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1, 2017 @ 09:14 AM

王力宏 / 落叶归根的创作人生

说到能代表台湾的“全能型”指标歌手,王力宏肯定是绝佳代表。

从1995年在台湾以首张专辑《情敌贝多芬》甫出道至今,已整整经历了超过二十个年头的演艺生涯,其中从早期的经典作品如〈公转自转〉、〈唯一〉到荣获第十五届金曲“最佳制作人”奖项的〈心中的日月〉… 等,王力宏除了开拓了“华人嘻哈(Chinked-Out)”的创新曲风,于华人音乐史上缔造不凡佳绩。更在戏剧上有着亮眼表现,出演过李安的《色,戒》并获得好评,之后接连登上大荧幕展现除了歌曲创作的另一项才华。

王力宏在演艺界的天赋与成就有目共睹,2012年更登上北京鸟巢展开以《火力全开》为名的国际巡回演唱,期间足迹踏遍了世界57个城市,进场观众超过两百万人次,但这些“丰功伟业”对这位“音乐超人”来说仍然不够,他打算将有着“中华文化”的音乐创作更广泛地推向世界舞台,让世人看到属于华人的骄傲。

于是,将此场演唱会制作成电影的发想就此诞生,“我认为我有责任做一些可以传递出去的东西,那是一种文化与文化间的较量!”在我眼前的王力宏意志坚定地说,那是一种直接、纯粹的渴望,更在他的眼神中窥见一丝属于中华文化的希望之光。

今次,就让我们一同来深入了解这位在台上有着巨星魅力、台下却截然不同的“盖世英雄”,对于创作、生活、以及感情间的真实面。

从对音乐的执着到巡回演唱的发想

“也许是从小成长在当时华人只有百分之一的纽约,在那个年代的环境,华人很容易遭受到霸凌,尤其当我还小的时候,外国人都认为我一定会打功夫,于是被欺负的事情时有所闻。后来,我发现原来音乐是一个出口,能让这些原本欺负我的小孩们喜欢我,甚至还跟他们组了乐队开始互相交流音乐。”

王力宏哈哈笑着,似乎将时间点拉回了那身在美国的童年时光,他说,当时那个最爱欺负他的男孩后来跟他组了乐队,甚至成为了他现今最好的兄弟之一,人生真的很妙,似乎也印证了“音乐无国界亦不被年龄所局限”这件事。

也许就是这样有着异地成长的背景,在王力宏的创作中能够常见将“中西文化”巧妙碰撞而激发的独特曲风,当然,《火力全开》演唱会也是一样。

“在台湾早期,当时的歌手很少举办所谓的巡回演唱,以前的宣传方式多是上综艺节目,直到我举办了首场巡回演唱,才充分明白这是身为歌手真正将作品推广出去的正确途径。”王力宏表示,虽然举办了首场巡回演唱,但那时候的演唱会体制依然不完整,虽然不完整,却早已将运用“演唱会”形式将音乐推广出去的种子深埋心中。

“在北京鸟巢举办巡回演唱,我们算是史上第一个,这也意谓没有前车之鉴可供参考,这对我们来说是极大的挑战。”王力宏在2012年带领高达两百人的团队展开《火力全开》巡回演唱会的大型演出,因为没有前人的经验可以参考,很多大小事都是一试再试,最终将这些重重困难予以克服,完成了这样如此令人骄傲的创举。

“我觉得光是举办巡回演唱会还不够,我想将音乐推广到世界各地让更多人看见的方式,就是电影。”王力宏说,虽然《火力全开》演唱会的足迹已走过多达57个城市,但世界上还有许多角落尚未传达到,于是有了将演唱会制作成电影作品的念头。

他说在亚洲,当西方的音乐文化传递进来容易,将东方音乐文化传递出去却相对困难,于是不断地想着如何以更快、更辽阔的方式,将属于华人的音乐拓展出去。这如同超级英雄般的使命,套句电影《蜘蛛人》中Uncle Ben对Peter Parker说过的经典台词,果然是“能力越强,责任越大。”

