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10, 2015 @ 09:52 AM

【unosexual】Jason Phang 一碗大排档的老鼠粉也很有意思

贾森的家境不俗,但他更要感恩父母从小对他的调教有方,给予他们最好的教育,当然还有充满智慧的谆谆诱导。

一说到“Unosexual”,Jason贾森第一个想到的是“work hard, play hard”;即有钱有闲,懂得如何在工作和生活之间取得平衡,崇尚高端的物质享受,而且还可以适时地任性,例如忽然想到要去哪里、就飞去哪里。
 
这种任性,虽然说是要用金砌;然而,若是没有一定程度的事业基础、没有若干水准的生活品位,即便有钱有闲,也会玩得落于挥霍无度,将闲情逸致抹煞掉。一个睿智的都会型男,还是要有起码的价值观、卓越的鉴赏力以及深厚的美学品味。
 
贾森的家境不俗,但他更要感恩父母从小对他的调教有方,给予他们最好的教育,当然还有充满智慧的谆谆诱导。“我父亲说过:一个人可以没有知识,但不能够没有智慧。因为这世上有很多事情都不是单从知识上得来的,你要有开放的心去接收这个世界所有的一切,才能让眼界更广远、胸壑更辽阔。”他在网路上读过一则关于爱因斯坦的轶事——一次搭巴士时,他给了剪票员一张大钞,对方找回钱给他时,他算了算,称说数目错了;其实是对的。当中的虚实,无法稽考,但它主要是在讥嘲:即便强闻博志如爱因斯坦,原来私底下却是一个生活白痴——可见知识不代表一切。
 
因此,他不会基于一样东西的优劣好坏,而抗拒去领受它们。“我常常看很多烂片,还有很多奇怪的书类。它们总有可取的地方,不见得长知识,但至少可以长见识。”正如蔡康永接受陈文茜《我相信.失败》一书的访问,被问及主持《康熙来了》这么“恶俗”的节目,不觉得委屈吗?他答:有机会访问许纯美、柯赐海……这一号的人物,他们异于世俗的惊人语言和独特思维,不也让你见识到一些什么了吗?

相比起“work hard, play hard”,他更主张“work hard play smart”,即以有限的金钱,让玩乐极大化,将CP值提高到最极点;适时让玩乐跟工作连结,做到工作时也在玩乐、玩乐时也在工作的无分际境界,的确需要一些心思。“其实生活中很多琐情小事,都值得玩味、值得分享,从茶餐室的一杯黑咖啡到大排档的一碗老鼠粉,只有觉得有意思的,我都会上传到社交媒体,让听众发现一些不需以昂贵交换的人间美味,是如此地信手拈来、俯拾即是,从中跟他们建立起亲密的联系,继而达成一种共鸣,是我不在播音室时跟听众的另一种互动。”
 
偶尔的任性,他也不是没有试过的。“去年一时心血来潮,便约了好友一起去我向往已久的马尔代夫。没有查清楚天气、没有预先规划,在仓促的情形之下,请了假、订了机票,便这么成行。”回程时还搭了一趟商务舱:“因为可以趁夜机睡一觉,把握时间,反正价差也不大。”回来后,他给朋友撂下精简扼要的四个字:“请、赶、快、去。”而且,他说还会再去第二遍。在经济许可下的奢侈,有时是很必需的。这里所指的“奢侈”,不只是狭义的“花钱”,还有那种“说是风就是雨”的冲动、放下一切俗务的“管它的”态度、远赴理想中的乌托邦的即兴,这些统统是千金难买的一种情趣。
 
那么,他心目中的Unosexual有谁?“David Beckham和Cristiano Ronaldo。原因?除了懂得怎么穿,还有他们毫不忌讳在媒体前面展现对情人的爱。更甚的是,虽然他们贵为殿堂级男神,却都曾犯下男人会犯的错,不过却勇于承担和认错,让我们看到他们也有人性化的一面,原来并非想象中那么地高不可攀、遥不可及。”贾森的每一席话,总是有很多引人反省、让人玩味的哲思,也许源自于家庭的长期熏陶、也许源自于平日的博览群书、也许源自于私下的观察入微;这说明:一个真正追求完美的都会型男,在专注于装饰皮囊之余,也千万不要忘了充实脑袋。

text / 曹杰峰  
fashion direction / ANDERSON CHONG  
photography / HANZ  
grooming & hair-do / DEIRDRE CHONG
film / KENNY CHAN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