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08, 2018 @ 10:15 AM

迪丽热巴 / 洋溢青春个性的美好颜时代

准备好阅读这位新时代女神的内心世界了吗?

刚刚满25岁,成名并不久,有青春、有美貌、有事业,对于一个90后女孩而言,迪丽热巴已经拥有足够多了,但她并不傲,因为对自己所拥有的并不自知。

在她的身边,你能感受作为年轻人的那种活泼,但这并不影响她的自我表达,认真,甚至带着点儿严肃。

我们问她:“为什么不像同龄人那样享受青春?”

她认真地答道:“如果25岁就已经在享受,那以后怎么办?”

今年25岁的迪丽热巴,早早就晓得为自己的人生添加一些内容,也忍不住打开过往细细琢磨。眼下,她正在拍一部新的电视剧《一千零一夜》。封面的拍摄定在了北京冬天的一个晚上,迪丽热巴刚从杭州剧组飞回来,一旁工作人员说,今年她的工作都安排得很密集。我们问她:“为什么不像同龄人那样享受青春?”“如果25岁就已经在享受,那以后怎么办?”她惊讶反问,她甚至不知道网上正在热议的各类话题。

除去做演员,外部世界的变化,迪丽热巴都是用偶尔得来的碎片时间循着朋友圈拼凑起来的。“好像一阵风潮似的,突然间集体秀了马甲线,突然间大家又开始热议佛系90后,谁知道明天又会怎样?。”她显然并不遗憾自己错过这些纷杂的信息。

“如果说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毕业生,或是做着其他的工作,我是可以慢慢来的,因为我还年轻,可以慢慢等待自己爱上这份工作。但是我学了表演专业,我知道自己不止是喜欢,是热爱,而且演员这个行当,并不是说你是新人就可以少承担点儿压力,观众对表演的要求是一视同仁的。”

前些天,迪丽热巴突然回忆起以前生活上的细节。“学生时期基本都是忙碌的状态,加上年龄也小,那些细节就被忽视了,现在除了拍戏,我有大把空闲时间去回忆。”

她想起爷爷去世的那天,当时老人已经住院了,有天早晨,父亲起来,说前一晚梦见爷爷,“梦得太差了,特别不好,我得赶紧回去。”他立刻买了当天下午的机票赶回伊犁。“那一晚,爷爷就去世了。爸爸算是见到了最后一面,通知到我们时,已经没有飞机了。”她和妈妈坐了一夜火车赶回伊犁。

第二天,走出火车站时,她远远看见父亲,不知是因为当时天气的寒冷,还是因为突如其来的悲伤导致的肌肉紧张,父亲缩着身体,两手插在兜里,看见她们时,伸出一只手招呼了一下,然后情不自禁地流下眼泪,远远地,迪丽热巴突然感受到父亲的悲伤,瞬间也哭了。

多年前的景象被她莫名地记下,在脑海里一再重复,慢慢清晰、沉淀,形成她对人丰富情感的了解。那件事给了她一个强烈的认知,每一个人与他人之间都是不可分割的,尤其是你和用了心的人。“当你很爱这个人的时候,对方的情绪隔着很远你都能够感受到。”

一路狂奔不停歇

2010年,迪丽热巴考入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送她去上海读书的是母亲,正值8月底,初到上海的她,第一印象就是潮湿、闷热。她对母亲抱怨,屋子里墙壁上都是水汽,像汗蒸房,她画的睫毛膏都化了。那还是一副小女儿的娇憨。

之后,她便开启了另一条路,并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心安理得享受大学生活。大学一年级的时候,日子并不轻松,早上六点钟出晨课,之后去专业课的教室擦地板,每一个练舞的孩子都会这么做,这成了生活中习以为常的事。不久就接了人生第一部电视剧的女主角——由经典红色名电影改编的《阿娜尔罕》。在这部电影里,迪丽热巴饰演阿娜尔罕,在四五十年代的南疆喀什地区,贫农女儿阿娜尔罕反抗大地主乌斯满的故事。

为了更好进入角色,导演和剧组要求他们提前去乡下体验生活。“我虽然是新疆长大,但对于南疆农村的生活全无了解。”出生在新疆乌鲁木齐市的迪丽巴,受新疆歌舞团独唱演员父亲的影响很大,从小除了每天跳舞,父亲还逼着她学钢琴、学英文。她至今记得,钢琴是一周两节课,英文是一周一节课,但每节课一上就是整个上午。对于童年的记忆,除了累几乎没有其他。我不喜欢玩儿,也不会跳皮筋,基本生活就是学校和家,“学校和小区一墙之隔。”她苦笑地补充。重复着,枯燥着,却也磨了她的性子。

根据每人角色不同,分配到不同家庭。其他两个女演员因为演地主家的女儿和老婆,所以住进了县长家,“有电脑、空调。”她则去了一家当地最贫困的家庭,体验了半个月没有洗澡、没有洗脸的生活。干农活、织毯子,摘葡萄、打馕等等,完全参与进他们的生活,以至于被认为是嫁到这家的媳妇。更多时候,她要观察跟她一样大的女孩们,“看她们待人接物的态度,看人的眼神、走路的姿态,害羞时的表情和语言。”

