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04, 2016 @ 01:22 PM

JASON GODFREY 像一匹天生不安分的马儿

mensuno.com.my


Jason Godfrey是加拿大和菲律宾的混血儿,自幼在加拿大长大的他,却选择定居于香港。从模特儿起跑,中途跨界主持,甚至后来还染指写作,并梦想当作家和制作人。这一路以来的高运量多轨化途程,他凭靠着的是对前路的冒险冲锋、对未知的无畏探勘。因为少了恐惧心理的牵绊,他可以走得更理直气壮,也对某一样目标坚持得更恒久长远。这位从来不瞻前顾后的勇夫,那份一往无前的顽强毅力,往往是超越想象的可敬和可怕,让任何事情都有在他身上发生的可能。
 
在镜头前和镜头后,Jason Godfrey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顽童,跟他面对面应答,你必须要有充分的机灵和巧黠;不然的话,你便得要具备等量齐观的幽默,才能够跟他展开一场分庭抗礼的正面交锋。否则,你就准备被他抛出来的答案给怔住,他会让你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然后像个呆瓜一样傻傻地愣在哪里。大部分的时候,你可千万不要对他的答案太严肃看待,因为认真你就输了。
 
没错,他喜欢促狭、喜欢戏谑——换成广东话,便是所谓的“百厌”。当然,每次抛出了一颗让人哭笑不得的震撼弹之后,他还是会乖乖地认真回答你的问题,别愁。但,这一种近乎顽皮的贫嘴作风,却是他莫以名状的个人魅力,也是他无可取代的主持风格。
 


外表看起来是英姿倜傥的风流绅士,言辞间却流露出让人捧腹的风趣调笑,这让人想起了Roger Moore所饰演的占士邦,那一种不拘形迹、浪荡不羁的风骨,还流露出一份颇堪玩味的英式幽默。
 
曾经主持过无数个电视节目,从《Jason Down Under》、《TEN》、《Stopover Switzerland》到《Savour Australia》……旅游节目在后来慢慢变成他的主轴。节目里,你不要冀盼他会循规蹈矩地跟着脚本念,能够保持正经八百超过一分钟,已经实属难得。许多跟他交谈的受访者,都要有一定的机智去应付他突如其来的玩笑,否则只会落得对镜头傻笑。其实,Jason这种风格的形成,也并非一朝一夕。
 
“一开始主持的时候,我不知道该怎么表现,是要完全照着稿念呢,还是跟着感觉走?”他自认本身的幽默感还不错,但是要在荧幕上肆无忌惮地展露出来,还是要一本正经地照本宣科,他一时间还无法准确拿捏。“直到有一次,我在镜头前很蠢地耍宝了一下,工作人员一个个嘻哈绝倒,觉得效果还不错。从此,导演便决定让我继续耍宝下去,完全做自己,只要看起来不会太蠢,他都不会剪掉;如果真的太过火,他就会把我拉回来,从此确立了我自己的主持风格。”
 


记得由他主持的瑞士旅游节目《Stopover Switzerland》其中一集,到苏黎世的Haus Konstruktiv博物馆登门造访,他站在一间空旷的房子中央,拿起了导览专用的音频设备,当他侧耳倾听时,从语音系统传来的是一句带有异国口音的英文:“This is a big room”,他随即回应:“Yes, I know”,画面让人莞尔不已。这是脚本里早已预设好的对白,还是他临时即兴的想法?“是我当时的突发奇想,觉得旅游节目不该太死板地照本宣科。适度的幽默感,可以让观众在切换频道时觉得有趣并留下印象,以后便会继续锁定你的节目。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整季节目都要这样子搞笑下去,我只是觉得偶尔来一些笑料作为调剂实在无伤大雅。”
 
真实不造作是他的主持风格,也是他旅游节目的其一特色。“尤其是主持《Savour Australia》时,我有更多的参与感和自主性。想比起同样以澳洲旅游为主题的《Jason Down Under》,我觉得自己发挥得更好,有机会投入更多个人点子。一个旅游节目,就该要让观众感觉就像真的在经历一趟旅行般,行程上一定会有故事发生,重点在于你如何捉住重点,跟下一个行程可能会发生的故事连结起来,然后编织成一个有起承转合的脉络。我一向主张‘有机’的摄制手法,不可以太刻意以致于失去真实性,硬要将“剧情”塞进去一个旅游节目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那会落得像号称以纪录片手法拍摄的美国电视实境秀《Amish Mafia》,引起学者、媒体和执法单位对其真实性的强烈质疑。我想让观众看到一趟最真实的旅程,还有最自然的我。”

