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8, 2018 @ 10:18 AM

朱俊丞 / 追寻下一个高峰人生

大多数人认识朱俊丞从《Ola Bola》开始,你以为他幸运,一举成名,孰不知在成名之前,他养精蓄锐了打磨多少年,他是逆风中前行的勇者。

时来风送滕王阁  全民男神朱俊丞

和港台或大陆演艺圈比较起来,马来西亚的“娱乐”民情相对的亲和多了。只要一个角色成功俘虏了人心,基本上,一位演员往下走的那条路,虽然狭窄但也不至于太过艰险难行。

JC 朱俊丞显然就是最好的例子。一部励志亲民的《Ola Bola》,让他在无对手之下一举成为全民男神,三大种族都亲切地喊他 taukeh,taukeh,把他的正面形象大幅度提升。但马来西亚的演艺事业再怎么迎头赶上,终究比不上中港台的人强马壮、财大气粗。

JC很坦白的说了句,“入了这一行,就一定要有企图心“,所以他把眼界调得比较高、也调得比较远一些。

一夜爆红的滋味再甜,全民男神的自我感觉再良好,名牌时尚抢档期邀镇场的攻势再汹涌,终究比不上接到一个好剧本和演出一个好角色来得实际。

作为演员的,没有突破是大忌,所以来到2018年,JC Chee只给自己4个字:一触即发!

一部《Ola Bola》不但把女主角Marianne陈宝仪、歌者季小薇等人一一捧红,更让戏中饰演Taukeh的JC朱俊丞初嚐受到闪光灯注目的滋味。一夜爆红是多少艺人的梦想,许多人浸淫了几十年都得不到这时机,所以朱俊丞更感恩于自己有此机会。

《Ola Bola》让朱俊丞正式受到各界人士的关注,电影、广告、代言邀约像雪片般飘到杰博娱乐,但我们却只能在电视广告或平面广告上看到他的俊俏模样,迟迟都没等到他的新电影作品。

公司希望我能有另一个突破性的角色演出机会,所以一直都很谨慎的做出挑选。」他就是一位性格温驯听话的学生,凡事只懂得尽全力完成,这一点从他身为「儿子」这一角色上便可窥知。

朱俊丞是一名拉大机械工程系毕业生,为的是完成父亲的梦想。「父亲一直期望孩子是一名医生或工程师,所以我便步向哥哥姐姐的后尘选择了工程系。」虽然顺利毕了业,却也让他看清自己志不在此。

「毕业前,我曾去一家石灰厂实习,却难以接受不定时和高危风险的工作方式和环境,更让我下定决心朝自己的梦想前进。」原来,朱俊丞的娱乐圈梦始于拉大的面试週。第一天踏入校园,便被招揽参加UTAR Prom Night,更顺利登上Prom King宝座,这让他明白自己除了工程师,还有其他的发展机会。

决心放弃工程师行业后,他向父母亲明言自己的想法,希望能有时间追求自己的梦想。虽然家人并不赞成他踏入娱乐圈,却仍然尊重他的决定。正式签给全马最顶尖的Andrews Models经纪公司后,朱俊丞终于踏上了大马天桥,更在模特儿界闯出了名气,获选大马10大模特儿。可惜,岁月对天桥上的模特儿来说是一把杀猪刀,令他在27岁时决心离开,转投荧幕。

志气差点消磨殆尽

人生哪有如此顺利的事?模特儿圈的名气未为他带来任何机会,虽然能顺利签下马来西亚银河集团歌手合约,却迟迟都没有正式发展的机会。

「我还记得第一个演出是李勇昌的舞台剧《有爱到》,那是因为恰巧该剧需要一名男演员,我才有了这首次舞台的经验。」还记得他当时与尹汇雰演对手戏,戏中还有亲吻的桥段,更造成了一时哄动。

之后的一年裡,朱俊丞仅有机会再演一部舞台剧和一隻MV,其他时间就只能窝在公司裡帮忙处理琐碎的事物,每个月领几百令吉的薪金过活,让时间把他的志趣一点一滴的消磨殆尽。

