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1, 2016 @ 10:44 AM

杨谨华 重回花样年华

mensuno.com.my


不晓得怎么,都记得她是帅气背影。想大多是沾附了点演活过的角色,半强迫地收起往事封存,今日所见又不一般。慵懒、静谧,站在对面的位置,试图解读着她脸上慢慢洗出的细腻情绪,口中一句:“因为年纪到了吧”划破定格,于是乎,促成了想追溯回去的动机。不管是师娘,还是杨谨华,现在她为自己最好的记忆开了朵花,一股脑钻进那段与年华的对话中。
 
常对把松紧拿捏得刚刚好的人充满好奇心,不太冷又不太热,亲近却又有距离,礼貌十足却又偶尔吐露点小放纵,站在采访者本分而言,也总是等待观察着无意流露的一丝不同,就今天的杨谨华来说,是话语交替时眼神里厚度的变化。
刚开始还把这种有点悠远的驰放感,归罪给方才摄影棚里放的Sigur Ros,但随着开场推算着她从《我的秘密花园》开始身为演员的年份,“真的耶,已经15年了”,如大梦初醒般地醍醐灌顶,她的眼睛亮了。
 


没路可走 所以莫忘初衷

 
“常听到人家说:『你已经拍戏那么多年了,怎么还是这么单纯?』的时候,就想说我是该高兴还是该哭”,她笑着说。其实经历很多,总是会有撞墙期,很多好的、坏的想法也会跑进来搅和,单凭“那时候觉得这个(演员)世界好漂亮”的傻劲,也就义无反顾。最初也想过逃避,但改变发生在这一两年,“逃什么啊,后面没路走了,就直接面对吧”,有点苦口婆心的语气,这是杨谨华的真心话。
 
“我都还在想哪天我去打工,我真的有想过这件事”,她笃定地说着,“我想要回到以前我念书的时候那样”,惊讶地觉得这可能只是某个时期的异想天开,停下来想想,归咎还是那句莫忘初衷。“现在可能经历过很多导演、剧本,清楚自己要什么,难免会慎选角色。可是有时候,人生不需要太挑,回去最初的那个时候,那种热情的energy会很不一样”,诚如她说的,或许我们都太保护自己了。
 
来得刚刚好
 
心中不禁OS:“为什么是这两年?”,可能读到了点端倪的她接着说,“也该了,我都三十好几了(笑)”。可能处于这个阶段,都会开始想着手去慢慢梳理人生的脉络吧,一道道正视自己的问题,“家人、情感、工作,以前会觉得很烦,现在则是能面对就面对,不能解决就搁着,反正是有处理过了”。
 
不难此看出她一定有些好强成分,不然也不会能在竞争激烈的演艺圈撑到现在,《白色巨塔》不择手段的记者,跟她当是积极要让更多人知道的心境很搭;《败犬女王》则是对事业很拼,却对爱情迷惘的时候,“我觉得现在回想起来,每个阶段的那个角色都是『刚好』合适”,或许带点引力法则拉扯下,所有都来得恰恰好,一如《一把青》里的秦芊仪。
 


面对师娘的人生

 
“当时听到曹瑞原导演的名字,心里的雀跃像海波浪翻腾(笑)”,连原本已接洽有意演出的舞台剧剧团都说;“你应该要去的”。二战胜利,内战又开,战火连烽时期,一个为爱私奔的女儿,一位飞官大队长的老婆,一个管理全眷村的师娘,那个年代的女人,眼里有些磨出的拗劲和刚烈。“这个人物的层次太多了,他不是行于色在脸上,他要靠很多眼神来铺陈。虽然前面一直是端在那边,可是我后来发现,师娘毕竟还是人”,这样的难度正是她想要去学习的,“只能不断告诉自己归零,这是我以前拍偶像剧所没有的”。
 
听着娓娓道来的那段故事,也像一幕幕温习着白先勇的《台北人》,心底白光、周璇歌声下,望着现在处于秦芊仪状态的杨谨华,“某种程度上师娘还真不愿意,但只能说选到了、爱到了,好几次放弃,最后却又自己走回来,像是个赌性坚强的人,我觉得就是个性造就了命运吧”。沉浸在这段最美好又残缺当下,她天外飞来一笔地又说,“我时常觉得,师娘心理那么压抑的女人,没有任何病痛真的很厉害”,跟着轻轻微笑着点头,但我想应该就是那口气的支撑,还有跟杨谨华一样的“没有其他路可以走”的道理。
 
下辈子还要当女人
 
顺理成章地提及杨谨华本人的爱情观,是否也能如此奋不顾身得爱上,然后下注,“现在自己会去思考,毕竟结婚跟恋爱不一样,当然我的时间也快到了(笑)。我希望找的男人,不是豪门,是好门”。

说着以家庭为重,一时间好像看见了她柔情四溢的那面,不知哪来的念头,觉得她好像已注定花多点时间在未来的小孩、老公身上当个家庭主妇,“我曾经答过不会,不过现在又看到别人的小朋友很可爱,所以有些动摇,索性就别想了”,她又马上接话:“我现在还没结婚呢,有关表演的工作,不管什么我都还是一定去,毕竟我是喜欢做事的人”。笑着,也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变的温润的瞳孔颜色,卸下点个性中硬气的成分,“我小时候也想过当男人,因为男生很帅,但现在不会,因为觉得保护人很累,我希望我下辈子当女的,撒撒娇就马上有人帮你做事,这几年,觉得当女生挺好的(笑)”。
 
不着边际地聊着,谈着2016年度想要拯救自己最讨厌的画画能力,想要跳出框框去尝试更多没做过的冒险。〈东山一把青〉的歌词忽地窜出,“今朝啊鲜花儿好,明朝啊落花而飘,飘到哪里不知道,郎啊寻花要趁早”,《一把青》里女主角唱的那首歌,绽放着时代下看破的人生,虽不知道接下来选择会是如何,但想必眼前的她,也会不时重返那些早已消逝的岁月中,更细腻地刻画着自己、角色,和未来更多的可能。
 

styling / Kevin Cheng  
text / Adrian Chen  
photography / Ajerry Sung  
makeup / Jenny Lin (妆苑)
hair-do /  Eva (Cubex)


Topics:  unogirl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