他说:“其实,现在的真人秀已经陷入过度造假的恶质化状态,那样子的运作方向,只会惹来讪笑而已。”
 

至于另一个关于钟表展览和高端时计的节目《It’s About Time:Basel World》则相对地严肃许多。“它是属于资讯性节目,主要让名表发烧友观看,告诉大家什么品牌推出什么最新款式,因此有很多脚本都要忠于腕表厂家的资料。你不能太耍宝,也不准你来乱的。”

第一次走访有“世界第一钟表展”之称的巴塞尔世界,本身有什么感受?“我觉得自己快疯了,看到那种规模和阵仗,很难不发出惊怪的反应。我不是一个精表狂粉,不过现场展出的腕表真的看起来很不错,我不禁心想:或许我该挑一个;当瞄到价码时,我又转念一想:或许我不该挑任何一个(又来耍宝了)。”回来后,穿上西装主持活动时,总觉得手腕处空落落的,好像应当要佩戴一只表,才能够跟身上的西装相得益彰。“它就像一个必备配件,似乎男人一生中总该要有一只体面的时计才算称头。”至于喜欢怎样的设计?“我不喜欢金属表带,也不喜欢闪闪发亮的装饰,尤其是缀珠镶钻之类的,那太花里胡哨了。我偏好现代简约的设计,不要太传统古典就好。”
 
身为加拿大和菲律宾的混血儿,他在加拿大长大并完成学业,不过后来却选择定居于香港,只因这个大城市让当时仍是职业模特儿的他能够找到俯拾即是的工作机会。此后,他几乎一年才回加拿大一次,搞得他的老朋友纷纷投诉,甚至斥责他是“混蛋”,让他不得不开始缜密权衡工作和亲友之间的轻重。
 

至于母亲的故乡——菲律宾,他则是在28岁才第一次踏上这个国度。“后来拍摄旅游节目《TEN》时,让我有机会再次重新检视这个和我很有渊源的故土,她拥有太多值得发掘的山水,只是因为交通不够四通八达的缘故,因而仍未成为热门的旅游重镇。拍摄时去一个地方,我们都浪费太多时间在车程往返上,中途还要下榻旅店,形成诸多不便。但是拍到最后一集,即便撰稿人的资源已经山穷水尽,在临时起意之下,那边还是有很多未曾探勘、有待发掘的地方给我们继续拍摄,可谓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他以模特儿作为事业的起点,只是现在的重心渐渐过渡到主持这一块。当初要转换跑道,是因为他开始厌倦了posing这码事;跟主持比起来,模特儿这一行相对地显得比较浮面、浅陋甚至虚华吗?他曾经在访谈中说过这么一句:I think modeling gives you confidence——probably a falsely imbued sense of confidence。
 
“说起来,我还真的开始怀念起当模特儿的岁月来,它的报酬十分优渥,也许轻轻松松的几个工作天,你就有一笔可观的收入入袋了。”他继而补充:“在模特儿圈待久了,你会慢慢地变得自我感觉良好起来,那是因为来自于镜头后面的赞美,会让你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很棒、很完美,而且几乎无懈可击、无所不能。不论是走在T台上还是大街上,大家只会发出一声声的赞叹。此外,它更是一份轻松的优差。久而久之,你好像也被催眠了,结果自信心便莫名其妙地跟着膨胀了起来,以为自己也可以胜任其他事情。”他一脸正色地直陈:“不过事实是:除了摆甫士以外,其实模特儿别无所长。”
 

那一份膨胀起来的自信,正如气球一般不断地升高,然而底下却是悬空而虚浮的。“直到有一天,当你要做别的事情时,你以为自己也一样很行,却高估了自己的能力,结果碰了一个大钉子。”就像一戳就破的气球,急速泄了气,变得又瘪又皱,从高空坠落下来。