《阿娜尔罕》正式拍摄是在6月的吐鲁番,最低温度都有40摄氏度,火焰山都红了,时不时还有大风卷着黄土来凑热闹。第一天的戏是在6月3日拍摄,她之所以记得清楚,是因为那天是她生日,同时那一天的戏也让她记忆深刻——吊打阿娜尔罕。威亚因为镜头调度的问题吊得更高,因此,每一鞭子都是真实打在身上的。回到房间休息时才感到钻心的疼。

有一场戏是阿娜尔罕逃跑,被追捕,不小心脚踝扭伤肿得厉害,医生说是错位加韧带损伤,但过几天有她的重头戏,还需要跳舞,剧组为了保护演员,想找替身来继续拍摄。但她不想,认为自己第一部作品就用替身会后悔一辈子,也对不起观众。

从进组的第一天,伴随着她的除了酷热和拍戏的辛苦,还有与日俱增的忐忑。《阿娜尔罕》剧组除去迪丽热巴都是当时新疆最负声望的老艺术家。她怕搞砸,这是新人常有的心态,她时刻不敢松懈,太年轻,资历是一张白纸,只能边学边拍。“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学到塑造人物,理论课还并不足以支撑我去演绎一个完整的人物。”她比画了一个拧开罐子的动作,那是她当时刚刚学的无实物表演。

“拍戏间隙,我会不停地问我同学,今天表演课学什么,他们就讲给我听。”她发现,其实她已经比任何人都提早地上了这门课,她的学习场地是在剧组。拍摄的地方离驻地很远,有次她整整熬了三个大夜,扛不下去的时候,抽空在沙漠上躺一躺,轮到她的戏了,就赶紧起身接着拍。

迪丽热巴说,从那时起,自己就开始一路狂奔,没有停过。

钻研在表演里的感觉

年纪轻轻就出演女主角,后来又签了公司,在不少人眼中,这个漂亮女孩一路顺遂。但年轻也有年轻的无奈,没有所谓的老练,只能竭尽全力见招拆招。

接《克拉恋人》时,她演的《古剑奇谭》刚刚播完,虽然小有名气,对于谨慎的制片方和电视台来说,也不过是条件不错、有些灵气的新人。见了很多次,每次都绞尽脑汁去思考如何穿衣才能更符合高雯这个角色,但高雯这个角色的设定本身就比她成熟、自信、比她更红,还有她没有的阅历和老练——一个在娱乐圈已经经历风雨,事业上也凭着她的自信和才华风生水起的明星,个性浓烈,女人味十足。

辛苦争取来的角色,自然要用心去证明,越是求好心切,越不得章法。当时21岁的迪丽热巴一度表现不出大明星御姐的底气。“不太敢演,不太敢放开,我怕一放开,在镜头前就夸张了。”有次导演和制片人叫她去,婉言提醒她,真的太小了,很多情感上的东西把握不了。言下之意,就是再找不到状态,可能会被换掉。

“我当时在表演上的处理方法可能没有那么成熟,加上紧张,那次之后,就开始放开了。”她有些懊恼,自己已经出道两年了,有了一些表演经验,怎么又似乎回到起点,开不了窍,“表演上的事,你自己不开窍,没人可以帮你。”

她觉得自己是表演专业出身,“虽然舞台表演和影视剧的表演是不太一样的。”但她一下子又充满危机感,她觉得一直以来,自己拿到的考卷和别人不一样,别人的开窍可以随着年龄和阅历会自然带来变化,但她似乎不能坐以待毙。

真正让她开窍的是一场独角戏,“没有任何对手的。”剧本里只有两句台词——“老子 1 8年后还是一条好汉!”“好无聊啊!”剩下的全需要靠她自由发挥。当时吴强导演坐在监视器前,喊她先走几个位置,“摆了三台机器,导演指出一片区域说,你可以自己随便演。”“导演已经有换我的心了,其他人可能也隐约知道,大家都不知道说什么,场面一片安静,我就深呼吸一口,对自己嘱咐,演吧,豁出去吧。”

谁都很难想象,这样漂亮的女孩也有被困扰的灵魂。

当时内心崩溃的迪丽热巴跑到钢琴前,本来想弹奏一曲,可是紧张到几次都弹错,干脆一通乱弹……这些混乱的场面一气呵成,居然一条就过了,那一刻迪丽热巴知道该怎么演了。那次得到肯定后,之后的独角戏她总能演得层次分明气场十足。“反正从那之后,很多东西我都能自己把握了。”一个放飞自我的高雯呈现在大家面前。凭借高雯这个角色,迪丽热巴获得了2015年国剧盛典观众喜爱新人女演员奖。

迪丽热巴喜欢钻研在表演里的感觉,用她自己的话说,“我是真心喜欢演员这个职业,我不想慢慢来。”她想要创作有质感的角色,将自己生活中观察到的细节记下来,去捕捉一个时代的社会环境,人们的生活状态,再反哺于自己的表演中。为了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里的青丘小狐狸白凤九演活,她事先做足功课,翻阅了许多关于狐狸的资料,研究过狐狸的哭声,揣摩过狐狸的神态动作,再用到自己的表演中。

她想要迅速储备进入丰富的灵魂,让长久以来的习得之物在镜头前爆发开。是的,在大部分人还懵懂的二十岁出头的时候适合,她已经知道要求自己把握职业生涯的主动权。

from / Men's Uno China


Topics:  interview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