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04, 2015 @ 10:16 AM

周渝民 成为独一无二

从花美男子到影帝演员的一路走来。

周渝民 成为独一无二
 
似乎只剩下一个人,一盏聚光灯,一张椅子,黑加白的背景,已经超越了只有灰色的可能性,就像现在眼中淡淡讲着自己故事的周渝民(仔仔)。

认真地酝酿着,深刻地笑着,不放弃地继续着,可以说在演艺圈中不会再遇见另一个他,因为无法复制的极端,无法想像的执着,无法设限的可能。当开始觉得渐渐了解了这个灵魂的一半,却又在挖掘另一半的过程中迷茫,虽然自称简单,但周渝民的独一无二,就在捡拾片段线索中开始。
 
很难去准确描述这样的场景,黑白冲撞的画面中,有的是安静般的轻快,也似随兴般的深沉,将两端氛围压缩下,配着松软的电子音乐,成了这天入夜后的摄影棚。并不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周渝民(仔仔),只是这次观看的视角不同,惊讶自己改变的当下,也照映着另一个男人的成熟。坐拥绝对外表,绝对幽默,但也有着绝对的封闭瞬间,访问前才刚疏理过的关键字串,一溜烟钻出脑袋,索性直接点,问出仔仔入行近15年中最大的变化,「学会融入社会」,他是这么说的。

卸下主角光环
 
2001年以《流星花园》出道,总觉得周渝民一直马不停蹄地在工作,他笑着说:「如果讲我很忙会被其他艺人朋友杀」,不喜欢轧戏,谦虚说没办法那么快跳出情绪,回想他的演员法则,也就是靠着这份单纯择善固执累加出来的沉溺。

「以前的我时常想把光环揽在自己身上,会想要用一己之力改变一切,(拍戏)现场能管的都很想管,应该说是有点太融入了(笑)」。诚实的过于表露无遗,所以会因为有些包装在社会化下的假装而受伤,进而选择封闭,阻断不必要的沟通,所谓的「融入社会」,应该就是指在自我保护与毫无保留极端间的拿捏吧!
 
「以前认为拍戏是各自独立的,做演员就努力做好演员,导演就好好导戏,我管好我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当2013年碰上电影《忠烈杨家将》里一行小生们私下兄弟情感的羁绊,也意外成了另一种放下高墙的邀请卡。「喜欢听他们讲话,喜欢在那个团队里自得其乐」,当演员间向心力产生之后,难以磨灭的眼神与情感交流,让表演的方式也被悄悄升华。

心的或然率
 
现在的他,挺坦然的,承认着就算跟同剧演员再打成一片,但当独处警示音响起时,他还是会说出:「我一个人的时间到了」。也曾想过要圆融些,「但没办法,有时候钻牛角尖的时间到了,还是要花很多的心思去钻牛角尖。」听起来像是有点无奈般的自我调侃宣言,不难猜想周渝民是个十足认真的演员,花这么多时间钻牛角尖,只因是素人出身,所以要靠着「走心」来亲身体验角色的每种情感触动才行。当然,这必定也会有其潜在危险性,其一,因为最美好的情绪,通常只有一次绽放机会;其二,因为情绪会有覆水难收淹及私人生活的可能性。
 
就着他最爱诠释的精神层面,谈起面对抑郁角色下戏后的情绪平衡,他笑着说:「我可能会忽然间自己一个人很多话、大声唱歌,或是在洗澡中发出一个声音」。点头同意我们都需要那样「人工制造」出来的中间值,人生行进中似乎有太多无形的上下戏,如何无形般如鱼得水地穿梭其中,俨然成了门大学问。钦佩着电视剧《金大班》中的香港资深演员秦沛,叙述着:「他很不可思议,不管在什么样的环境条件、状况之下,总是能让现场活成他想要的状态」,谁不想有那样的自在从容?试想仔仔也和我们一样,都还在学习着。
 
还是不禁想像那一个人时的身影,虽说对我这个陌生人,可能较难敞开心扉,「Social的东西我真的很不会,从小就会害怕人多的环境,也学着不要人很多的时候让自己很紧绷,但是有做过就觉得:『算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缺点』」。应该也是会经历纠结,但反向思考,这倒也让他成了最佳的聆听者,「我会很仔细聆听别人讲话的内容,为什么要讲这样的字,我喜欢去分析,而不是要别人照着我的调调走」。不用过分强求自己,展现自己最独特的优点,想他一定也经历过纠结后,才会丢下这个结论:「我们不用太执着于某些事,毕竟世界不是想像中的那么美好」。
 
想婚成熟男
 
不必讲什么,即将往35岁迈进的他,处处散发着让周边人安心的成熟,甚至比以前更然。讲着他自己心中成熟男人的典型,「像是《单身男女》中的古天乐和吴彦祖,在工作的时候,不用为他们去担心,而是带给所有剧组很安心的感觉」,忽然觉得有点微妙,因为眼前的他,似乎也具备了这样「责任感足够扛住一切」的气魄。
 
面对事业已能立足,加上届满适婚年龄,不免俗按照传统追问起对婚姻家庭的想像,「其实一直都想成立家庭,只是没有遇到一个时间点,让双方都有这样的勇气。但我真的觉得自己的年纪到了,也不想要太晚结婚,所以也希望能够很快完成成家这件事」。

深刻了解成立家庭不简单,也许部分从他亲身领悟中浮现,不像电影中剪辑出的幸福画面拼接,「只希望以后全家一切都很平和、很简单、在物质生活上面不用去担心,过得很开心,这样就够了」。仔仔异常专注地讲着,像是在为之前幻想过的样子抽丝剥茧,整理出一个平实的雏形,「也希望以后能够有个小孩,我不希望小孩在他成长过程中,朋友说他爸妈太老(笑)」。先不用去问这些事情究竟会何时发生,也不用去特别约定什么,与其说是怕包袱,不如说因为怕让这样的期待落空,就跟未来演艺生涯一样,不设限,才能挑战更多面向,做更多的事。
 
内心有些激动,除了感觉还有很多可以聊,也是同样身为80年代小孩某段光景的投射。

人生,或许都还有很远的路,在灵魂、健康、家庭、爱情、工作、朋友的排序中,不停梳理着自我的独特性,却也都被社会继续雕琢着。似乎不会有完成的一天,只能说现在的周渝民处在一个很怡然自得的状态,笑着,谈着,聆听和交换着他独门炮制出的引人入胜。看看手表,已近午夜,和他一起淡淡从工作身分中下戏,换上便装,继续向前。

styling / YenLin  ;text / ADRIAN CHEN  
photography / 苏益良  
grooming / MAY YOO  ;hair-do /  魏伯儒

精彩视频请下载Men's Uno Malaysia六月刊电子版杂志!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