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6, 2016 @ 05:49 PM

陈洁仪 / 好久不见

对于陈洁仪来说,在当红时离开歌坛,应该就是人生最大的流浪了。

“你一定要舍得、要输得起才可以。我知道,我是一定会回来的。” 未来她还有很多想去尝试,幸运的是,自己已经做了很多想要做的事情。

 

回首来时路

打从很小的时候,陈洁仪就想用表演作为自己的事业。小学就觉得自己蛮能唱,一唱歌就会有很多朋友跑来听的那种。“在那个年龄就已经知道,唱歌好像是我的使命。”读中学时学校里有合唱团,但她从来没想要参加,只觉得四十个人在一起唱歌很无聊,那时候就已经很想要极力表现自我。后来她和同学组了个团去参加歌唱比赛,朋友因为紧张唱不出来,结果就被淘汰。

老师竟然跑来说可以让她进大决赛,而且是单独的表演,最后她拿了第二名。后来老师每次遇见都央求她加入合唱团,甚至用每年会上演音乐剧的女主角头衔来利诱她。她回忆起那件粉红色蕾丝公主装:“好丑喔,粉红色的蕾丝!但我真的就因此而上钩,到了中二才参加合唱团。

后来中三、中四都延读,很好笑!”陈洁仪的性格里有很大的叛逆成分,想要做的事就一定会办到。妈妈从小就认为她很难管,家里打最多最惨的也是她。当年要入行当歌手时父母很反对,对家里而言是份暴烈的叛逆。后来当她离开乐坛决定要去做一个OL,对于身边同事又是极大的反叛。

以前的陈洁仪纯粹就是个歌手,很多东西公司都会安排得很好,久而久之就变成一个发声器。当所有东西开始将自我压缩,甚至觉得不喜欢唱歌,决定在当红之际走出歌手的象牙塔,是陈洁仪人生一个非常重要的转戾点。“那时媒体都没有我的电话,还有人说我是去生孩子,但我认为许多事情低调处理就好。”自诣超级爱国青年的她,在新加坡国防部的公关部门担纲策略性工作。那段期间学到很多,她坦言如果没有那一段经历,应该也可能会唱不下去。

“以前的我在舞台上很有信心,在舞台下却没有,但那个没有信心不明显,会变成一种自我封闭,不想跟人家讲话。除了会唱歌,真的不会做很多事情。”现在的她可以做音乐总监或演唱会统筹,也是那段时间学会团队合作的逻辑概念,人生获益良多。

 

眼前不变的自己

因为参加【我是歌手】电视节目,让现今大众又重新认识了陈洁仪。无论是在参赛前后,身旁的人都希望她赢,便要她唱得澎湃一点。当时选唱的一曲《心动》,起伏只有一点点,比较是在心里面的情绪,编曲的音乐总监怕她会输得很惨,中间就硬来一点电子吉他和鼓,彩排时她吓了一大跳,坚持不妥协,一定要听自己。“我唱歌不是为了那个电视节目,或那五百个观众,假如一定要说有什么启发,就是:我们一定要知道自己是谁,要忠于自己!这样你才会找到知音,要不然你只是在栽培一些支持者。”

防止喷麦的那片网,回归乐坛进录音室后就没再用过。以录音师角度会说她的控制非常好,陈洁仪现在回想起来原因,自觉只是很自在地在唱歌,没像以前那样用多余的力了。“现在做很多事情都是很直觉性,以前比须做很多Study,有一点为了不一样而不一样,现在没有那个包袱,反正是什么状态就是怎么样,所以还蛮自由的。”

等了这么多年,首先当然还是要亲身听进她的歌,创作概念是一回事,透过别人的耳朵或听到声音,又会变成另外一个东西,所以她也很喜欢听到旁人的反应,自己可能因此还得到了一些养分。制作新专辑时只有一个方向,就是“纯粹”。无论是在词曲收歌、编曲,甚至造型和专辑设计,都是很极简,它的简单里面不是Boring的,很丰富的。“我跟编曲沟通时很讲究整个画面,我要求他用最少的乐器,给我最满的感觉。”Less is more,这也是她现在对所有事物的态度,包括审美观,对时尚,对生活。

