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16, 2014 @ 01:02 PM

金城武 低调是一种修行

可以相信的是,金城武真的是一个超级害怕热闹的人。他朋友不多,话也不多,很多年前读过一篇他的报道,说他刚刚开始走红的时候出席电影杀青宴,整个晚上由头到尾抓着一杯鸡尾酒,傻傻的笑,安安静静的笑......

可以相信的是,金城武真的是一个超级害怕热闹的人。他朋友不多,话也不多,很多年前读过一篇他的报道,说他刚刚开始走红的时候出席电影杀青宴,整个晚上由头到尾抓着一杯鸡尾酒,傻傻的笑,安安静静的笑,只要大家一不留意,他就悄悄溜到没有人注意的角落,像个影子似的,希望可以不被骚扰地长长久久地贴在墙壁上。然后这么多年过去了,时间很公平的丰富了金城武,也沧桑了金城武,他并没有辜负喜欢他的人对他的期望,红了,更红了,更更红了,甚至渐渐地红得成为一则带着距离感和神秘感的传奇,唯一不变的是,他还是那么的害怕热闹和人群。
 
text by Fabian Fom ; interview by Anderson Chong
photographer by Frederic Aranda
make up & hair-do by Hirokazu Niwa
location / Four Season Hotel Gresham Palace Budapest
all outfits by Giorgio Armani Uomo

有人问他,片子拍完了,宣传也跑完了,你打算怎样好好的奖赏自己?他微微低下头,害羞的说,只要没有人再注意我,就是最好的奖赏了。我可以想象发问的人当时是如何的如遭电击,被他的答案呆呆地击倒在现场,但这才是金城武,明明是一颗明星,却千方百计扑灭身上的光芒,将低调登峰造极地,当作生活中的一种考验和修行。
 
因为低调,金城武显然跟圈中人的交集不多,但这并不表示他在圈子里不吃得开——至少大家都知道,陈可辛总是特别疼金城武。疼,以电影圈专用的词汇来解释,意思应该跟“罩”差不多吧我猜。陈可辛曾经说过,金城武是一个天生神秘的演员,他人前人后都惯性地将自己收藏起来,朋友不多,话不多,戏更自然是拍得不多,但这一种将自己与隔离开来,独来独往的特质其实是一种难得的魅力,至少可以替喜欢他的群众保留想象的空间。演员嘛,本来就是活在虚幻的想象当中,适当的距离感是一种生存的技巧,实在不必要大鸣大放,好像刘德华那样把自己的魅力包装得好像全年无休的烟花似的,无时无刻,散得满天满地都是,日子久了,还真的挺考验群众的耐烦程度。
 
低调是:把时间花在值得的人身上
所以金城武喜欢全面扭熄音频、拈轻手脚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其实并不是一件坏事。深居简出有深居简出的尊严和快乐,最低限度,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金城武被逮着或被拍到让我们禁不住要皱着眉心别过头去图文并茂和他个人形象严重抵触的滚烫花边就是了。我挺喜欢金城武,基本上跟他能够长时期维持身为一个巨星的生活洁癖应该有很大的关系。更何况,角色和奖项,品性和特质,就好像村上春树推广的“高墙与鸡蛋”论,也许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专业影评人,所以我一直都理直气壮地站在鸡蛋那一边,选择支持一个演员坚决维护他的品性和特质,而不是计算一个演员道貌岸然登上颁奖台的次数。


 
说到朋友,金城武坦白承认,他的朋友的确不多。而水静河飞的日子里头,金城武说过,“我太静了,真正能够跟我谈心的朋友并不多。”而这所谓“不多”的数目当中,我实在怀疑,会不会不超过3个?金城武不像梁朝伟。梁朝伟虽然也好静,但他的“静”没有孤僻,他跟钟镇涛张叔平还有过去的张国荣都是很好的朋友,梁朝伟懂得借助朋友的力量将他从戏里边的角色抽离出来,而且,三几个好朋友,其实跟好几杯年份上佳的红酒一样,都有减压和微醺的作用。因此我很好奇,金城武在选择朋友这事件上,到底过分严谨到了什么样的程度?我记得他说过,这其实不关性格问题,而是时间的问题。他说,每个人都有对外和向内的两个层面,认真要交一个朋友,就一定得花上相当的时间去接触和发掘对方向内的那一面,才能去到交心的层面,而他实在太忙,经常飞来飞去,留在日本的时间不长,回到中港台通常都在为拍戏忙,实在花不起那个时间。不过他挺念旧,有次在纽约重遇阔别17年的同学,他第一个反射性动作就是给对方一个大大力的拥抱,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已经是国际巨星了,他的热情简直让老同学受宠若惊。
 
