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08, 2015 @ 11:08 AM

高以翔 时尚完美结晶体

高以翔,一个生来即时尚又完美的名字。出道九年,终于接到一部不是那么“偶像”的美国独立电影,他在电影中扮演19世纪旧金山中国第二代矿工的故事。


每一次看到高以翔,都是同一副完美的男士样子;
要不就是看到他在篮球场上展现其强大身影。
没有跟他相处过的话,大概想象不到他会是一个如此爱玩的人。
他说这是男人的责任:无论是幽默或者是搞笑,
目的都只有一个,就是让身边的人感到轻松愉快。


 
• • 

偶像不再

• • 
 
Godfrey 牢固的男士形象,相信不少部分来自于他在荧幕上演出过的许多角色,贯彻了上面形容到的那种冷峻完美样子。不过他本人其实还是很多面的,就像他早前在美国拍摄了一出有关19世纪旧金山华工血泪史的独立电影《Jade Pendant》(暂译“翡翠颈链”),所饰演的一位坚毅不拔的中国矿工二代,很难想象灰头土脸的他吧?出道九年后,感觉这名演员开始摆脱“偶像”两个字的制约,展现真正的光芒。
 
“今年还在大陆第一次演出了古装戏,角色是三国时代的吕布,需要穿上沉重的衣服骑马,算是蛮辛苦的,但非常好玩。”1.95米的身高、粗眉浓胡的他扮演吕布,就像他演过的其他“高富帅”角色一般,是如此的理所当然,但还有一种应该也很适合他的角色,他很想尝试而直到现在还没有演过:“我希望能够演出警匪片一类需要参与有很多动作场面的角色,或者像是占士邦那样,哈哈。”
 
2015年Godfrey花了许多时间留在美国和加拿大,不单为了拍戏,还为了拍摄一辑介绍加拿大的旅游节目:“虽然自小在那边生活,但这次拍摄所介绍的地方我都没有去过;看着那里的人和风景,好像是重新认识自己长大的地方,感觉很深刻。”深刻的还有那里的工作模式,“每天规定只能拍摄十小时,工会也限制周末必需休息,跟在亚洲的拍摄比起来,有点像度假啊(笑)。”
 

 
• • 

磨练而来的开朗

• • 
 
“当演员来说,我希望能够经历呈现每个角色的独特之处,所以这一刻只想获得更多不同种类的演出机会。”本期我们谈到笑匠,虽然Godfrey的“高富帅”作品众多,我们也找到了一个较具喜剧感的角色:《钱多多炼爱记》的许飞。你自己喜欢演喜剧吗?“其实我也很喜欢演这样的角色,平常的自己很爱开玩笑,喜欢默默的整蛊别人,能够像平常生活一般的演出,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观众来说应该会跟过往很不同吧。”
 
当年拍摄《钱多多炼爱记》时认识的外国人Mike隋(隋凯),搞笑功夫就让他到现在还记住。“还记得那时候剧组刚吃过饭,Mike 隋就在我们模仿孕妇不同时期的肚子,笑得我们都要喷饭了。他真的很会演,能把大家的心情都搞轻松,再开始投入工作。”其实Godfrey从前也真的曾经如他的模特儿外型般冷峻,只是演艺的磨练加上成长,才变成现在的他,“我是个慢热的人,但身边的朋友都很爱玩,整天都嘻嘻哈哈的,然后我也慢慢转变过来了。”他当年到台湾一心计划打职业篮球,害羞而不擅表达自己,因缘际会踏入演艺圈,就连性格都开朗起来,这就是人生吧?

 
• • 

幽默是种责任

• • 
 
喜感靠的是肢体和表情,但回到“风趣幽默”的话,语言还是非常重要的一环。Godfrey在温哥华长大,十年前回台湾希望走上演艺明星路,也重新学习中文。“当年第一次演出没有很成功,于是先停下来上表演课程、重新学习中文、矫正发音。”中国内地的拍摄对说话咬字的要求非常高,Godfrey能参与其中,已足够证明了他的努力。“现在自己的中文水平算是可以了,但跟英文比起来,说实话其实仍差很远;如果用英文来演戏,我想还是会比较顺口。如果有机会演一些像《Friends》、《Modern Family》、《Entourage》那一类美式处境喜剧,应该会很有趣;或者像韦史密夫年轻时演出的那部《Fresh Prince of Bel-Air》,我自信可以演得不错,哈哈哈,大家也许可以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我。”
 
华人的幽默跟西方人的幽默很不同,在北美成长然后回流台湾的Godfrey,在这一方面倒是不觉太大矛盾,只因他明白说到底两者其实还是同一回事,“我想幽默跟搞笑可能有点不一样吧,但其实最后都是希望能够让身边的人愉快。男生一定要幽默感,这有点像是一种责任吧?”

styling / HO SIN WAH & ALEX NG  
text / MOK  
photography / LESLIE KEE  
makeup + hair-styling / 简伟文
coordination / VERA CHENG, FABIAN FOM
all outfits by LOUIS VUITTON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