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04, 2015 @ 03:09 PM

王冠逸 花美男的华丽逆袭

花样美男子之外的王冠逸,其实藏着更多厚积薄发的力量,正待我们细细挖掘探索。


眼前的王冠逸,像是升级版的“王冠逸2.0”,跟以前给人的印象有很不一样。哪里改变了?是历练?是眼界?是谈吐?感觉以前略带稚气的青嫩,被一份从容的淡定所取代了。他慢条斯理的侃侃而谈,绝不是那种有气无力的温吞怠惰,而是因为自在和自信所混合出来的一种优游恬淡。
 
慢,是一种艺术,节奏一旦拿捏得不好,就会给人不专注、不集中的散漫感。然而王冠逸偏偏好像有一个隐形的秒表套在手腕上,懂得如何在快和慢之间调谐出最安适合宜的节奏,最后在身上凝聚出一份自得的儒雅。也许在周游各个国家之后,阅遍世面的丰硕历练,让他更生出一股有容乃大的广阔胸怀和温厚情操,于是在面对镜头和应付采访之间,显得无比的淡然恬和。
 
签了给一家香港的经纪公司,让他密集于开拓不同的海外市场,近年来的戏剧作品,足迹便广披香港、泰国和新加坡。“在大马继续接剧,其实也是可以生存下去。但是涉足海外,我会汲获可能待在本地5年都不会有的珍贵经验。在外国转了一圈,我觉得自己成长很多,希望透过跟不同国家制作团队的频繁合作之后,我再度回来这里时,能够带给观众不一样的感觉。”
 
他这阵子发展的两个海外重镇——香港和泰国,的确带给他截然不同的体验。“在香港拍戏,除了效率奇快,你会发现他们的态度都极其认真,他们只想把工作做好,别无二心,不会抱着想要去交朋友还是谈恋爱之类有的没的杂念,专注力是何其地贯彻始终。”
 

至于另一个给他很大震撼的泰国,原因主要是来自于文化的差别。“在那里,你千万不要问演员几岁,那会被视作一件很没有礼貌的事情。”另一个让他相当讶异的是:“他们不会cut机,更不会针对某个演员吃了螺丝而重拍该部分。他们讲求一take过,最多两take而已,因此每个人的台词都必须要记得很精准。到那边时,我完全不会泰文,纯粹靠死背,所以这样子的作业对我而言实在是非常困难的挑战。”
 
那么为了不要成为“带塞”的老鼠屎,拖垮了整个剧组的进度,他如何克服这道语言障碍?是剧组给的压力,还是环境或自己给的压力?才能让他入乡随俗,去适应这种近乎一刀不剪的拍摄手法?他的答案,出乎意料地简洁利落:“每个人都这样子,你也就只能这样子了。”脸上是一副风云不惊的淡然自若:“不然的话,你要如何演他们的戏?当他们的男主角?”
 
表面上,他说得轻描淡写,但我们也许不知道,背后的自我鞭策其实会是何其地严厉苛酷,而背诵台词的过程可能也是花了无数个我们无法想象的晨昏颠倒所兑换出来的。
 
他的平静,其实是一股深遂沉着的“阴狠”。私下花了一番力能扛鼎的狠劲,却在一霎间化为眼前脸上不着痕迹的云淡风轻。要达到如此遇强则强、能人所不能的娴熟境界,究竟是靠天分还是靠努力?
 

“身为演员,其实没什么所谓融入不融入或者融入不了的情状,抱着把戏演好的出发点,只要一演久了,便没什么克服不了的问题。”无关乎适应能力,也不必经历冗长的磨合期,他说:“当你发现应该就是这样子的时候,你自己就已经变成是这样子了。”
 
追究他的要诀是什么?他说——放轻松。是在什么时候便要开始放轻松?一拿到剧本就开始?还是埋位的时候开始?“不管何时何地,只要放轻松,你便会自然而然意识到很多周遭的事情,好比察觉到关于角色的一些细微末节,那么现场上阵时,你的情绪也会来去自如。”他接着自承:“我从没上过演技班,都是透过一部一部戏的经验累积,还有对角色的自身感触,这样子慢慢地培养出来的,实在无法将它形诸成为一套具体的方程式。”
 
记得以前看过他的戏和他的人,有时候总会闪现一丝小男孩不太经意、轻微撒娇的模样;它是那么轻淡隐晦的一鳞半爪,可终究还是被捕捉到了。如今,那份稚气似乎已不见踪影;对于年龄,他也不会避讳地直说自己已来到33。很多行内人说,过了30,是一个演员外表最茂盛的年华,也是演技最洗练的高峰期,他又会如何看待这个岁数?
 
