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5, 2017 @ 11:13 AM

黄晓明 / 选择比天赋更重要

黄晓明的人生走到四十。他做着这个年龄的成功男人该做的事。

“40岁了,我也会思考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是你终于完成了一个巨大的目标,但是身心具疲;还是挣着不多的钱,陪着家人孩子,平淡的幸福?40岁之前,工作是我的生活;40岁之后,生活是我的工作——这是我不久前听到的一句话,一直放在心里面。”

黄晓明的人生走到四十。他做着这个年龄的成功男人该做的事。众所周知的大老板、爱心干云的公益人,投资、基金风生水起,并有“娱乐圈半壁江山”的好人缘加持——合乎社会定义的功成名就。这一面相的他,成熟、稳重、圆融,40岁该有的样子。

在真人秀《中餐厅》中,是另一副面相的黄晓明。怕浪费喝太多喝到闹肚子,无辜被怼一秒便能哄回,一个真性情的大男孩,热情、呆萌、感性。也许不是不谙世事的清澈到底,但终归保持了一种清透的少年感。

此种与生具来的少年心性,好家庭呵护出的简单纯良;伴随他在娱乐圈十几年的摸爬滚打、人情练达,造就了黄晓明身上极大的反差,同时两种矛盾自成一体,他走到今天一线男星的位置。

他也会四十不惑。享有世俗成功,也不过芸芸众生一员,人生仍旧有许许多多的看不透。身处名利场尤甚,娱乐圈更新换代迅猛,拼鲜嫩拼流量拼眼球。当年黄晓明也是小鲜肉一枚,随着年龄渐长,演戏这个行当,对他的要求不同了、更高了。

倘论黄晓明的成功,能笃定的是什么?——好人缘、好老板、好公益人……

尚未笃定的是什么?——许是在演戏这一主业内,“演技派”这一实力认证的尘埃落定。

他说,40了,更需要选择。于是他选择,更专注地做一个好演员。

选择自由

今天的黄晓明,可以有底气地说;我不在意自己帅不帅了;我要选择复杂的角色,不再是完美的人设……

这意味着他在演戏层面,获得了某种程度的自由。是的,更年轻、更如日中天时的黄晓明,没有获得这种自由。“有颜任性”对偶像演员只是一句传说,有颜更要小心翼翼地呵护、经营,于是,我们在诸多影视剧里看到了翩翩公子黄晓明,霸道总裁黄晓明,以及他曾颇受非议的炫帅微笑。

经历了武田(《风声》)、成东青(《中国合伙人》)等若干好角色的历练,黄晓明尝试到了帅气面孔之外,纯粹演技、作品带来的成就感。有人把黄晓明定位成一个明星;也有人好奇,老板和公益会不会是黄晓明未来的人生重点;而黄晓明说,40岁以后,他更专注地做一个好演员。

Men's Uno对话黄晓明

Mu: 对男人来说,四十岁是一个成熟的黄金期。未来,演戏、公益、老板,哪一个会是你的事业重点?

黄晓明:演员。80%的精力会放在拍戏上,其余20%就随性。我有团队,很多事情不需要我操心。多年验证下来,我只能一心一意做好一件事情,不可能样样兼顾好。

Mu: 40岁以后,男艺人的角色也许会更为复杂多面,你对于演绎角色有什么规划吗?

黄晓明:我最近在拍一部戏《你迟到的许多年》,演的是一个相对复杂的人物,一个铁道兵转业前后,遇到的挫折、磨难,爱情的纠结、生活的不如意。我为什么选择这样一个复杂的角色,而不是完美的人设?40岁的我希望更多选择真实、复杂的人性来诠释。

Mu:感觉自己的把握得如何?足以驾驭了吗?

黄晓明:这个角色还蛮有挑战的。有二三十年的角色跨度,从年轻到中年,从外型上我觉得还行;如果说到人性的丰富与纠结,我永远不敢说自己可以完全驾驭,我不知道自己已有的积累够不够,我永远都只能说还在学习的过程,努力做好。

所有的东西都是从未知到已知,到熟能生巧,到再突破的过程。我也有很好的时候,也有选角错误、发挥失常的时候。尤其是像我这样没什么天赋的人,比别人多吃一点亏是正常的。

Mu: 遇到过一下让你茅塞顿开的导演吗?

