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10, 2015 @ 09:45 AM

【unosexual】Aaron Lee 有钱有颜但绝不任性

Aaron带给人的刻板印象,便是“高富帅”一枚。除了气质不俗外,还有家境优裕。

Aaron带给人的刻板印象,便是“高富帅”一枚。除了气质不俗外,还有家境优裕。当初出来创业,将香港护肤品牌引进本地,如今成功进驻大型连锁美妆店,不单产品高踞于贩售架的显眼位置,甚至还在各大分行设有品牌的独立专柜。看似一路平步青云,旁人往往会将之归结为有万贯家财的倾力支援,反正凡事家人都会从旁接济、资金不愁没有周转余地、遇到财务问题只要伸个手便解决掉、真的撑不下去时大不了就结束掉生意,然后继续回家当个翘起二郎腿的“富二代”。
 
关于这一点,Aaron倒是显得十分介怀。“当初我确实是从家人那里拿到第一笔资金,不过接下来的每一步都是靠我只手打拚出来,当中历程的艰困辛酸,相信除了我以外没有人会真正懂得。至于那些不明就里、以一概全的评价,对我来说不啻是一种大大的不公。”
 
Aaron绝对是“一步一脚印”的行动派,从取得品牌代理权、拿到化验批文、向每个销售点寄出计划书,甚至谈合约、跑业务、文案撰写、广告设计……他都事必躬亲,从不假手于人,只因为也没有多余资源去聘雇别人来代劳这一切。“代理权虽然已经在手,不过寄出的计划书统统没有回音,产品无法找到可以落脚的零售点,还好最后有一家美妆店愿意让我的产品上架,却给我只有JPEG图档的一纸合约,摆明示意:条例无法更改,要嘛你就签了,否则拉倒。”于是,他只有硬着头皮签了。所幸,凭着眼光和努力,产品的销售成绩不错,慢慢从不受瞩目的角落逐步移到黄金贩售区。“须知若七天内销量没有达标,便得即刻下架,毫无情面可言。”


 
事业上了轨道后,他顺势涉足风投行列,开始炒地产、搞投机,刻下也在潜心研究股票当中。相信这一路的实战经验,必然给予他更大的信心,也打磨出他益发精准的分析力和洞悉力,才敢继续攻掠下一城。
不说不知,原来再创业以前,他是“iFeel Boy”选拔出身,曾经短暂在模特界和广告界转过一圈。“那是我人生里的目标之一,如今已实现过,便毫不留恋地抽身而出,而往下一个里程碑继续进发。”参加选拔,必然是对本身的外形有一定的自信。“我不讳言有自恋的一面,曾经逼迫朋友们将我的照片设定为他们手机的墙纸和荧幕保护程式;适度的自信心,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
 
这样一个世俗定义上的“富家子”,你一定以为他胸怀世界、志在四方,成天都在周游列国,过着jetsetter一般驿马千里的迁徙式生活,实则不然。“我的事业不须接见太多人,都是靠电话和电脑来联系,属于“home-based”模式。我最爱宅在家里,懒得出街,几乎什么都网购,食、衣、育、乐都是在互联网一键搞定。我自评社交能力不及格,尤其不善于跟陌生人打交道,不喝酒,对clubbing无感,social life少之又少;我的‘宅’,相信是你所想象不到的程度。”
 
安于御宅族的生活模式之余,他也喜欢久久一次的远门出游,尤其迷恋现代时尚之都首尔,而且百游不厌。“旅行,让我可以体验到迥然不同的新事物。我会在扫货时‘尽地一煲’,一碰到想买的,我决不留手,不会思前想后、保留子弹,否则不够尽兴,也免得回来才后悔。”
 
一个意志坚如钢铁、憎恶被看轻的年轻创业家,倒不会抗拒别人称呼他“花美男”。但对于打扮,他说随性就好,不喜欢overdressed;当然,先天有足够本钱的人,才可以在穿着上如此率性洒脱。说到心目中的Unosexual,竟然也是始祖级的韩流巨星——元斌。他说自己始终如一,多年来都不曾换过偶像。
 
Aaron其实很矛盾,表里总是有很多冲突。跳脱一般“富家子”、“美形男”的窠臼,他艰辛打拼、刻苦耕耘,不甘于只是安逸地坐享其成,更要挑战一堆考验脑筋的投资项目。除了先天性的优良条件,对事业高度的自我期许,相信也是取决一个Unosexual至为关键的重要指标,不是吗?

text / 曹杰峰  
fashion direction / ANDERSON CHONG  
photography / HANZ  
grooming & hair-do / DEIRDRE CHONG
film / KENNY CHAN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