寂寥是:掉转头朝内探索自己
但金城武对安静的生活甘之如饴的境界再高,大抵总也有偶尔禁不住寂寥的时候吧?他笑,迷人的酒窝轻轻荡开来,让人心神顿时为之一眩,闲着的时候,天王巨星也会挂在网上和线上从来没有见过面的网友天南地北瞎聊乱扯啊,他说。而他其实很享受在网络上和网友交流的时间,因为大家都不知道他是谁,所以彼此之间的身份是相等的,他虽然不是有心隐瞒自己的身份,但就算他愿意承认,那些网友们恐怕都会认为他在胡扯:有哪一个天王巨星交朋友交到网络上来的?甚至,有哪一个天王巨星会推掉和导演的饭局,纯粹只是因为答应了网友在网上见面?除了金城武,也就只有金城武,偏偏大家都不会相信那个人真的就是金城武。

关于家庭和婚姻,如果你疼金城武,很自然的就会绕道而行,不忍心挑衅似的,专爱问他这几道问题。他其实从来没有推翻爱情存在的可能性,也完全没有断绝对未来组织家庭的憧憬。他说过,将来如果有一天安定了下来,也许我们都会惊讶,他绝对会是一个家庭观念很重的男人,会下厨煮饭,会照顾小孩,甚至会主动料理家务,不会把日本男人的大男人主义带进他的家里。而追根究底,他所向往的,不过是岁月静好,平平淡淡的把日子实实在在地过下去就好。至于那些大江大浪、大悲大喜的人生转折,还是让电影里边的角色去经历吧,他说。这就是现实中的金城武,表面上看起来很静很宅,但内里的他十分热衷于自我探索,而且对哲学和玄学类的书籍据说都很有兴趣。实际上生命太过无常,很多时候,爱与别离,简直就在一瞬之间,所以金城武的社交人脉虽然不广,但对于他身边的人,他都特别在乎特别关心,常常把他的不安和忧患,化作有力的拥抱和深刻的关切。
 
演戏是:见天地,见众生,见自己
说到演戏,到今天金城武始终认为他之所以能够走到今时今日这个地步,靠的全然都是运气。但运气总不成天天都倒回来来敲金城武的大门吧?面对一个接一个名气越来越大的导演对他的钦点,以及交给他的一个比一个更波澜壮阔的剧本和制作,金城武开始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压力的,因为他知道,他必须比其他男演员付出双倍的努力来让群众忘记他过分出众的外貌以便能够进入他饰演的角色当中。长得好看未必是一面倒的好事,金城武说的,它也许是祝福,但它也可能是诅咒。但金城武到底不是梁朝伟——梁朝伟会诚惶诚恐地半夜神经质地乍醒,然后找出自己拍过的电影反复看上7遍,目的就是为了找出更好的演绎方式求进步,金城武不。他说,他很抗拒必须遵守的演戏规则,他喜欢依照自己对角色的理解,逍遥地演绎他所饰演的人物。
 
演员本来就处于被动的位置,金城武不是太过随遇而安,而是他觉得艺术有太多面向,有时候他特别卖力地去演出某一场戏,结果却什么效果都看不到;有时候他什么都没有做,就让自己随着角色的情绪摆动,出来的感觉却意外的棒极了,可见艺术表演的主观性太强太霸道,不是每个人天生都是群众眼里的那一杯茶。不过,前前后后和张艺谋吴宇森陈可辛甚至王家卫都合作过了,金城武的自信能显然已经足够让他接受任何一位导演的挑战,而演员如果可以维持一定程度的单纯性,其实更容易让他面对下一个角色的不确定性,所以你见到的金城武,虽然已经是出道超过20年的金城武,实际上他每一次都当自己是一张准备被沾污的白纸,而且指定要接的是从来没有演过的角色,也许只有这样,他才可以在角色的灵魂里狠狠地见天地、见众生、见自己。
 
Men's Uno 对话金城武 
// 你在最新电影《太平轮》扮演的角色所面对最大挑战是?
我认为最大的挑战是扮演那个时空的角色及演绎出心底最内敛的情感。这部电影所引述的是一位道地台湾人在日军团队中服务的故事。在1949年之前,当时的台湾是日本人的殖民地,身为台湾人必须为日军服务,而我则是扮演一位在军营中服务的军医,故事情节错综复杂。电影中的3对情侣都历经了生离死别的坎坷人生,但每一个人都以迥然不同的态度去面对它。我所出演的角色个性内向,对我来说这绝对是非常难拿捏得角色,我外表必须表现沉稳,但心底却夹杂了强烈复杂的内心情感。
 
