王查尔斯王子(Prince of Wales),艾尔顿强(Elton John)和荷莉贝瑞(Halle Berry)等,很多名人一直以来对Versace都非常喜爱与支持。玛丹娜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之一,我们都在迈阿密置产。她够时尚向来不需要时尚伙伴当后盾,但她曾来找过我。她超级不可思议的,又那么聪明,她的音乐与这个世代息息相关。人们都说Lady Gaga的是新的玛丹娜,但她不是,对于跃升为流行音乐明星而言,她显示为一种新的方式,揭示这世代流行音乐明星应有的样子。她可能看起来不完美,但她为世人带来耐人寻味的因素。

(完整内容请翻阅2014年12月号Men's Uno Malaysia杂志)

text / JUSTIN LING  
visuals courtesy of VERSACE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