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19, 2015 @ 10:49 AM

KEN LIM 构筑奢华护肤的乌托邦

Ken Lim 不是一个落入俗套的创业家,他的所作所为,都保持着一份高冷的姿态。


Ken Lim不是一个落入俗套的创业家,他的所作所为,都保持着一份高冷的姿态。身为Kens Apothecary的创办人,他将欧洲自认为优质的护肤品牌引入大马,从纽约的Barneys Apothecary和波斯顿的E6 Apothecary获得灵感,他秉持着代表“药店”的“apothecary”经营理念,以为顾客传递护肤秘笈为己任,Kens Apothecary网罗了多样来自欧洲的护肤系列,将之收编在该品牌集纳店的屋檐下,让消费群可以见识到一些不是太主流、往往被忽略掉却值得拥戴的卓越品项。



Men's Uno 对话 Ken Lim



你曾经说过你不是一个high profile的人,而Kens Apothecary的经营理念也跟你的性格一样,不会进行太高调的行销方式,可是又要让品牌准确地打入目标顾客群,那么你如何铺排你的市场策略?
由于我们都带入比较niche的品牌,而且我们也很少打广告,所以都是以半被动的方式日让顾客找上我们。我认为我们的顾客一般上都是比较成熟的知识分子,他们跟我们有相同的频率,所以会懂得鉴赏我们品牌所独有的定位、特色和价值,很深入了解这些品牌在外国所享有的信誉、地位和名气。此外,新一代的消费者习惯上网,所以他们很容易便会查询到这些品牌历来的底细;以前大家依赖百科全书,现在则是任何事情都会访问维基百科,因而我们的顾客群都会是紧贴网络科技的世代。

如今,偏向医美的护肤品大行其道,而微整形的风气也日益强盛。对于这个现象,你有什么看法?它们会是美容界的革命旋风吗?
没错,它们慢慢举兵进攻,形成一股强大的势力。我公司旗下的Dr. Brandt便是走医学美容路线的护肤系列,将microdermabrasion 结合在内。至于说到整形,我觉得只要不要太extreme就好。至于单靠护肤品,能否达到跟整形一样的效果呢?根据科学理论,那是不可能的事,毕竟我们的肌肤是由表皮层、真皮层和皮下组织三个部分所组成,要达到完全逆龄回春,那是护肤品所办不到的。护肤品可以帮助你维持皮肤现状、延缓老化、看起来年轻10岁,却无法翻然逆生长。一些号称可以“达到零毛孔”、“像婴儿的皮肤一样滑嫩”、“完全没有皱纹”效果的宣传噱头,都是哗众取宠的无稽之谈。就说美白好了,它只能够做到某个极限的程度,因为人是不可能完全把黑色素抽离出来的,只能将之淡化或抑制生产;反正现在大家都靠电脑软件来修容。想要违反生物定律来重拾青春,我们通常都会建议去看整形医生,例如使用filler、botox、hyaluronic acid等。当然,进行微整形后,不代表你就不需要护肤品了,它还是不可或缺的必需品;只有双管齐下,才是王道。

你是一个极度迷恋巴黎一切事物的人,也引入很多来自法国的护肤品牌,如Laura Mercier、Diptyque、Dr. Sebagh等。其实你有没有想过有朝一日引入来自东方的品牌呢?
没错,我很喜欢欧洲文化,而且他们对打造luxury很有一套鞭辟入里的经营概念。不过,我觉得反过来关注东方的品牌,也是满值得玩味的一件事。我正在留意一个来自日本的品牌,叫uka,护发品和指甲油是他们的主线。引入亚洲国家的护肤品牌,其实我有在暗中盘算,都会是我考量的范围之内。我想我或许会到美容天堂韩国勘查一番,看看有什么值得发掘的品牌,不过通常他们都是隶属一个大集团,代理方也早已遍布世界各地,而且他们对于香氛尚未像西方国家那么专精。