黄晓明:有。真正好的导演是把握全局的,而不是只在意细节。比如高群书导演和陈可辛导演比较容易帮我抓住那个人。

我在演《中国合伙人》的时候,演得过程中会觉得:为什么很游刃有余的感觉? 拍一场我吃饺子的戏,我演完一遍,陈可辛导演就说:怎么这么对!每一个细节都是对的!我说:导演指导得好。他说:不是。我每次都会碰到好的演员,或者我每次都能碰到演员最好的时期。

我觉得其实是导演制造了一种氛围,让演员知道在这个框架内,怎么做都是对的。影视艺术归根结底都是导演的艺术。导演的格局决定了影视剧的格局,画面、质感、服装、造型、一分一毫,都是导演要求和决定的。有的导演可能就不是这个想法,将就着也可以做,但如果一切尽可能完美,演员在那样极致的氛围中,表演会更加水到渠成。

Mu: 因为过去的一些影视剧,被调侃邪魅狂狷,你会生气吗?怎么看自己那样的表演?

黄晓明:我经常看各种评论,不会生气的。可能是一些不好的表演习惯。

我不是周迅、黄渤那样有表演天赋的人。同时,我的生活经历比较少,容易把自己设定到一个圈子里出不来,但每部戏我都尽了全力。骨子里我相信自己有那种张力,不然不会拿到金鸡奖的影帝。只是偶尔会陷入一种误区出不来,但这种东西以后不会成为常态。

每一个阶段的角色我都是尽了全力的,只是有的对了,有的错了。选择比天赋更重要就是这一个意思:你选对了角色,选对了导演,选对了团队,比你自己做再多的功课都有用。

Mu: 好家庭出来的单纯孩子,会不会很难理解和驾驭极致、丰富的人性? 小时候的不良少年或者敏感少女,演戏以后好像更能解放天性。

黄晓明:当你看到一个完美家庭走出来的人,未必是一个性格多么健全的人,他的经历也许是我们常人难以理解的。我从一个普通的家庭走出来,但是我一路上做事的成功率比较高,我的善意大部分人都能接收到。所以我感觉比较一帆风顺;有的人呢,看似背景完美,可能面临财产的纷争、兄弟姐妹的离心、父母的疏忽、朋友的孤立,他的性格可能是极端的。

Mu: 很多男人都会遭遇四十不惑,工作、生活、父母、子女,各种责任压力,不堪负荷。你的困惑呢?

黄晓明:我的困惑主要在工作上。你现在追求的和过去是一样的吗?你现在的角色是不是对得起你的阅历?所以我毅然决然推掉了一部偶像剧,接了这部现实题材的戏。我认为我已经到了抛开表面繁华的时候了,以前可能太有意识或者下意识在意这些东西。

Mu: 不在意自己帅不帅了?

黄晓明:噢,不在意了。我有时候还想让自己更普通、更难看。《中国合伙人》阶段,我发现退掉外表的光环,我还是可以在工作中找到我的成就感。

Mu: 你说自己没有表演天赋,但还是执着地朝好演员的道路上进阶?

黄晓明:我走到了今天的位置,终究证明我选对了自己的方向。我最近一个很大的感受就是:你选择了正确的方向,能让你省很多力气。

善良比聪明更重要,选择比天赋更重要。我的成功一大部分来自于单纯的心性。跟我合作过的人,去到别的剧组都会推荐我,他们会说:黄晓明人不错,非常敬业,演得也还不错。走到后来,你的好人缘好口碑会带给你更多无形的东西。

财富自由

几乎人人都知道,黄晓明很大方。公益层面,他方方面面没有落下,捐款从没手软。

私人层面,送司机10万红包、为Baby买下整条横店街上的哈根达斯……各种传闻更是喜闻乐见。

若是囊中羞涩,有心也无力效仿;很多人有钱,却也无心为之。所以财富自由,是一种状态,更是一种心态。

对于财富,黄晓明从没感到心理匮乏。即便他成长于一个收入微薄的家庭,也没有给自己套上金钱的紧箍咒。

Mu:人人都说黄晓明大方。有钱才有资本仗义和豪气?