“当然,成长肯定会让演技进步,一个演员所能够带给角色的内容必然也会增加。人生的历练一旦多了,你便越能在演戏时从储物空间变得更加大的仓库里抽出相关经验来,派上用场。其实演技跟年龄没有绝对的关联,有些演员很年轻,演出就很老到,那是因为他们经历很多事情,又或者比一般人早熟。”
 
那么,居处于“奔三”阶段,他现下是什么样的一种心境?是否正在面对事业的转捩点?或忽然有一个新的思潮不断侵袭着他呢=?“我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从来不执着于追求些什么。慵懒是我从小到大的性格,我不会去执着我本身所不了的事情,只会放眼并做好当下的事情。”他这番说辞怎么听起来感觉很“禅宗”,恍如一个法师的口吻。他笑言:“真正享受工作和人生才最重要,不是吗?反正人也就只能这样子活下去啊。”
 
然而,放眼波谲云诡的戏剧圈,尖锐的斗争天天上演,他这种laid-back的性子、满不在乎的态度,是不是会让他比别人多少吃亏一些些?企图心和胜负心,不应该是要长期待在这个圈子里必须长期启动的备战模式,才能争取更多机会?
 
“我一直相信‘effortless’这个字,意即凡事不要太勉强,顺其自然、轻松舒坦就好。未必要懂得耍心机才会上位,因为全部还是要回归到最基本的层面——那就是本身的技能。你只要认真花心思去努力演练、去自我提升,自然会招徕属于你的机会。耗费九牛二虎之力去争取一件事,不是我的style。你要记得你是演员,只要把戏演好,其他的自然会被人看到。至少我也是这样子一直走到今天,而且我也不觉得自己的成绩很差。”
 

从出道以来,他演的角色有越来越多重性的趋势,不再一味被标签成多金的富家子或的浪漫的深情汉。他是否庆幸自己已经慢慢摘下来这些顽固的标签?“没错,我觉得自己的戏路有变广的迹象,以前年轻时只能演一些特定的角色,在大马接到的剧,大多被囿限在窄碍的一角,然而纵观我去年到今年为止在海外所出演过的角色,如果剪辑成一个蒙太奇的片花,你会发觉他们各别都有很高的辨识度和差异性。”
 
举个例子,他在新加坡拍摄的长寿写实剧《118》演的是一个带有在地华语口音的小混混,至于英文片集《Zero Calling》则演一名表面上是书呆子的杀手,另由Starhub制播、伙拍温升豪和姚懿珊的一部穿越剧《星月传奇》里,他则要分饰古代的日军和现代的作家。至于在泰国的戏剧,他又化身为办公室的行政人员。“除了造型之外,这些角色不尽然是职业不一样而已,就连性格也不一样,甚至同一部作品里还会有两个分身,让观众可以看带多面向的我不再局限于以往的单一格局,这种多番尝试让我感到很满意。”
 
进军香港的第一步电影《潜龙狙击》是一部警匪片,由吴建豪和安志杰主演,而他的戏份也不少:“我饰演一名警察,是一个牵连整个故事的关键人物,跟主角有不少对手戏,也是我在选角上的另一新尝试。”此外,在新加坡导演邱金海执导的情欲片《情欲房》中,他还大胆挑战尺度,首次要在片中跟AV女优西野翔合演的性爱场面中脱光,只遮住重要部位。
 
要在南辕北辙的角色里面周旋,如何才能做到像遥控器一样切换自如?“有些一人分饰多角的戏,通常一个角色都是集中在某个时期拍完,让我可以完全贯注全副心神投入。《118》是一部长剧,都演了很久,自然很容易便代入,如按键钮一样,只消指尖一个动作便迅即跟角色的频道接上了轨。”
 
说到跨界,他会如何看待“主持”和“歌唱”这两个附加身份?“对于主持,坦白说我野心不大,不是说我不喜欢,而是因为它不是我的强项。我不是适合热场的主持人,也不懂得如何把黑说成白、从没有说到有。我大多数主持旅游节目,都是在亲身体验之后,将自身的感受真心讲出来。至于唱歌,那是我很喜欢的事情,因为那是演戏以外另一种不同的表达方式。不过,我认为自己在某程度上是天生的演员,却不是天生的歌手。我不是非常会唱,因此我的音乐一定要传载非常强烈的讯息、透显非常鲜明的风格,务必让听我歌的人能够接受到我要传递的想法、代表我的性格,这样子整件事做起来才算成立。”
 
纵横四海的阅历,好比一款升级软体,让他终于脱胎换骨,眼界和心胸同时变得更加辽旷,不再是往昔荧幕上或嫩涩或倜傥的邻家男孩和纨绔子弟,而化身为更无所不能、更变化多端的“王冠逸2.0”。他用一种冷凝的慢和静,悄悄熟成出不着痕迹的慓悍实力。这种近于四两拨千斤的太极境界,袭人以不自觉的侵略性,却要做到仿如关羽刮骨时言笑自若的effortless,那是另一种层次的蕴藉修为了。
 
 


text / 曹杰峰
fashion direction / Anderson Chong 张俊雄
photography / Hanz
grooming / Deirdre Chong using NARS
hair-do / VV Chan
all outfits by BURBERRY PRORSUM & BURBERRY LONDON
watches by CORUM
film by Kenny Chan 陈默汎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