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1, 2016 @ 09:21 AM

比利时最红的人像摄影师Willy Vanderperre谈年轻化摄影

Raf Simons长期合作者、摄影师Willy Vanderperre在《1 Granary》杂志中,谈起他的创意叛逆、年轻力量与驰骋时装界的掌舵之道。

“青春期”不是时装摄影的罕见主题。尽管年轻人勇猛大胆的能量给多数时装摄影师带来灵感,摄影师Willy Vanderperre好就好在他能分辨出这种能量的细微差别,将疏离与开放、冷淡与脆弱平衡起来。

正是这种能力让他能在时装界跨升重重层级,与造型师Olivier Rizzo、化妆师Peter Philips、设计师Raf Simons一起,接棒“安特卫普六君子”,成为同样出身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的亲密伙伴与朋友,以他们创造的革命性形象重塑时装业界。

Vanderperre本人,却与人们或许从其作品中能猜想的不一样,是一个更为温暖的存在。他身穿黑色Thrasher马球衫、Puma球鞋、牛仔裤,将摄影师的谨慎与当下经典的青年风格向标无缝结合。

我们在巴黎洋溢东方情调的奢华酒店香格里拉见面,在这样的背景下讨论反叛的创造力似乎不甚恰当。谈话时,他的手机从前胸口袋滑出来,打碎了玻璃杯,也刺穿了休息室的沉默。他开始大笑,你可以看得出来,尽管Vanderperre是这样一位国际明星,在这个时刻他依旧是悄然叛逆的新浪潮少年。这份叛逆虽然不足以让他故意打碎玻璃杯,但足以让他偷偷享受这番乐趣。

Alexandre Saden:Antwerp (安特卫普) 这座城市,似乎已两度成为繁衍创意天才的土地,之前是“安特卫普六君子”,现在是你、Raf Simons、Olivier Rizzo和Peter Philips。是什么让这座城市成为这些运动风潮的起点呢?

Willy Vanderperre:这个问题是最关键的,但我不太确定要怎么回答。我想,安特卫普挺好的,是个小而美的城市。

但比利时就实在是太小太小了。从法语区边界到荷兰语区边界,一小时45分钟你就能走完。这可能是圣马丁的学生从学校到家的路程吧。所以在比利时,什么都是被压缩得很紧实的。

 

 


Alexandre Saden:究竟是哪样?

Willy Vanderperre:你会感觉,每天晚上你都有地方去,都有派对可以玩。这从来都是好事。在那时,那就是音乐、夜生活与艺术所在的地方。如果你身处一个与你志趣相投的紧密小圈子里,还会发生别的事。会吸引别的人过来。

Alexandre Saden:为什么你觉得身处这样的小圈子是件有价值的事?

Willy Vanderperre:主要是能和志趣相投的人、你相信的人呆在一起。想要鹤立鸡群,做点变革性的东西,光凭你自己其实是件很难的事。如果你能够召集一些人,创造一种新能量,这些人又能激发另一些人,这就很重要了。你的小社团茁壮成长,都是这样成长起来,进行扩张的。

但从另一方面看,我也相信那些独自、缓慢、稳步发展的人。如果他们的作品够好,就一定会受到关注。这一点我依旧是百分之百相信的。但在小团体里,有时候你会觉得挺好,能够与同伴们一起,一起交谈做事。分享是件好事。分享你在做的事、分享你自己,这没什么不好的。

Alexandre Saden:你似乎挺经常拍摄年轻人的,有什么原因吗?

Willy Vanderperre:即使拍摄对象不是年轻人,我还是会努力作出尝试,让作品带有年轻色彩。年轻是一种情绪,是一个爆破点。你17岁或是19岁做了什么,能改变你整个人生的游戏规则。整个世界在变,你张开了自己的眼睛,打开了通往一切事物的大门。

我总是会被吸引,因为这是人们一生中如此重要的时期。你开始挑战自己,同时也开始真正认识自己,因为你会问一些很重要的问题。你不得不离开那些真的很天真无暇的东西,你得多多少少放弃一点童年回忆,因为你要到更大的学校去,别人会用不同的方式对待你,因为你在他们眼中是某个特定样子的人了,也不会有人教导你你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在别人的眼里你是什么样子的,这其中有种很美也特别真诚的东西,因为这展露了一种脆弱。一种脆弱、怀疑、被压制的怒火,是这种感觉。在他们眼里发生了什么,以及他们存在的本身,有些东西是极为重要的。如果你现在17或18岁,那么过了一年再看,你又是另外一个人了。所以能够捕捉那个瞬间真的很好。

我是那种在一种又一种迷恋中过活的人。有些人,我会一直带着走,我会经常回头去看。在我拍摄的照片中,你能看到他们不同年龄时期的样子,这是很特别的。这就是你制造一种联系的方法,这就是你努力去寻找的情感。有点像成为了一个家庭的一部分。

 

 

Alexandre Saden:最近你开始做视频,做得怎么样了呢?