黄晓明:这跟我有多少钱没关系。我小时候的家庭甚至有一些贫穷,但我从来没有在乎过钱。哪怕只有十块钱,我今天能都花出去,因为我坚信第二天我可以赚回来。

我这辈子对金钱从来没有概念,我妈妈说我手指漏风,挣了就花了。当然也不是给我自己,我买房子给爸妈,弟妹结婚、过生日送礼金礼物。以前我挣八千块钱的时候,会花六千买礼物。

Mu: 金钱付出不计较回报?

黄晓明:我今天如果挣了一千万,那也来自于我当年的大方积累下的好人缘。我一直说我一路走来很顺利,不是我有多大天分,这跟我做人做事不计较、爱帮忙,愿意先付出,有很大的关系。

Mu: 不惶恐一朝醒来千金散尽?

黄晓明:我不是天生就拥有一切,是从无到有,我不会一旦失去就一无所有。我认为自己无论做什么,都会是最好的之一,比如说做服务员,我相信自己也可以做好。

Mu: 你赚钱有什么心得?

黄晓明:我拍影视剧赚到的钱并不是很多,大多都是大戏,没有很高的片酬。但我因为这个大戏得到了很多,这是我一直以来明白的道理,不付出就不会有回报。

Mu: 财富自由让你感受到最大的好处是什么?

黄晓明:金钱对于我更多的意义是,我可以搬到更大的房子里,让爸妈住得更舒服;我可以做慈善的时候更大方,帮到更多的人;买一些东西时,可以不那么犹豫。这已经足够足够了。但它不足以让我拥有幸福感。

Mu: 那么对你来说,比财富自由更重要的是?

黄晓明:我更在意的不是金钱,而是精神层面。我是一个有信念的人,相信努力不会白费,这一直支撑我到现在。当然,有时候生活是残酷的,人是残酷的。有时候努力未必会得到收获,尤其是你方向不对的时候,或者登高也会跌重。这让我在某一个阶段会很受打击。

有一两年我没有好好拍戏,沉浸在抑郁的状态中,直到我拍了《中国合伙人》等好片子之后——我喜欢上一个的角色,我疯狂地爱这个角色,我拼尽全力要完成他,我把我所有的情绪都调动出来了。这个角色成功了,我也就跳脱出来了。

“合伙人”里有一场戏,原剧本里是没有的,我跟可欣导演说,明天拍摄你别停机,我可能会有不一样的处理。结果,出来的效果很好。那场戏我是真的对那个阶段的情绪发泄,成东青也好,黄晓明也好,都有挫败感,都有共同的情感,一瞬间我们合二为一。

社交自由

前几天看到一个词儿,叫社交自由。这很爽,但很难,比财富自由还难。身处娱乐圈,这更是天方夜谭。黄晓明的社交圈很庞大,很豪华。在后辈张一山口中没有人情味的娱乐圈,黄晓明做到如此,背后费神劳力的周全可想而知。

不可能绝对自由,相对自由总可以吧?初入江湖拜码头熬资历时不自由,待到有了江湖地位话语权,不自由指数可以降低了吧?这落在黄晓明身上,难!

这不,他一边感叹着,40后的人生要做减法,要逐渐缩小社交圈;一边在问及他的“半个娱乐圈”朋友时,他瞬间眼神一亮:不只半个,80%都是。

Mu:五年前采访你,你还和公众的一些争议较着劲;现在呢,国民好人的人设已经深入人心了。这五年发生了什么大的改变?

黄晓明:我从来没有经营过任何一个东西,包括人设。五年前那个阶段叫玻璃心,那会儿心理建设不够好,太追求完美就会受伤。

我确实做了几年老好人,这是我本性决定的。我太在意别人的感受,和周围的朋友也好,工作人员也好,我希望他们都开心,下意识地会做一些让别人舒服的行为,哪怕有时候可能会伤害了自己。

所以在成长的过程中,我逐渐在矫正自己,我意识到做好人也是要有分辨力的。但我天性是追求完美的人,而且从小到大的也习惯了这么去做,只能慢慢去改变不会Say No的性格。

Mu: 后生张一山说:娱乐圈没有人情味。你是江湖前辈,认同吗?