一年合约刚到,朱俊丞就有了放弃演艺事业的打算,老天却为他安排了另一个机会。他接到了新传媒的电话,要他去为一部电视剧试镜,没想到却是递上了一份旗下艺人合约给他。从原本的每月仅有几百令吉薪金,到后来每个月有固定的月薪艺人合约,让他对自己的演绎生涯重拾信心。

《浴女图》、《家有超男》几部电视剧后,他遇上了生命中的另一名伯乐──李建兴。「我们见过几次面,发现大家都有着相同的企图心和梦想,所以我决定与新传媒终止合约,与李建兴一起开闯娱乐事业。」

这是朱俊丞做出的另一个人生重大决定,放弃稳定的月薪和工作,重新投入一个未知的未来。「当时母亲有极力反对我的决定,但我选择相信自己的直觉。

原来,朱俊丞打算离开新传媒时,杰博娱乐仍未正式成立,公司也只有李建兴一人。这一份信任让他成为公司第一位艺人和员工,也让他与李建兴有了非常深厚的感情。这个决定让他正式踏上大银幕,第一部戏是杨俊汉执导的《怨鬼》,虽然只是客串却让他正式了解电影的工作方式。

后来,陆续在台湾和香港拍了《野狼与玛莉》、《后备空姐》和《扮熟少女》,也让他有了接拍《Ola-Bola》的契机。「《Ola-Bola》是我首部担任男主角的大马电影,也是正式为我打开大马电影市场的电影。」聊起这部戏,他的嘴角总是露出难以掩饰的笑容,但那是充满了感恩的、幸运的笑容。

名气需要小心呵护

一部戏让他一夜之间爆红,令他初嚐到受路人关注的滋味。为了证实这种甜美的光景并非幻想,他做了一件事──逛街。

《Ola-Bola》上映后,他刻意做了些乔装到店裡去逛街。「我听到店员们开始小声的说话:那是不是Taukeh?我心裡是矛盾的,我即害怕别人不认得我,却又担心别人认得我后会做些什麽。」

他没有办法想像演员一旦受到关注后,人民会对他做出什麽样的要求,只是要求合照吗?还是会被人群围着?后来随着团队到处去做宣传,发现粉丝们只不过会要求合照,握手等举动后,才让他觉得释怀。

对于这份荣耀和名气,朱俊丞都一直小心维护。他明白这是上天赐给他的机会,而且幸运的在还没有感到迷茫和放弃前就来到跟前,让他有动力再继续坚持下去。「在演艺界裡,我还算是一名新人,还有很多东西必须学习。」他认为新人就是要虚心学习,向前辈学习、去上课向老师学习,只有不断地增进自己,才有可能做到更好。

天使真的曾经来过

《Ola-Bola》之后,朱俊丞就再也没有拿到适合的电影剧本,直到李建兴递给他《天使曾经来过》的剧本。看完剧本后,他情不自禁的流下泪来,此情此景与当初看《Ola-Bola》的剧本无异。

只有能先感动到自己的剧本,才能感动观众。」他深信电影裡的浩文一角会让观众对他留下深刻印象。

接下此角色后,他才明白此故事是李建兴监製的生活片段,他把生命中遇过的微妙事件拼凑而成一部令人深思的电影。一个拥有温度的故事,便得赋予他更完整的生命力。只是没想过,朱俊丞竟然得为这部电影做出极大的改变。

「拍这部电影最大的挑战并不是在拍摄期间,反而是拍摄前的准备功夫。」浩文是一个打算长期定居海边的浪人,吊儿郎当及油腔滑调的性格促使他成了别人的父亲而不自知。某天, 一位小女孩突然来到海边旅馆找爸爸……

为了体验和了解海边浪人的生活,剧组特别安排我到垦丁南湾的阿飞浪冲店去和浪人们生活一个月。」那一个月裡,朱俊丞早上学习冲浪,晚上就和他们一起到饭店的酒吧裡把妹。

「原来这些浪人每天早上教冲浪,晚上都会吃吃喝喝,然后第二天又一早起身工作。我对他们的生活方式觉得敬佩!」虽然冲浪对朱俊丞来说是刚学,但由于一直都热爱运动,也懂得游泳,所以学习并不是难事,反而剧组下令他学习把妹这件事才是难事。