英雄般的坚定意志

“我觉得身为一个音乐人,就要有个将本地音乐文化推广出去的企图心。”在王力宏的歌曲创作中,常可见许多将中华文化融合西方元素所打造的“宏式风格”。

或许,这与他从小身于美国的成长背景有关,在他出道至今为数众多的专辑作品皆可嗅到浓厚的中华韵味,在王力宏的内心一直有个想法,他认为,华语的“软实力”要传到西方,相对来说比较困难,但是西方文化传入东方的例子却很多。

于是,他仿佛超级英雄般,化身成“Music Man”积极地将属于华人的音乐扩展到世界各个角落。“在《火力全开》演唱会电影上映的同时,我也在准备新的巡回计划了。”

问到王力宏是否会想将“Music Man”的铠甲暂时卸下休息一会儿?他笑笑地表示,新的计划已经如火如荼地进行中,只能说“超级英雄”确实是一刻也不得闲!在“火力全开”电影的意义与美学上,以其“成长”而言,那是一种比较特别的呈现方式,因为市面上一般的演唱会电影就是将演唱会那一瞬间表现出来而已,可是这部电影有成长的过程,不管是“Music Man”这个角色,还是王力宏本人,观众能身历其境地感受,也是制作团队想传递的理念。

落叶归根的创作人生

“在最寂静无声之时,却是最震耳欲聋。”

这是在《火力全开》电影中,王力宏令我印象深刻的一段自白,那是述说当他结束万人之上的演唱会时,一个人独处时的心中感受。他表示在以前遭遇到挫折时不容易调适,时常会陷得很深,有时甚至躺在家中地上好几天,那种失落与疲乏感是种不小的负担。

“我以前会认为心中的那份孤单是一种创作者必经的过程,因为有不少作品是在那样的状态下诞生的。但是现在的自己认为,应该要用较为正面与阳光的方式去调适自己才是健康的。”虽然现今的王力宏在心境上有了转变,不变的依旧是他那令人称羡的才华与作品。

他表示对于创作的灵感常来自四面八方,但不能照单全收,因为其中包括好与坏,一个字,不能“贪”。“以前我的生活是孤军奋战,但是现今有了家庭后,观念也从以往的单打独斗逐渐转变成更圆满与完整,接着发现生活上,无论是在创作或是家人及朋友的相处都有更正面的帮助,甚至在健康部分也有了更好的回馈。”

当谈到王力宏这些年来的心境转变,他眼神中尽是满满的感恩,那是种找到“七十亿分之一的可能”所流露出的幸福喜悦。“我常跟我的老婆说,家人在哪里,家就在哪里。”

时常因为工作关系而到处“飞”的王力宏在这几年因为家庭的组成而有了更正面的人生哲学与思考模式,如果要选出一首他历年的作品来形容他当下的心境,那么〈落叶归根〉中的这段歌词是再适合也不过了:“我的爱像落叶归根,家,唯独在你身边。”

心系着华人音乐文化

“这几年华语音乐的市场转变很大,像是现在许多的实境秀节目越来越多,但这其实不是坏事,因为这样的趋势改变,使我们这些表演者能够到更多不一样的地方表演,让自己的作品能够让更多的人看见。”

“光是在大陆我就能够跑遍超过一百个城市表演。一个音乐人就应该要唱歌,一个演员就应该要演戏,一个表演者就应该要表演。”王力宏说对于一个表演者而言,能“表演”就是幸福的,而随着华人音乐在世界舞台上的转换,每个表演者应该都要试着想想看,该如何将属于华人的文化传递出去,让更多人看见使之变得更“国际化”,这都是值得深思的。

未来,这个身穿“音乐战甲”、手持“龙形吉他”的盖世英雄,也将持续往更广大的国际舞台前进,改变这个世界,让更多人听见属于华人的骄傲与荣耀。

styling / 冯韦钦 ;text / 徐敏轩 ;photography / 张晋菩 ;makeup & hair-do / 蔡竹


Topics:  interview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