黄晓明:我不认同。分人也分事儿。很多付出的人和事儿你没有看到而已。可能你只是看到尖锐的矛盾,没有看到矛盾的背后。

Mu: 你刚才说,大部分人都会接收到你的善意。所以那句老话,“吃亏是福”不假。

黄晓明:我已经走到今天,只要你成功,并且是长久成功,证明做事方法是对的。只是在过程中会犯一些老好人的小错误,那些小小的波澜,真的不算什么。

有人说过一句话非常适用于我:我给所有人一次害我的机会。在相信和不相信之间,我选择相信。但只要你欺骗我一次,绝不会再给第二次机会。

Mu: 真人秀《中餐厅》里,你的老师说你傻,老友赵薇说,你傻怎么可能走到今天。

黄晓明:《中餐厅》里就是我自己。你远距离看,可能会觉得我不太理人,其实我只是抓紧时间在休息;只要跟我接触了,你会觉得黄晓明是个特别热情的人;时间长了,你可能觉得我有点傻;再时间长,实话实话,我是该傻的傻,关键问题上必须清醒。

Mu: 那是大智慧。

黄晓明:节目组总导演是这么说的,哈哈。我觉得有的事情该傻呵呵就傻呵呵,可以减少矛盾。尤其在一个团队中,一定要有一个“傻子”,他能润滑大伙儿的关系。如果每个人都很凌厉,这个团队就存在不下去了。

Mu: 坊间流传,半个娱乐圈都是你的朋友,夸张吗?

黄晓明:他们说得太谦虚了,不只半个娱乐圈,80%都是。我是一个不会拒绝的人,所有人请我帮忙我都会帮。如果一个人一时这么做也许是虚假,但十几二十年一直这么做,大家就会相信你就是一个好人。所以我才积攒下来这些朋友。

Mu: 80%的朋友,有多少是真心的呢?当你失意的时候,有多少还会在你身边?

黄晓明:我从来不去想这个问题。帮助别人的时候,我从来不考虑他会不会成为我的朋友。我只是不能愧对于我的良心。也有人骗了我,走了,再也找不到人——那是你的问题,我问心无愧。

Mu: 人说知己难逢。你交友广阔,那对朋友的定义是什么?交友有什么原则?

黄晓明:最终还是人品。帮人我不计后果,但我真正意义上最好的朋友,从小到大验证过的朋友,他是一个普通人,无权无势,但是他是一个老好人。我生活中遇到任何问题,他都会第一时间冲到我面前。他也帮过别的很多人,就像《老炮儿》里那个人物。我可以跟他聊很多私人的事情,甚至于金钱上的托付我都完全放心——这种是可以谈心的,毫无利益关系的朋友。

还有一种是能让我长进的朋友,我称之为师长。比如说马云大哥,每次跟他见面,我都能学到许多东西。还有一些非常优秀的编剧、老师、演员,亦师亦友,都能让我有所收获,我希望跟他们结交。

Mu: 有过对不起的人吗?

黄晓明:我很少辜负别人。你让我说,我真是一下子想不出来。

要说有,那就是辜负了我自己。十多年来,我一直让自己处于一个极其疲惫的状态,没有松弛下来休息和思考。我把爸妈接到身边,可在家好好吃过几顿饭呢?看书的时间有多少呢?只是工作!我觉得某种程度上辜负了自己,辜负了青春。我没有给自己规划一个很好的人生,让自己有一个更快更大的进步。也可能辜负了很多人对我的期望。

对黄晓明来说,人到40,最不自由的是什么?他说,是身体。

采访头一天,他鼻子挂彩了,拍戏扎猛子弄的。之前他拍戏,腿脚摔断的消息也时有传出,脖子也受过伤。“我太容易投入,太不顾及自己。”现在他会害怕了,“有老婆孩子了,会担心自己了。”

摄影 / 尹超;形象 / 于昂;编辑 / 方传剑;文字 / 颜语

 

 


Topics:  interview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