对于一个日理万机的现代都会男,你会推荐旗下的哪一个品牌?
我会推荐Caudalie。它是由一对夫妇合力经营,以天然葡萄籽为产品的主原料,并注册了专利。葡萄籽具有卓越的抗氧化作用,而且产品不含任何添加成分,能够带来显著的护肤效果,从防护到抗老。此外,它的价位算满合宜,包装也不花俏,极其适合嫌麻烦、怕复杂的男性。Caudalie男女皆适合,其实有很多护肤品是可以两性共用的,专门开发多一条men line是满多余的事情,通常都是在包装上做得朴实一点以迎合男人的选择,不过功能并无多大差异,只是加入剃须保养品项而已。此外,我们旗下贩售的香氛如Creed、Diptyque、Figue de Vigne等,一样是男女合用,只是男生一般上不会选择偏向花息的香调。

你说过时代变迁,从前的审美观不断演变,以前男生用一罐头发喷雾都不太常见,现在男人对于美的追求则有了大跃进的需求。你觉得男性美容会在以后有什么更进阶的趋势?
其实,纵观整个动物界,最美丽的其实是雄性动物而非雌性动物,好比雄狮有蓬松茂盛的鬃毛,雄孔雀则有羽色华丽的枕冠,如此才能凭靠漂亮的外表来吸引雌性动物的青睐。反观人类,以前的陈腐观念是主张男人只要多金就好,女人自然便会靠拢过来,并视为可以托付的依傍。然而,今天的世界改变了,大多数女性已经经济独立,她们不需要靠男人的钱过活,所以在择偶条件上,她们会着眼在对方的外表,从许多厂商以俊帅的男性代言人来招徕女性消费者这个现象便可见一斑。我认为社会在不断进化的同时,男性也会越来越精于修饰外貌,如此才能获得女性垂青;男人之间对于美的不懈追求,随时可能会演变成为一种白热化的竞争,仪表欠佳的或可能还会遭淘汰。男生的打扮可以越拉越不设限,两性象征的界限也日渐模糊,比如长版衣、眼线、粉底等,男生也开始穿戴、涂抹起来,而不再是女性的专属。不过,我个人认为诸如柏金包、裙子和口红这三样东西,似乎还是不适宜套在男生身上,至少现代的我暂时还是接受不到。但社会的演化是难以预测的,搞不好迟些它们也会变成寻常普遍的事情。

多年以前,除了专攻美容护肤领域外,你曾有过想要拓展其他副业的念头,好比开设Kensnack、Kenscafe之类卖西点的patiserrie概念,那么它们还在你的未来蓝图里吗?
我一直都喜欢做蛋糕,但还没有到专家级的水准,对于经营patiserrie这一块也没有深入的了解。最重要的是必须遇到对的人,跟有专业资格和深厚经验的人合作,才能让整件事成立起来,所以我还在静待其成。



除了patisserie外,你还有什么想要展开的计划?
现在开始进驻本地的NARS和Jo Malone,其实跟我创立的Kens Apothecary是拥有相仿的概念;说到拓宽Kens Apothecary的版图,其实它的发展空间还是很大。须知美容是很大的一块版图,skincare machine便是旗下的一环。Caudalie有连带性提供beauty spa服务,并附设三间cabin room为顾客进行护肤疗程。我期待下一间Kens Apothecary可以开辟更多见间cabin room,成为规模更大的美容中心。

身为Kens Apothercay的创办人,为工作汲汲营营的你,曾说过5年后想要退下来,并正在学习如何退休,那么怎样的生活才是你认为最理想的状态?
真正从职位上退下来时,我不想完全无所事事,依然寄望有一项工作可以成为我的另一个重心,但要是适而可止的分量。我希望到时一周可以只工作2天,然后5天留在家里休息,听听音乐、看看戏,同时放入心思去经营自己的嗜好,让作息达到一个最完美的平衡。

你刻下学习要在以后如何退休,那么你已经开始着手筹谋,并物色接班人了吗?
要找到可以完全信靠的伙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由于弟弟是我的合伙人,自然值得信托;可是若没有血缘关系的话,就另当别论。我有在积极培训接班人,很开心一些离开公司的旧员工在国外转了一圈后,眼界和见识都开阔了,却还是选择回来,证明我的公司还算不赖,不会逊于外国的其他企业。对方若要符合我的条件,标准是他本身做过的10次决策里,有7次都被我认同的话,那么对于接管业务方面,他的能力算是八九不离十,也证明在相当的程度上,他已经具备独当一面的领导能力。但要找到接手的人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因为也有些你看好的员工还是不定性或有离心,所以目前还在仔细观察中。


text /  Kit
photography / Hanz
fashion direction / Anderson Chong
all outfits by Hackett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