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06, 2015 @ 12:05 PM

黄启铭 依旧年少

岁月绝对是一把无情刀,但间中其实也有网开一面的时候——特别是对待黄啟铭。


没错,岁月绝对是一把无情刀,但间中其实也有网开一面的时候——特别是对待黄啟铭。年过40,当年“年少”时期“面如冠玉”的黄啟铭,刻下最大的考验,基本上是如何稳定和减缓青春流逝的速度,以及如何建立良好的“自我心理建设”,接受青春的蒸发在一定的程度上也是一种祝福。而且我们相信,当“冻龄”、“高颜值”、“美熟男”,这些陌生但时兴的名词,不断善意与羡意交加地套在黄啟铭的身上,或多或少,对于准备在戏剧界大战拳脚的他来说,无疑信心加厚,阳光格外灿烂,走路渐渐有风。

近年的中文流行乐坛,几乎被“韩流”所取代,如今时下的年轻人都爱听“K-Pop”,茶余饭后的大家都聚在一起聊“韩剧”,这股来势汹汹的“韩流”的确使时下的流行歌手造成了极大影响,而在大马当歌手更是困境重重;尽管如此,在大马依然有一群热爱音乐的艺人,黄啟銘正是其中之一。提起黄啟銘,脑袋自然浮出“年少”、“演员”、“歌手”和“冻龄”的字眼,这些仿佛都和他息息相关。当年因“年少”的组合,让我们认识了黄啟銘,后来随着组合的解散,转向本地戏剧界发展而多了“演员”的身份,而他经历了11年之久,终于实现了发行个人专辑的夙愿,并重拾了当“歌手”的身份。

实际上,颜值偏高的黄啟銘,这些年来也在戏剧界开拓了个人事业第2春,而他那副“冻龄”容颜更是让天下的男士们嫉妒不已。这些年来,事业风光有时,沉静有时,这些演艺圈的定律黄啟銘从一开始就做好绝对的心理准备,唯一不变的是,他对唱歌和演戏的投入度,一直都没有降温。
黑色圆领衫 by HUGO BOSS; 腕表 by FREDERIQUE CONSTANT


台湾乐坛生态变了样

 
《看不见的爱》是黄啟銘早前推出的首张个人专辑,为了全心投入筹备这张专辑,他大部分的时间都留在台湾做准备,并积极进行一系列的宣传活动。整整15年的时间没有踏足台湾,他发现其实整个演艺界的生态改变了不少,因此感慨地说,“以前歌手一发片都会上很多通告去唱歌,现在想上通告唱歌却是有点难,因为时下有太多的节目管道了;现今的趋势是一旦上节目就必须玩游戏玩得很夸张,或丑化自己才能换来演唱一小段打歌。我是有经过筛选才上节目,像吴宗宪大哥的节目肯定会上,除了本身很欣赏他之外,同样是歌手出身的他一直以来都很提拔后辈,总是提供上节目的歌手们一个平台打歌。”除此之外,台湾最让黄啟銘佩服之处,是阅读风气依然炽热,各大书局照常营业,“马、新、香港的书局因网络发达而逐渐萎缩,没料到台湾的书店竟然没受到影响,每间书店依然能见到许多爱好阅读者的身影,这是很让人欣慰的事。”


宣传唱片雨水来考验

 
在台湾住了一段日子的黄啟銘,一般上都是在为新专辑进行宣传。有趣的是,黄啟銘在台湾进行的每场宣传活动几乎都“下雨”,这让他感到有点郁闷,重提此事,他说,“对于和歌迷碰面的机会,我一直都是非常珍惜,可能一路走来不太容易,岂知因下雨而被逼延后或取消,这让我对歌迷们感到十分抱歉,因为他们都是从不同的地方过来。”当第3次遇到同样的问题时,啟铭说,“我就借活动的场地私下和大家喝杯饮料,打个招呼,这起码不让歌迷们感到白跑一趟。虽然气候的转变不能预料,但我却感到对歌迷有点愧疚。”经过了几场的下雨经验,第4次的活动就移到室内举行,结果还是遇到下雨,连下车走到活动现场也非常困难,一些音响器材也因为被雨淋到而几乎损坏,“这是老天爷给我的考验,也是很好的经历。”他笑着说。

