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1, 2017 @ 05:42 PM

戴祖雄 / 除了性感,还剩下什么?

以“周身刀,张张利”来形容戴祖雄最贴切不过。他当过健身教练、体重管理师、营养师……努力考取多张执照并不断充实自己,为了打发那段在演艺圈没有工作的低潮期。

后来,《康熙来了》让他一夕爆红,成为被许多节目邀请的抢手货,之前那些潜心考上的专业资格也正好派上用场,更凭着一身锻炼有成的“子弹肌”和“鲨鱼线”,为他奠定下“超肌英雄”的性感形象。正以为再也没有机会成为演员时,急升的人气为他召唤回许多片约,让他终于尝到当男一的滋味。身手矫健的Hero,不论是潜水、跑酷、骑机车、溜滑板…… 甚至武打戏都难不倒他,应付这些动作场面简直驾轻就熟,更被剧组封为“全能小王子”。

这位随时随地蓄发着高动量的全能战将,好像从来没有疲惫的一刻,为了拼搏演艺事业而一路加速奋进。

凭着“同志天菜”、“子弹情人”等称号闯出名堂的戴祖雄,曾经是综艺节目抢手的常客、曾经是明星御用的人气健教、也曾经是健身专书的畅销作家,一路从大马闯荡到台湾,如今星途还扩展到了大陆。在这么多重身份之中,我们也许记得他示范健身操的矫捷动作、挥动锅铲的熟练手势,但万万没料到他入行的初衷,原来是要当一名演员,只是中间绕了好几个弯、拐了好几个角,一路迂回地蜿蜒。

没错,我一直想当演员,从来没改变过。”他说:“去台湾之前我便拍了第一部电影《甲洞》,之后公司要我效法宥胜的成名之路,先当行脚节目的主持人,两年后再转战戏剧,奈何那时经纪公司出现问题,我自己也发生经济状况,结果没能如愿以偿。”

这一段低潮期,他没有让自己闲下来,之前已有健身教练和营养师资格的他,不断自我鞭策继续进修,再潜心考取其它的执照,同时以打游击的形式亮相于台湾不同的综艺节目里,将自己习得的知识分享出来,最后在备受瞩目的《康熙来了》成功闯出名堂,开始人气高涨,也进一步奠定他“超肌英雄”的健美形象,以让人称羡的鲨鱼线和子弹肌迷倒众生。

接着,戏剧的邀约重新回头,他因而接演了TVBS的偶像剧《唯一继承者》。原本他以为一辈子就会以健身为主业,只能放掉演员这个梦想了。“可是我自认演得不好,毕竟那是我阔别戏剧5年后再度出击,难免会有些生疏。”他说:“之后又接了两部网络剧《我要让你爱上我》和《咕老小姐》,才慢慢把拍戏的感觉找回来。”

《咕老小姐》是他初次挑起男一的大任,是感到压力很大或兴奋都来不及了?“我不怕挑战,可说完全没任何压力。”他毫不隐瞒地供认:“以前我很想当演员,可是却不会演戏。我曾经被导演骂过,加上那时候还不懂片场文化,总是静静地坐在一旁,不会主动去交朋友,更不晓得如何跟导演沟通。”

他觉得这几年的低潮让他多了人生历练,从中懂得如何练就出观察力。“我以前上过表演课,导师要我们学会观察周遭的一切,唯有仔细体验生活才能演好一个角色。那时候我完全听不懂,心想‘生活历练?什么屁啦!’主持旅游节目时甚至被导演说我是‘关着眼睛在主持’。现在,我知道只有全心感受身边每一件事情,才有可能打开全部感官,那是一个演员所要尽的责任。”他说:“到了最近两部网络剧,我终于明白演员跟剧组之间互动很重要,也开始感受到每一个人都很喜欢我、也给我很多支持,当中凝聚出一份强大力量,是促成一部好作品不可或缺的因素。”

他曾经在IG上说:自己想尽快端出一部可以带给大家记忆点的代表作来。早前拍毕的中国IP大剧《西夏死书》,是他自认目前为止演得最好的一部剧。“虽然改编自小说,它却有史实作支撑,故事线跟蒙古将军成吉思汗葬身西夏的一段野史紧密呼应。”他说:“我饰演西夏党项族的后裔,是一名外科医生兼越野赛车手,远赴宁夏揭开成吉思汗葬该处之谜,并找寻当年党项族的复活军队,所以画面会不时穿插古代场景为历史作出交代,让观众有穿梭古今的临场感。总的来说,它的剧种有点像以探险寻宝为主的《盗墓笔记》和《老九门》,但是考据历史的部分则类似重现项羽父亲项少龙轶事的无线经典穿越剧《寻秦记》。”

