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6, 2016 @ 05:15 PM

凤小岳 / 骨血里的刚硬和柔软

这个曾经觉得自己是宇宙中孤独的载体,终于落地生根。

王子般的优雅姿态,没有束缚的人生阶段,凤小岳勇敢迈上了崭新课题,迎接新改变与生活的踏实感让他抛下恐惧、找到自由,焕然的自在,正在开始创造每一刻永恒。

 

没有NG的每一个永恒

在这正准备展翅的年纪,凤小岳筑起了属于彼此的温馨小家庭,这个决定或许获得一片惊喜哗然,但凤小岳,反而更自由、更不害怕了!“很多人会跟我说:“你不觉得失去了很多自己的自由吗?” 但我生小孩以前的自由是什么呢?好像也称不上什么厉害的自由,反而现在呢,觉得比较自由。”新的状态,凤小岳很满足。

才28岁就接下了名为爸爸的人生角色,在这个世代算早,但凤小岳回想父亲爷爷那一代倒可说是晚,“当爸爸,每天都一点点累积收获,虽然不觉得自己有太大的改变,但对很多事情开始变得更为敏感,因为必须要。”迎接新生命划下的转捩点,凤小岳持续在找自己的平衡,“照顾宝宝没有NG,我的每个行为他全部都在看。就算他没在看,也像是海绵一样,视觉、音效全部都在吸收。这让我变的比较专注一点,在过生活的时候。”

儿子小木耳的降临同时为思维浪漫、天马行空的凤小岳带来截然不同的启发,“婴儿在这阶段,非常非常当下,所有过程没有时间的概念,每一刻对他们来讲都是永恒的。这也让我想到我身为演员,寻找当下好像是我的工作。看到这个婴儿的状态随时都保持这样,反而是我向他学习。”

互动.连结.破坏

小木耳仿佛宇宙的中心,串联起周遭事物的连结,那份爱,取代内心对于“破坏”的想望。“我觉得本来就需要一个互动、一个方式,现在有一个生命出现在你面前,会开始注意到很多,像是你跟生活周遭其他事情的关系是什么,是不是也类似需要有一样的互动?不是父母在带小孩这样的关系,而是你跟整个环境、跟生活,甚至空气呀、花呀、树呀的关系都需要有一个新的连结,开始会去注意、关注、帮助它,同时也被它帮助,形成一个互动。”小木耳激发凤小岳式的独到观点。

“这个连结的创造,不是在学校交功课,而是很真实、很实际的一段过程。会发现生活随时随地都在创作,从最简单的洗碗、扫地过程,就会发现自己多么享受那些很单纯的片刻。我现在越来越喜欢,我刚刚所讲的状态。不然生活很容易变得很断片、很乏味,对事情失去兴趣、不想去做,惰性就会开始出来;或是觉得我的事情做完了,生活到此先暂停一下,开始想去做一些“破坏”,像熬夜、喝酒、乱拍呀,当然这也是生活的一部份。”凤小岳没什么不一样,保有这年纪会有的男孩思维,但更多了一丝沉淀后的男人稳重感。

 

小空间大能量 / 厨房

这一两个月的凤小岳正好有更多时间在家里陪小木耳、做做饭,充满生活感的他,近期新作品也恰好加深他与厨房的紧密连结,让“厨房”这个空间成为串起凤小岳生活与工作的重要灵感元素。“每一个空间都必须花时间去习惯它,尤其是厨房这种事。要马上投入新的厨房很困难,就像乐团一样,尤其是运作中的厨房会有其他人在更需要默契配合。厨房最重要的是流程与动线,冰箱、火炉、器具、菜放哪里,都像河一样一关关进行。厨房是小空间,需要同时执行、应对、判断并注意时间还有温度。这也让我换一个角度来看跟大家合作这件事,就算只有一个人在厨房,你也要学着如何跟自己合作。”