黑色夹克 by HUGO BOSS; 腕表 by FREDERIQUE CONSTANT


反派角色演出瘾

 
自年少组合解散后,黄啟銘把个人的演艺事业转移到戏剧上,从当初的唱而优则演,不知不觉也已演了8年的戏剧,我有点好奇,今时今日的黄啟銘,比较喜欢唱歌还是演戏?“在这间中,我确实都在演戏,当时其实很想再发自己的专辑,抓回重返舞台的热情;后来我发现,其实在戏剧里的不同角色,更能让我体悟到日常生活的喜怒哀乐,我也渐渐地喜欢上了戏剧,与此同时,演戏也让我平衡了整个生活的节奏。” 起初刚接触戏剧时,黄啟銘所饰演的角色都是好好先生或一些邻家男生,角色上都是比较适合自己的个性。后来久而久之,慢慢地摸出更适合自己的反派戏路,像黑社会头目、杀手、心理变态的角色都曾经接过,也让他慢慢地演出瘾来,尤其这些角色复杂而丰富的内心戏,也让他发觉到演戏其实很有趣。接下来有没有特别想挑战的角色?黄啟铭想了想说,“我想演喜剧,平时我很喜欢逗身边的朋友和同事开心,也希望有机会在荧幕上展现自己搞笑的一面,尽管喜剧不容易演,但我很想尝试,挑战自己。”他说。


差点转行室内设计师

在黄啟銘的身上,除了能看见他唱歌与演戏的天赋,其实他对建筑及室内设计也有着浓厚的兴趣。他透露自己在未入行前,一直对一些独特的建筑物特别留意。“在单飞后,我曾经想过去修读建筑课程,当时如果抓紧这一股冲动的话,现在或许已经拿到文凭了——我记得那是2003年,当时从国外旅行回来,结识到一些人事物,当下涌起了一股想修读建筑系的念头。”

他认为很多时候其实只要凭着一个胆量和行动,就能去完成一件事情,但如果事情考虑得太久,就会像服装般,一旦过时了就不会再想去碰它。虽然黄啟銘错失了继续修读的机会,但他偶尔还是会忍不住对自己的房子,家人或朋友的新房子动手,过过瘾,也从中吸取经验,加上身边也有很多国内外的建筑师朋友,他期望有朝一日能从他们的身上偷师,说不定真会有那么一天,演戏和唱歌的黄啟铭,跑去当室内设计师和屋子谈恋爱去了。

另外,很多时候,艺人给我们的印象是,都很懂得规划人生,但这里头应该不包括黄啟铭,“我不是一个擅长规划的人!”他说。“我也不是一个很细心的男生,所以从不会去规划自己。我对每件事情都是抱着乐观的态度去应对,即使面临一些问题也不会感到慌张。”这也是为什么,身边很多朋友都观察到黄啟铭遇上大难时都不慌不忙,他们还以广东话来取笑他说: “天塌下来当被盖”。对黄啟铭而言,他不会去为今天的事情去忧心,也许乐观去坦然面对反而会有意想不到的转机。随遇而安,其实才是人生最大的哲理。( 完整内容请翻阅2015年10月刊Men's Uno Malaysia杂志

棕色运动夹克 by HUGO BOSS; 运动腕表 by BELL & ROSS

interview & text / EDDY ONG 王约予  
fashion direction / ANDERSON CHONG  
photographer /  Vincent Paul Yong  
grooming / CAT YONG  hair-do / VV CHAN
all outfits by HUGO BOSS FW 2015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