《西夏四书》在内蒙古、甘肃、宁夏等地取景,拍摄全程一路跋山涉水,剧组还要在大漠冒着风沙前进,演员们都吃了不少苦。除了骑车、打斗和吊钢索,剧中还有多场爆破场面,他也受了几次轻伤。“但这些完全是小事,我半点不以为苦。只要导演认为可以的话,大多数打斗我都尽量亲自上阵,就连爆破戏我也不怕,只要剧组保证不会被炸伤就行。”

那么《西夏死书》算不算是他的第一部动作片?“严格来说,是的。以前拍过的电影《甲洞》虽然也有打斗场面,但我演的是流氓,都是打那种不必怎样套招的群架,至于这部剧却要先上半个月特训,而我的角色又是从小就被培训成为杀手,里面耍的一招一式都相当讲究。虽然我本身是有一些功底,但我觉得自己还要多加练习、不断努力。”未来有想过当一名打星吗?“有,不过我还是要从最基层学起,一有时间便会往负责这部剧武指部分的‘洪家班’武行里面钻,把自己当作新人一样重新练习。”

从《罪爱》一剧算起,Hero出道已经6经年,如今迈入31岁,他会认为这是怎样一种人生里程碑?“我跟大陆的经纪公司斟洽时遇到很多问题,持续了半年之久,也被他们泼了很多冷水。”他说:“他们一开始不看好我,觉得我年纪大、中文发音跟他们不一样、整个人也不接地气。” 如今,大陆全力在捧小鲜肉,尤其在下达禁韩令之后,整个演艺圈变得更加团结,对于捧自己国家的人也显得更不遗余力。

“杨洋就是在这个时势下被捧出来的偶像,成为整个大环境参照的一个指标。”另外,陈学冬、邓伦、白敬亭、韩东君等声势渐长的一群90后小生,戏剧几乎是一部接一部地拍,粉丝群也日益壮大。“你可以发现我的形象和路数很明显地跟他们完全相差十万八千里。”

反复思量后,到了第三次会谈,他针对他们的槽点来一次绝地大反攻。“我跟他们说,我的缺点正好也是我的优点。第一、虽然我年纪大,却可以演时下‘小鲜肉’所演不到的戏路。第二、虽然我中文发音不标准,但是我却可以说九国语言的台词。后来他们被我说服了,终于把我签了下来。《西夏死书》便是他们推荐我给剧组的戏,认为我是饰演‘韩江’一角的不二人选。”他说。

戏里不管是骑越野车、武打还是滑板,他都事必躬亲、尽量不用替身。“就说滑板好了,即便我没有很厉害,不见得耍得出那些花式,但至少我会滑,这些其他人就算想演也演不出来,所以片场里大家都封我为‘全能小王子’。”他略带得瑟地说:“我可以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情,虽然不一定赛得过那些比我年轻的小鲜肉,但我相信我还是有我的市场。”

当过健身教练、也烧得一手好菜,若要由他来演“厨师”、“健教”一类的角色,简直是易如反掌。“因为这就是我的真实人生啊,所以实在太好演了!”他露出面对“小菜一碟”轻松自若的表情:“反观现在很多90后太早投入表演,因此没有时间进修其他的技能,加上缺乏生活历练,反而在这方面吃亏。”他补充道:“其实,不管是健身、烹饪还是营养学,我都没有停止过进修,一直不断吸收新知识,因为学习本来就是永无止境的,它们也都跟我的生活息息相关,无法切割开来。”

现在中国每年有四万个新人涌现,外来者总爱说那边“水很深”,要生存并不容易。“但是我从来不管难不难,也不想知道有多难,我只想知道怎么做到。我是一个实事求是的行动派,一旦下定决心后,便会豁出去完成它。马云说过一句话:‘晚上想想千条路,早上起来走原路’,如果为要面对的难题而担忧,就会有一百个阻力在你脑海里浮现出来。所以什么都别想,去做就是了。如果不成功,那就再想办法。”

曾经因为出现在小S和蔡康永主持的人气节目《康熙来了》而一夕爆红,后来还在小S攻打大陆市场的首炮节目《姐姐好饿》里担任常驻的型男帮厨,说起来也算是他半个“伯乐”的小S可有给过他任何指点?她曾经自认私底下比较被动,那么接触之后又觉得小S是怎样一个人?“对于我们这些后辈,她一直都有在照顾着。以前我不太敢发话所以感受不深,自从参与《姐姐好饿》后发现她照顾人其实有一套常人无法轻易理解的逻辑。举例来说,《姐姐好饿》的帮厨里有一个经常冒汗的紧张大师程骏年,表面上小S一直节目里在亏他,其实是在帮他。如果任由他一路紧张出错,观众要么嫌弃、要么无视,亏他反而有加分效果,让他变成节目亮点之一,也放大他的存在感。”他掩不住地啧啧称赏:“就跟亏林志玲一样,表面上看似跟她有仇,其实却是在捧她。只有聪明绝顶的人才可以在这么短时间内做了这么多效果,可见她的反应比别人快了两三倍,中间转了多少个弯你都数不清。”

