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06, 2015 @ 10:22 AM

【unosexual】Justin Chew 时装:非关性别

寡言内向,是Justin给人的第一印象。但是,一谈到时装,他就会显得热络起来,谈兴有如烤箱里发酵的面粉团一瞬间膨胀成圆鼓鼓的面包一样。

寡言内向,是Justin给人的第一印象。有些羞涩、有些慢热,像一个需要时间预热的烤炉,才会渐渐进入状态。但是,一谈到时装,他就会显得热络起来,谈兴有如烤箱里发酵的面粉团一瞬间膨胀成圆鼓鼓的面包一样。
 
中学时期就喜欢D.I.Y改装衣服的他,先是在Raffles International College报读时装系,毕业后当上一年多的造型师助理,便开始推出以基本款T恤为主打的Justin Chew Basic系列,并有机会参与KLFW时装周,发表自己的首个ready-to-wear作品。接着,伙拍搭档Joe Chia一起在Bangsar的Thisappear个性小铺售卖个人服饰系列Justin Chew。他的设计以简约为主,基本色可说占据了他的设计光谱中很大一块的比例,走实而不华的风格。
 
论及服装,这些年来男装的变化愈来愈多目不暇接,甚至男、女装的界限也渐趋模糊,印证出男性消费者日益高企的接受度;那么,他的时装设计会否也符合这个趋势?“我认同现时男性对服装的包容力越变越大,再也不会拘泥于一件衣服的设计是不是太偏向于柔性或中性。我设计过的一件bomber jacket,采取的是解构主义的剪裁,只要一拆解开来,变换一个形式,就可以当成穿在下半身的裙子。Unisex在时装界已经成了很普遍的字汇,说明市场上这方面的需求有变大的迹象。虽然,中性的服饰在伸展台上有时候是塑造品牌形象的一种视觉符号、一种企宣手段,而私下他们的成装还是会偏向比较规矩的实穿性准则,但由此可见——‘中性’已经变为一种让时尚发烧友拥戴的潮流、膜拜的符征。”
 
那么,真正会选购中性服饰的是怎样一个族群?“他们不只喜欢时尚,而且真正明白设计背后的创作理念,会深入钻研一件设计的来龙去脉,而非一群不假思索、盲从潮流的鲁莽追随者。”


 
对于穿着的大胆包容、不划地设限,是Metrosexual族群的其一特征。Justin本身是设计师,但他们往往会出现两种大致的类型:一种会精于装扮,将自己当作自己的生招牌;一种会归于淡素,跟每天滔滔不绝的播音员下班后反而惜言如金的道理一样——而他又是属于哪一类呢?“我私下的打扮多半从简,我对美的讲究都展现在我的设计上,每一个细枝微节:从样板的繁简到领子的窄阔,我都抓得很紧。我想我一丝不苟的完美主义,我的助理和裁缝师必定是领教至深。我甚至还有一种要求每样物件必须井井有条的强迫症,总是要让所有东西归于原位;稍微摆歪了,我都会很龟毛地要把它排列整齐来。”
 
对着手的设计和身边的物件尚且如此挑剔,对自身外表的耽美又会到什么程度呢?“我不算是很自恋的人,像对保养就没特别注重。但是我却认为自信很重要,你一定要坚持自己的服装美学,有十分巩固的立场,才能说服别人苟同你的设计。当然,也要适度听取他人意见,才不会让自己陷入固步自封的盲点。”
 
听似活得洒然率性、没对自身皮相有过多妆点的性格,却原来也有极度拜物的一面。“说到球鞋,便会让我陷入失控。我有大量收集的癖好,Jil Sander、MA+、Guidi等品牌的球鞋总会让我一败再败,也试过排队5小时去买近千元的限量版球鞋,而家里堆积的数量目前也有超过二十双。”
 
说到本身的Unosexual样板人物,他毫不犹豫地答了:山本耀司。“他行事低调,但时不时会带给你出人意表的惊喜动作。他懂得时尚圈的现实操作游戏,却总是会在镜头上表现出一股满不在乎的我行我素,我很欣赏他这一种不修饰、不造作的性格。”有所谓“同类相吸”,难怪Justin身上也有一种不喧哗的淡静,是否希望有一天也会变成像他这样?“不,他就是他!没有人可以模仿或取代。”好一句强硬而果决的结语。就像他不喜欢自己跟“celeb”一字挂钩、不会强迫自己去假惺惺交际,Justin属于那种默默埋头苦干的低调族,扬弃大鸣大放的高调言语,而宁愿选择以展陈在作品上的剽悍实力去降服你。
 
只有对本身才华有一定程度的自信,才可以做到如此遗世独立的高冷清明。是的,锐不可挡的自我肯定,不也是Unosexual相当关键的要素之一吗?


text / 曹杰峰
fashion direction / Anderson Chong
photography / HANZ
grooming & hair-do / Deirdre Chong
film / Kenny Chan 陈默汎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