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07, 2017 @ 03:30 PM

杨乃文 新摇滚女爵的高傲与温柔

她的声音与个性,象征着无可取代的高傲和独特姿态。这样一股充满灵魂的音乐、极具穿透爆发力量的坚柔嗓音,正是人们持续相信且期待杨乃文的唯一理由。

蒙面唱将花房姑娘

“所以『花房姑娘』真的是你吼?”乃文被我劈头这么一问,着实吓了一跳。因为恰好拍摄通告的前一晚,我看到脸书朋友转发的湖南卫视新节目【蒙面唱将猜猜猜】,荧幕上头顶插满折扇、唱着〈忽然之间〉的蒙面女歌手,即使刻意转了个小调,不用猜也听得出那是杨乃文辨识度极高的特殊声线。

“你知道我为什么被你吓一跳?因为公司有预备明天发片记者会,但是没有料到这一招,提前被问!”

碍于保密协定,乃文当下并没有正面回应我,但随着节目一路开播,那位对花粉过敏的花房姑娘卸下面具,谜底昭然若揭。众人都不敢置信,乃文怎会想要站上那座舞台?“两个多月前蛮沮丧的,因为家里很多事,朋友劝说不妨试着去做一件很恐怖或不习惯的事。当晚就接到公司派来这份任务,我马上说好,大家都吓到了。”

她在节目上自承:“我一直觉得自己没有综艺细胞,天生又很容易紧张。身体会发抖,听得见心跳加速的那种紧张。”如今的她试着打开心房,好像也没什么过不去的了。

眼前的乃文明显削瘦许多,她笑说现在好一点了,之前瘦了快五公斤。“我大部分都瘦在脸上,事实上肉非常非常多,只是东遮西遮,真的遮得很努力,也许还蛮成功的,大家都觉得我很瘦。我会露的地方都还算是比较纤细吧,其他地方都包好了。”

认真说来,新专辑宣传其实才正开始,之前一直都在忙别的事,乃文坦言从出道到现在没这么忙过。“我忙到快撞墙壁了!因为以前的忙跟这次的忙是完全不一样!前半年一点都不忙,就在录音快要录完的时候,莫名其妙就跑出一堆商演,全部都挤在这两个月,大家就开始错乱起来,我连拍自己专辑的时间都没有了!”

那种忙碌是交错的,一会儿这个东西在总彩,同时间又在对另外一首歌的Key,所有各异其趣的事情都在同时进行。“像之前第一次去北京参加「大事发声」表演,那几天真的好累,前前后后因为台风、厦门音乐节延后了一个礼拜,导致所有乐手和我都没有时间彩排。去到那边Sound Check的时候,我们只能尽量把所有的歌顺过一遍,加上很多乐手都新的,那一阵子实在很ㄍㄧㄥ。”

后来大伙饿着肚子回到饭店,没想到周边不仅没有商家,就连Room Service服务也早结束,偏又刚好那一次出差没有带泡面,对她来说真是一次很奇特的经验。

火星电台创意撞击

睽违三年才发行第六张全新录音室专辑,好奇乃文今回意欲透过音乐传递给乐迷何种讯息。她直率地笑说:“您真可爱,把我当自己的企划。这些都是我从来不闻不问的,包括人家问我表演是几点开始的都不知道。”

实在怪不得她,专辑录完之后,自己还要跟混音、编曲等后制对细节,商演又突然同时间进来。不只要跟摄影师乔时间拍封面,弄到后面只要她有一两天在台北的空档就抢拍一支MV。“我只大概知道目前会拍五支MV,打歌什么问他们(指着身旁宣传),我真的不知道,我也不太在乎。”乃文坦言,自己从来没有做过一张主题概念式的专辑,音乐或许有想要说些什么,交给乐迷们自己聆听体会就好,因为喜好就是喜好。

“就像我刚跟发型师说:我们现在抬杠的是我的喜好,你说什么都不会赢。即使我从头到尾都是错的,你还是输!”语毕她惊呼:“我刚刚第一次这样说出口,还不错吼?自己都发现这样很好用。”