身为健身达人,对于现代许多贪求方便的健身配备不断在市场上涌现,像是微电流腹肌贴片、震动甩脂机、瘦身按摩腹带等,会不会觉得这是助长惰性的歪风呢?“这个我可以讲上三天三夜。说穿了,这要视你的核心价值为何——你是为了要让自己更健康、拥有更精彩的人生?还是纯粹想让身材好看?”他一脸的苦口婆心,不停地谆谆善诱:“我们大致上都被两样东西牵着走:一是欲望、一是原则。减肥是欲望,健康是原则,它们一直彼此撞击。”

他说:“如果你只为了满足欲望,就会伤害了原则,因为你会不惜一切地去减肥,试遍各种旁门左道,从抽脂到过电,可是它们只会让你短暂维持好身形,对健康却无济于事。所以你要抚心自问:你健身的目的是什么?唯有捉紧原则,你的核心价值才不会跑偏。所谓马甲线、AB线、人鱼线……只是说服别人开始运动的名目,但这些都走不长久。当你抱着想要让身体健康起来的原则,你自然便会寻求正道去积极健身。只有诱发出最原始的热忱,你才能持之以恒。”

“持之以恒”看似简单的四个字,真要身体力行并不容易。戴祖雄的行程满档,还要同时跨界戏剧和主持,经常过着昼夜颠倒的生活,锻炼身材往往变成一件奢侈的事情,如何要在繁忙的日程里有效率地节食、燃脂、操肌……需要的是见缝插针的精明调度,而这简直就是人生里的一项长程经营。

“没错,我一开始坚持做到100分,却让周围的所有人陷入痛苦,经常因为我的餐饮习惯而百般迁就。后来我就把标准降到60分,不过于强求,只要大部分的时候做对了,偶尔犯错还是可以被允许的。”可是他的60分却是一般人的90分,两者之间的标竿还是免不了会有一大截难以弥平的落差。“所以我才会爱上做料理,努力精研出各种美味却又不致胖的健身餐。我觉得烹饪是一种最基本的生活技能,因为‘吃’本身就是人类的生理需求,你看原始人亘古以来就会生火烤肉,如果连这点技能都不会的话实在是枉为人。所以就算你把我丢在一个荒野,我也可以生存得很好。”看来再说下去的话,不会开伙的人都快无地自容得要把整颗头埋进地底了。

至于说到颠三倒四的拍摄日程,他说自己早已植下无法被动摇的运动规律。“我不是明意识地想运动,而是潜意识地想运动。”他说:“除非是累到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否则我每天都会抽出时间来锻炼。即使没办法去健身房,我还是可以随时随地做运动,因为我会的‘武器’很多,懂得一百个健身方式,管他是骑单车、晨运或是现在流行的crossfit、跑酷,我都可以将它们融合在一起。其实,单一的运动并不能满足全部需求,好比肌耐力、伸展性、柔软度、爆发力……各种方面,只有透过配合不同的健身项目,你才能达到最全面的效果。因此,你会的武器越多,你越能因地制宜地进行健身,任何限制都无法阻止你。”

从节目主持人、健身教练、体重管理师、营养师到演员之间,是一段隔着数重山的距离,尽管山高路远,一直跋涉千里的戴祖雄,如今总算回到梦想最原始的起点。经历过演技受质疑、被导演训斥、对演戏困惑的过渡期,现在Hero已经褪去昔日的青涩,他的眼神里蕴含着以往所看不到的内容,一举手一投足散发出只有演员才会流露的戏味,就连侃侃而谈的样子也以前更从容有自信。他说一个人年纪渐长,生活历练却不见得会随之增加,可是生命里的考验终将会留下无法泯灭的遗迹,这些都有血有肉地镌刻在现在的他身上。31岁的戴祖雄,看来正值一个男艺人赏味期的最高峰。

///////////////////////////////

fashion direction / ANDERSON CHONG

text + interview / 曹杰峰

photography / KIM MUN@HOPSCOTCH PHOTOGRAPHY

grooming / GAVIN SOH

all outfits by PRADA F/W17

///////////////////////////////


Topics:  interview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