Willy Vanderperre:我超级兴奋的!我其实做了一段时间了,五年多前就开始做《Naked Hartland》,现在终于是可以成片了。这整个与我平常的拍摄很不同,作为一种媒体介质也很不同。我特别希望能有一位摄影总监。Nicholas Karakatsanis就是很完美的人选。可能有点奇怪,但是能有另一位摄影师坐在你旁边和你一起,也会带来丰富视角,给片场带来另一种不同能量。这很有趣,你可以开启一段开放式的谈话,讨论图像与光线。

Alexandre Saden:对时装摄影与视频拍摄来说,很常见的就是需要团队合作。你作为时装摄影师,总是需要与造型师和设计师合作的。这样的工作关系是如何发展演变成长期合作关系的呢?而且如果你与某人合作很多年,片场还会出现不一样的能量吗?

Willy Vanderperre:当然会了。我认为这就是最美好的一点,也是最令人兴奋的一点。同时也很令人放松,这简直是世界上最困难的事情了。难就难在你已经建立了长期的关系,你必须得不断提升自己,任何时候都要令他们印象深刻。

Alexandre Saden:所以你也要令他们印象深刻?

Willy Vanderperre:是啊!你得更加逼着你自己去提升,所以会越来越难。好的地方是你能得到理解,他们知道你是从哪里起步的,图像、情绪、思考还有你想创造的氛围。所以这样来说会简单点,但同时也很难很难。

Alexandre Saden:在时装界工作,也意味着你要学习去掌舵经纪人、造型师、模特选角等等一切。摄影师怎样做才能做到最好呢?

Willy Vanderperre:作为摄影师,你非常有可能也会有经纪人为你打理。首先,你要与自己的经纪人建立开放诚实的关系。你得与他们建立联系,所以要找到一位合适的经纪人也满不容易的。

造型师也是一样。也是要努力去想法相似的人。你得去探索不同的观点与个性,再找到那个你能有共鸣的人。最终你如果决定要一起工作,那么应当尽量延长这段合作关系。就这层来说,我通常会坚持一直与老搭档合作。

再说回经纪人,我还记得刚开始的时候自己实在太天真。我直接打电话到杂志社去。我、Olivier Rizzo 还有Peter Phillips就在周日下午客厅里拍好了作品,然后我就开始打电话。

 

 

Alexandre Saden:就这么直接打电话过去吗?

Willy Vanderperre:对啊,我们就这样:“哈罗! 我们刚拍出来了一些照片,相信我你看了之后一定会想登在你们杂志上的。”简直不能再天真。以至于有一次我打电话给某家杂志社的时候,电话那头的人问我:“你知道你现在在和谁通话吗?”我说:“当然知道啊,我想给你们做这个拍摄来着。”他们又说:“我认为你应该先和你的经纪人谈这件事。”然后我就开始想了:看来我应该去找个经纪人啊。后来我就去找了。

Alexandre Saden:现在你怎么看时装界?最近很多一线设计师不断跳槽,也总有感觉像是要发生某种改变。这会对你的工作有影响吗?

Willy Vanderperre:其实不太会。我想,这对摄影师来说这也是常态。如果你与某家时装公司固定合作,这就意味着你也要与这家时装公司的设计师固定合作。设计师更换的那一刻起,你基本也自动被换掉了,这很正常。这也需要休息休息。但现在所有事情都变化得越来越快了。我想,从这一层面来看,这就是时装世界现在的样子。时装界就存在于片刻之间。

Alexandre Saden:更快的节奏,你觉得这是好事吗?

Willy Vanderperre:我不会去看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我只是认为这不会长久。但到某种程度我也会觉得,我们还需要给予事情一些时间。

 

 

本文为Willy Vanderperre专访

刊登于第四期《1 Granary》

转载自 / BoF时装商业评论


Topics:  interview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