新专辑《离心力》里有五首歌,是由中国首屈一指的双人团体火星电台包办词曲与编曲制作大任,电子元素结合摇滚调味,与乃文特质鲜明的音乐气场一拍即合,也开创了整张专辑的未来感与新格局。“我原先根本就不认识他们,收歌过程选到两首歌都是他们的,都很好听,而且两首歌的状态是非常不一样的。就试着真的在制作上一起合作,没想到他们开始很积极地一直丢出全新创作,就连身在台湾录音室都还帮我写歌。”

乃文觉得特别有趣的是,他们虽然有独特的电子风格,但创作出来的五首歌都不一样,连雷同都没有,跟他们合作是很开心的,但录音的过程也很像在战场。“

感觉我跟其中一个大家几乎都要互骂了,因为他讲话很大声,会突然就爆出来:「这谁写的,老师?怎么那么好听啊?」(可能前面会有个『哇操!」)

我就会跟他说:「老兄,你离Mic远一点,知不知道你每次大喊的时候,在里面戴着耳机的是我耶!」”

一个是在编制的时候花较多时间,另外一个则会主导配置,一个在前面吵,一个在后面打电动,令她哭笑不得。“要不就是跟我说:「你别看我,在内地的时候,都是他在睡觉,我在工作。」

我说:「没关系…你们两个搞定就好。」”

乃文细想,自己很少遇到这样工作一下就变成还蛮不错的朋友。没有特别礼貌或客气过,或许应该要这样相处才会是朋友吧。

离心力爱情观

关于歌中唱诉的感情观,乃文直言目前状态是零,所以个人现在没得讨论,但她特别钟爱灵感源自于天文学名词“洛希极限”、由葛大为填词的同名歌曲〈离心力〉。

“作曲家黄建为对我们说,这首曲子是看着Jupiter(木星)写的。那时候葛大也在,没想到后来他就写了一个〈离心力〉,我觉得他们很互相配合。用离心力比喻感情关系,其实还蛮微妙的。我觉得这首歌真的是他妈的写得太屌!葛大这一方面很厉害,个人十分佩服,所以我唱得也特别有感觉,一个音都不用改。”

乃文透露,葛大为其实还耍了一个小把戏。他有发歌词给别人写,命名各自不同的三个版本,在同一天交由全公司一起盲选,最终他的版本竟是唯一首选。“我没有想到他会那么做,反正他也是这张专辑的总监,所以…心机很重!”乃文很是讶异,〈离心力〉最后会被选为第一波的主打,但是当这首歌名出来的时候,好像也没什么好去讲的,应该就是专辑名称了。

〈离心力〉有很多角度,非常容易让人对号入座,包罗了人际情感的各种关系,并非单一方向的爱情。每个人听到这首歌,感受不大一样,光是这点乃文就觉得新鲜。还没公布之前给朋友们听,有人听到第一次就掉泪了,有人说为什么要这么黑暗。

“也有人说怎么听不出来是我唱的,我说因为他们在听我唱得多重。其实声音还是我的,我也没有选择另外一个唱法,只是唱得比较轻而已。我从头到尾觉得还蛮像我的啊!听不出来?之前专辑都没买吼!”

拍照的前几天,乃文还特地查过:向心力才是科学上面真正可以去证明的东西,离心力是推测出来它可能存在的。“最有趣的是,如果有往外抛的力量,你的重量越是重、越快速度朝向中心,就会被抛出得更远。如果你可以把自己弄得非常地谦卑、份量微不足道的话,其实你可以混到比较中央,而且一直环绕着。

所以我们在讨论哪一种爱情伟大,像我应该是刚刚讲的那种:喜欢就「碰!噗咻~」,然后谈几次恋爱,永远都是这样,没有学过乖,哈哈!我是很诚恳地说,这个事情发生了很多。”

但她也确实见过,有一个体发现对方总是甩不开,后来就在一起了,这又是另外一种厉害。

styling / 冯韦钦 ; text / 黄伟雄  

photography / PAUL CHEN  

makeup / 佳惠 ; hair-do / CIA CIA (ZOOM HAIR)


Topics:  interview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