//你有崇拜的偶像吗?
有很多,但却很难细数。如果只提起几个名字却是有欠公平,但论个人特质,我特别崇拜那些能把100巴仙专注力投注于一件事的人。对于我来说,这是我特别欣赏的个人特质与个性。
 
// 你相信男人的魅力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变得更有男人味?
对于这件事,我完全没有任何头绪。我想每一个人都会在不同的年纪自然绽放各自的魅力,30岁就应该有30岁的样,40岁也应该有40岁的样,对吗?这是一件很自然的事。
 
// 你是否认为现在的你比年轻时更有吸引力?
我不知道,我从来没有想过那回事。
 
// 你相信缘份吗?
是的,我有时候会相信缘份这回事。


// 要成为一位成功演员最主要关键是?
我从来都不把争取成功或利用任何字眼阐明成功的定义。对于我,我比较喜欢专注于做你当下所应该做的事,享受每一个当下,我想这才是一件快乐的事。
 
// 你有收集腕表的习惯吗?你崇尚奢华生活吗?
我不是一位收集腕表的收集者。
 
// 你崇尚极简或华丽主义?
我想我是极简主义者,我喜欢穿上简约及舒服的着装。
 
// 年龄是否是你着装造型其中主要影响关键?
我不这样认为。在工作上,我有造型助理为我打点一切,穿着打扮则视乎不同工作性质及场合而定。在休闲时刻,我会穿的最简约及舒服。
 
// 既然你行事低调,那你喜欢的颜色是?
我不认为我喜欢的颜色会与我低调的个性有任何关联,反之我喜欢的颜色是与物质对象有关。
 
//  论时尚感,你会为自己打多少分?
完全没有头绪,我想你应该找别人为我评分。
 
// 在现实生活中,你会像电影中角色般浪漫吗?
我很少在电影中扮演浪漫的角色,可能就只有那几部。或许他少许接近真实的我,但不完全相似,总的来说,我没有真正想过这个问题。
 
// 你会如何决定你即将参与电影的演出?
我想剧本非常重要,或是说整体团队都非常重要,如好导演、好的剧本。如这一次《太平论》电影的拍摄是由吴宇森大导演执导,而脚本则是出自于Wang Hui-Ling。首先我必须非常感激吴大导给与我在这部电影中的演出机会,这是我们自第一部电影《Red Cliff》后再次合作。他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导演,个性沉稳,有耐性。一旦他投入电影拍摄,他会全情投入,对我来说与他合作是无比的荣幸。至于电影脚本,当我第一次看过之后就深深被它打动了,我没有理由拒绝参演的理由。我可以说,一位演员是不会后悔参演Wang Hui-Ling任何电影剧本的演出。
 
// 你接下来的计划是?
我现在正进行《太平轮》的拍摄,紧接下来将会是漫长的宣传期。
 
// 你曾想过退下来吗?
我不曾想过这个问题,如果有好的企划和观众依然卖我的账,我想我还会继续演下去,反之我也会很坦然地面对。
 
// 你人生中所遭遇过最大的挑战是?
我从来不把“什么是最大的挑战”或是挑战人生作为我的处世态度,我会与其选择把事情做得最好及期望最好的成绩与满足感。
 
// 你是否崇拜任何偶像或导师?
对于我,很多人都是我的导师,他们都是我非常敬仰的人。但如要我特别提起一个名字,这将会是很困难的事。在我看来,这些人可以是属于某个职业范畴的人,或是拥有某种特质的人物个性。打个比喻,他可以是一位非常有耐性的人、一位很有理想的人、一位拥有无限创意或才华的人。这些被我形容为拥有个人特质的个性是我所敬仰的。
 
// 你时常周游列国,世界哪一个地方能让你有心里平安及有家的感觉?
我不这么认为。能够到世界各地走走看看绝对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但家终究还是家,世界上没有一处我所到过的地方能像家一样的感觉。
 
// 你牺牲了太多私人生活,你觉得自己还有私人空间吗?
我不会把它形容为是一种牺牲,或是我是一位行事低调的人,同时我的家人与朋友也像我一样。我不时常外出,一旦上街也是与家人朋友一起,或许我想他们会感觉有点小麻烦也说不定 。
 
 
Instagram @ mensunomalaysia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