“可是,由于你有很强大的自信心在背后作支撑,所以很快地你又从地上爬起来,继续横冲直撞。”他耸了一耸肩膀:“从模特儿那里培养出来的高度自信,既有坏处,也有好处——我们贵在有一份不知天高地厚的‘愚勇’,所以什么都很敢乱闯、乱试,而且不会被受挫的心情困扰太久。曾经有一个科学实验证实:你对一样事情知道得越少,你越对它有正面的想法——同样的理论也可以套在这个情状。太聪明的人,对某样事情的认知太透彻,只会变得过于计较成功机率,而且害怕失败。反观,无知可以衍生出勇气,而勇气将会化作动力;这群人驽钝得不知道自己会面临失败,只懂得义无反顾地一头栽下去,结果最后干出一番成绩来也说不定呢。”
 
即使天生不是一匹良驹,不过,凭着一股大无畏的冲劲,一路勇往直前的驽马,倒也不会比良驹慢多少抵达终点。这不禁让人想起出自荀子《劝学》的一句古语:“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或许是因为一往无前的冲劲,加上锲而不舍的精神,才能让一开始不知该如何在镜头前面表现自己的Jason,最后顺利转型成为风格强烈的主持人。有时候想得太多,只会碍事;Jason自认他那不明就理的傻劲,便是一个很好的示例。除了展现在主持上,也反射在写作上。
 

没错,你或许没想到,Jason也是一名报纸的专栏作者,当初是在什么机缘下尝试摇笔杆?“第一个找我的是加拿大某家杂志的编辑,他们看了我的文字,觉得满心喜欢,便决定长期登载,而且还会付稿费,那么我何乐而不为呢?”他说:“第一次发现自己是个写稿人,这种感觉真的很妙。纵使在写作上,我只是个资浅的菜鸟,了解得不多,但是保持着单纯天真的想法,反而更能将一件事持续下去。”

甚至在四年以前,他还写过一本小说,找到委托人寻求出版时,对方说要先经过大幅修改。于是他花了十个月重写,但最后出版方却以不知该如何归类和该在哪里售卖为由,将出版计划搁置下来。“反正我已经起了一个头,因此我决定继续写下去,并发愿说:‘我要再写一本书。不,是两本才对!’现在的我正在着手两本书,一本是纯粹为了好玩,一本则是有要出版的野心,故事是围绕在一名超级自恋的模特儿,当然大部分都是以我自身的经历为基础。”

他说:“你看,我这个毫无经验的初丁,糊里糊涂地踏出了第一步,相比其他还在踌躇的有识之士,反而离目标更近一些。因此,我必须确保我的下一本书可以有机会出版,不然按照以上逻辑,以此类推的话,我下一次便要写四本书了。”他不改戏谑的本性,再度幽了自己一默。
 
不只写作,在电视制作上,他也保持着一定程度的野心。“如果你问我有没有一天想要当制作人,亲手制作自己主持的节目,答案是:有。”至于节目类型,极有可能是他从未尝试的处境剧,原因?“它一样考验你说故事的能力,这跟写小说的本质是殊途同归的。有没有尝试过不打紧,正如我所说,未知会杜绝一切不必要的顾虑,诱发你去付诸行动,往往还会将你领向一个难以意料的结果。”

像他说拍摄旅游节目时,由于跟厨师处多了,回去跟朋友用餐时,他都变成了一个美食评论家,对食物剖析得滔滔不绝,便打趣以后有可能变成一个开餐馆的大厨。听似一句戏言,但千万不要小觑这件事发生的机率,因为在Jason的字典里是没有“阻力”这两个字,在他身上也似乎看不到任何不可能的事情。一个不知险阻有多艰辛的勇夫,一旦发了愿,是没有一样事情能够低抵挡得住他的。
 
事后进一步分析,与其说是他愚勇不怕死,倒不如说是他执着不服输。这种不认命的狠角色,比起天不怕地不怕的匹夫,绝对要可怕好几倍。在贫嘴耍宝的表面下,Jason Godfrey其实藏着一颗坚强的心脏,只是被他的轻松调笑给柔化掉、给粉饰起来而已。大智若愚,大巧若拙,或许是形容他最好的八个
字吧。


styling / ANDERSON CHONG  
text / 曹杰峰  
photography / SOON LAU @ SHOW UP PICTURES  
grooming / DEIRDRE CHAN  
hair-do / VV CHAN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