厨房的运行,就像剧组之于角色,端上桌的一盘盘好菜、每一个角色背后,都是由有形的设备素材与无形的历练默契交织共谱。“先前的戏我会想要让自己变很多,但这部戏我没有特别地去想让自己有太大的改变,反而非常非常放松,让自己不刻意去做什么,就迎接现场所发生的事。”

创新与创作

“我觉得创新Create这件事是不存在的,反而大家都是在“创作”,该说是“Recreate”,意思是看到事情、消化以后、再有些行为。像是肚子饿了,才会有做饭的念头。那要做什么呢?配合生活的环境、提供的菜、家里有哪些器具决定做出什么样的东西,都没有所谓的从零到有,只是去转化。甚至像生小孩也是来自女性孕育自己的肉体。”

凤小岳酝酿戏剧角色的转化助力,则来自音乐创作,“我音乐上的东西很多是用来作为戏剧上的辅助,通常我在了解一个角色时会做音乐,作为一部份的准备功课,不论是唱歌或打鼓。需要把意识丢掉。”

 

刚与柔 / 承袭自母亲

身在艺术表演家庭中,传承了小提琴手父亲、默剧艺术家母亲的血液,让凤小岳仿佛天生就被赋予吸引镜头的魅力,“从小就很喜欢表演,但出道有一阵子不太喜欢,因为要学的东西有时候跟表演不太一样,但这其他要学的事又跟表演同样重要。会被那些东西影响,然后又影响到工作。”然而从每一个面向延伸到新的生活角色,凤小岳一直将自己放在学习的状态中,“我一直跟自己讲这件事,所以会知道还不是停下来的时候,没有毕业的一天。”并不会回顾作品轨迹,因为凤小岳觉得自己依然正在一个“刚开始”的阶段。

在默剧剧场深耕的母亲是凤小岳的楷模与能量,“我从妈妈身上看到,做事情要找到刚跟柔。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柔,需要跟大家里应外合,这一直都是最难的——怎么表达自己。如何从你身上得到我想要的东西,同时让你非常愿意的给予而不是强迫性的去拿取,这一直都是学习的课题。就像每个厨房都有自己地规则,每个演员在演戏时,都会将自身的生活经历带到这个角色里,而没参与过对方过往的彼此都需要去排练、了解、体会。”

 

阻挡自由的是——害怕

“我很喜欢《魔鬼克星》中的比尔.莫瑞(Bill Murray)。”一提到Bill Murray时立刻感受到凤小岳的兴奋。“他一开始出来时是喜剧演员,但却又同时很可怜很悲伤,能让观众体会到生活的无奈,但是又会让你笑。他很擅长自我讽刺,毫不在乎别人到底怎么看他。我也很喜欢台湾演员——柯宇纶,他非常有勇气,可以把自己投入到戏剧里面去,不太害怕。”凤小岳喜欢的角色,似乎都不约而同的呈现出生活态度,凤小岳听完会心一笑,“说穿了,这样戏比较好看。”

“害怕是很阻挡自由的事情!”最近的沉稳心境,就像毅然决然定下来随爱情走入家庭,反而让他找到属于自己的自由,也感觉自己比较不怕了。“新的感觉会带你去一些新的方向,不知不知觉中,人也到了!”凤小岳缓缓沉淀,在戏剧中释放酝酿的能量,透过角色不断带着我们前进,写下属于台湾的故事。对他而言,台湾也是很需要累积自己文化的地方。

如果没有做演员,凤小岳或许会去做音乐,“一样是跟生活有极大连结的事情。”但当然最爱的还是戏剧,“我觉得我还有很多东西可以给大家,有些事我自己都还不了解我能不能做到,但我有感觉。武打片、动作片其实是我擅长的东西,只是大家都还不知道,快了,我有感觉到要来了!”一路走过不同的课题,可以看到凤小岳日趋成熟自在,找到专属自己避风港后的自由心境,正要迈开步伐。

styling / 冯韦钦  text / 张佳媛  

photography / 宋子凡 (Canvas Taipei)  

grooming / Austin Peng  hair-do / Marc Hsu


Topics:  interview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