丰盈多元的音乐态度

睽违十二年的全新国语大碟《天堂边缘》里有许多故事,歌词也反映了陈洁仪现在的人生态度。有过一定历练的人,可能会比较容易体会〈生命有过你〉、〈被风吹散的人们〉这两首歌的意境。“生命里有些过客,无论好坏都是令人感恩的,因为它造就了现在的你。我很喜欢其中几句歌词:我要活出你存在的证据。即使那个人现在已经离开了,你现在的生命就是他曾经来过的证据。”

论到曲风,大家会比较惊艳那首很爵士的〈别问我为什么爱你〉。陈洁仪早年尝试过很多曲风,包括沙发音乐也走得很前面。但这次是很Out White的、比较50年代的传统Swing Jazz,包括所有乐器都是,在专辑里面应该是第一次。现在的她更能自在游刃,太年轻时反而无法唱出那份不经意的慵懒。专辑同名曲〈天堂边缘〉的曲调很新,表达的情绪很强,是她超喜欢的诡异,带点自虐式的歇斯底里。

为了回馈广大的香港乐迷,加上自己也超爱唱粤语,陈洁仪特别在新专辑里收录一首粤语歌〈错过不是错〉,不仔细听其实很难发现它是广东版的〈别问我为什么爱你〉。原版的〈别问我为什么爱你〉,是叶良俊和胡如虹十几年前写给张国荣的未发行作品。几年前她在香港推出《重译》专辑,翻唱了张国荣的〈左右手〉,让原创作者叶良俊很是惊艳,才勾起他的回忆从储藏室挖出这首歌。但在看过林夕写的粤语词之后,她发现不能用Jazz那么轻挑的方式,应该用一种平淡舒服、看破了,全部都It's OK的感觉去说。编曲也比较Retro,80年代舞曲的方式。“做一个Classic的东西,你的现代元素只要点缀那几样就够。而且一定要是很有机地进去,不能因为最近流行什么就硬要用,才能Make Sense整件事情。”

永远保持纯粹用心

结婚这几年,陈洁仪自认也没什么改变,身边的朋友也都是这样子,不会很黏人,很忠于自我。学到的是更有包容心,可能跟整个人的成熟,还有宗教的影响很大。“两个人在一起一定是要包容,我不相信天下有两个人真的是绝配。”现今爱情观反映在歌曲里头,便是好朋友潘协庆为她谱写的〈历久弥新〉,不要觉得感情久了就随便不管它了,很多事情还是要永远保持一份用心的态度。

别人对陈洁仪的感觉好像很Diva、很女人,其实平常的她很男孩子气,比较轻松随性,那个对比是蛮有趣的,两个面向都是她。制服就是不变的黑、白、深蓝、灰,黑白T恤和白衬衫。“我一直都很爱白衬衫,从〈伤了和气〉和〈心痛〉那时就是。就像唱歌一样,什么都试过了,才知道什么最适合你。衣服也是,20到35岁的时候,什么都要试,慢慢的就找到自己的Style,最后还是舒服第一。”在舞台上就不能只是追求舒服,因为服装造型也是衬托整个表演的一部分。

 

历久弥新的心境

这几年,只要碰到下雨,就会想起她曾唱过的〈一个人的圆舞曲〉。洁仪说,有一首新歌〈忽然的雨〉要送给下个阶段的我。她选择只用一个钢琴,而且是同步录音,那个感觉就是突然下起雨,然后让人想起某些事情,如此随性简单。所以那时只录了三个Take就完了,因为不能一直磨。“可能我们都更成熟了,会更贴切眼前的心境。”

她其实不是很爱拍照,尤其是在摄影棚里面会很不自在,觉得光很假,毕竟她不是个Model,而且要迁就镜头。因此专辑和MV都选在台湾的户外风光,因为对于台湾拥有浓厚的情感。台视隔壁的珍蜜排骨饭、华视旁边的阿婆甜不辣和烧仙草等美食她都如数家珍。很多以前的联系还在,又有碰到很多新朋友的感觉。她笑说,“台湾人本来就很Friendly、Nice,而且我懂你们的Tone,所以就算我没见过你,也是感觉很亲切的。”

对于现在的陈洁仪而言,因为放过了很长的假,一切都是焕然如新的美好。“就用享受的心态来听我的音乐吧!让音乐带你去该去的地方。”

styling / Beryl Chang ; text / Wilson Huang

photography / 杨林(阳阳挥洒影像) 

makeup / 陈聆薇 (Diva Beauty)  

hair-do /  ROCK (hc hair culture)


Topics:  interview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