我一直都是一个多话的人,但绝不是一个油腔滑调和吊儿郎当的人,所以把妹这件事对我来说确实有些难度。」但为了工作,他仍然努力的把每天的功课交足。

一开始,剧组要求他每天要把到一个妹,而且要有对方的联络方式才算是交到功课。于是,他努力的向身边人学习。几天后,剧组表示难度不够,一定要得到一张亲吻女方的照片才算数。这对朱俊丞来说难度也太高了,但身旁陪同的经纪人表示,「他是全场最俊俏的,所以还是很容易把到妹。」

朱俊丞面露腼腆的笑容,「我唯有老实的告诉对方原因,然后以借位的方式拍下照片。」刚开始他果真努力的完成剧组给他的功课,但后来导演说了一句话:「朱俊丞你这个角色就应该向何佩瑜学习;而何佩瑜就应该向你学习。」

他这才明白,浩文本来就是一名吊儿郎当的人,为何要给人和生活束缚?他总于懂得导演给他的功课,并不是单纯的要他学习把妹,而是要他明白浩文的不羁。

据闻,朱俊丞真的入戏,杀青后半年,他依然带着油腔滑调的语气,使熟悉的人都惊讶和难解他的改变。「我自己也发觉到,所以很快就调适回来了,因为我本来就只是多话而已。」

除了把妹这关外,朱俊丞觉得最难的就是潜水。在没有氧气桶的情况下,以自由潜的方式在深4米的海底憋气,靠的是个人的耐力和技术。「其实人类正常可在水底憋气约2分钟,但只要学懂呼吸的方式,就可以憋气更久。」

他是一名好学生,第二天就捉到了窍门,一憋就是4分钟。但这项考验却让女主角何佩瑜伤了耳膜。

他投诉,练习和拍摄期间恰巧是台湾最冷的季节,南部则是白天热晚上冷,所以下水时的温度都令人难受。早上则得面对大太阳的煎烤,把他晒得如黑人一般,使得剧组下令他不能再黑下去了。

新一代古惑仔陈浩南

《天使曾经来过》除了找来朱俊丞和香港女星何佩瑜担任男女主角,还集合了其他的男女演员,包括许维恩、卢宣彤、江倩龄、杜季祥、王孝元等靓仔美女卡士,全片在台湾垦丁拍摄,阳光沙滩美景,绝对有看头。据悉,此剧将于明年农曆年后上映。

朱俊丞完成此剧的拍摄后,又连续拍了好几部电影,包括和Juwei合演的《软蕉族》、将于CCTV播映的电视剧《沧海丝路》、丘导的贺岁片等等。一直忙到2017年的10月份才有了休息的时间,但他却没有閒着,又跑到了台湾去上表演课,以充实自己。接着,他就开始忙着出席活动和跑宣传。

询及他接下来的计划时,他透露着期待着公司明年即将开拍的《古惑仔》,非常期望自己能有机会演出陈浩南一角,以一圆中学时期就非常喜欢的这个角色。

忙碌对一个艺人来说,是不是就是他身份地位的象徵呢?朱俊丞笑言,自己早已澹泊名利,但对于每一个演出的角色仍然抱有期望,「我一直都希望自己在演绎事业上会有另一个突破,我不担心外界给予的批评,因为批评是督促一个人更进步的动力,所以我不会害怕自己的演出被人打击。

他非常了解人生不会一味往上攀升,只有起伏才能让人生变得更精彩。「我不爱乏味的平澹生活,但我懂得在低潮时学习沉淀,期待下一个高峰。」

//////////////////////////////////

fashion direction / Anderson Chong

text / Lim Yi Chiann

photography / Soon Lau @ awesome studio

grooming / Cat Yong ; hair-do / Dylan 

//////////////////////////////////


Topics:  interview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