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9, 2017 @ 11:57 AM

Alvin 钟瑾桦的一百种可能

“我承认自己是个复仇心很重的人......”

从Alvin钟瑾桦的身上,看到很多无形的挣扎在剧烈地喧嚣着。那像一双试图挣脱铁链的翅膀,自他背后向空中奋力展张,然而因为链锁牢固,只能一路使劲扑打、羽毛纷飞,脚步处于升离地面不到一尺地悬浮着。这条铁链,来自于时机的困囿,也来自于自身的标签。

从18岁参加新秀至今,出道已届8年,事业正处于转变的关口,Alvin难免会急着想冲撞出一道缝飞向别的天空。另外,他那一张天生单纯无害、似乎不见岁月留痕的娃娃脸,在26这个年岁也变成一个尴尬的过期护照,有时候还成为离境前进的关卡屏障。

这个阶段让人想起《X-Men》电影里头的变种人“Angel”,羽翼从背脊的肉体里艰涩地抽长出来,尽管像阵痛般尖锐难耐,甚至还搞得一片血肉模糊,但最后展翅飞天的自由和骄傲却让人发了疯似地热烈向往,Alvin的破空欲望从来都不是一种不着边际的妄想。

到了这个年纪,钟瑾桦还是长得像个学生,这对很多人来说上天是一种难得的眷爱,多少人希冀这样一张逆龄的童颜。可是Alvin却觉得这带来了困扰,尤其是处于现在这个阶段,反而成为了一索窒碍的捆绑。

“因为形象的关系,常常电影找我演的不外就是文静的学生、乖顺的儿子或主角们憨厚的朋友……这些性质扁平、感觉大相径庭的角色,让我觉得难有突破。我认为演戏是一件好玩的事情,拿到什么角色就要去演活它,所以我希望可以挑战一些罕有的、甚至比较偏锋的角色,就算是杀人魔、强暴犯或者劫掠银行的盗贼都好,至少可以透过戏剧这个窗口跳进去感受这些边缘人物的感受。我总是主动向导演毛遂自荐,如果有什么好玩的角色请记得找我去试镜,千万不要被我的外形所蒙骗或制约了。”

他盼望转型的渴念,从前年的《与生俱来》MV不难窥出,理了平头的他显得成熟不少,曲风还是鲜少尝试的摇滚,让许多人惊叹于他的急剧转变。“我不介意展现自己深沉的一面,”感觉上一路被乖乖牌这个沉重的石碑压得很久的他,很想好好透一口气:“除了作品外,我认为平时展现出来的行为举止也是形象的代码。我觉得以前的自己比较好声好气,会给人好欺负的感觉,所以我现在学习不再勉强伪装自己,适度展现自己的真实情绪,也对一些不喜欢的事情表达拒绝。”他认为适度的“拗”很重要,是在这行保护自己的一种做法,否则只能被人当软柿子那样“打压”或“贬抑”。

那么急于脱离乖巧,带着一股绝地大逆袭的冲动,其实Alvin很早以前就从无数讥讽和批评的声浪中走过来,只是被那张温祥稚气的脸孔所粉饰和隐藏而已。“不要再单看我的外表作出预判,我当然也有自己的暗黑面。我不讳言自己是一个复仇心很重的人——我所谓的‘复仇心’,其实是想向曾经瞧不起我的人大力反证,而不是去硬碰硬正面‘对质’。”他接着详述:“曾经有人批评我如果不是依靠前公司便没办法在这行走下去,这句话听进我耳里,也一直记在心上。我将之视为一种激将法,化作不断鞭策自己的动力,并希望透过自己干出来的一番成绩可以让对方哑然无言,以积极的行动塞住对方的嘴。”

这一股暗黑面,非但不具破坏力,反而充满了发奋的建设性。这驱使他不断扩张事业版图来证明自己的实力,从第一次在网路自学吉他谱写而成的首支创作曲《与生俱来》到早前参与拍摄马来剧《Suri Hati Mr. Pilot》饰演一名威风凛凛的飞机师,都是他在事业里程碑上一记记的小突破。“《与生俱来》是自己从YouTube学了几个吉他和弦后所写出来的作品,原本被前公司退件,后来加入新公司后再拿出来发表,却意外地获得大家不俗的反应,我也感受到很大的鼓舞。”未来会再钻研其他乐器?或者立志朝唱作方向发展吗?“我不会刻意勉强自己走唱作路线,只想先把吉他精进好,并希望每年可以有一首自己的创作就好了。”

最新作品《Don’t Ask Me Why》是出自本地创作歌手Hanz郭文翰的手笔,那么歌曲暂时需要仰仗外力的他,是否会常常向同行取经、不时物色心仪邀歌对象?“这首是我问他有没有适合的歌曲时他给我的,后来我在灌录时他忽然想要回、开始有点后悔,可惜已经太迟了。”他说:“我觉得我们喜欢的歌路有相似的地方,彼此的音乐理念也满接近。不过,最近他写给我的一首歌,因为我忙碌太迟回复而随后被他公司要了回去,但还是会拜托他往后再为我量身订造新歌。”

至于另一位创作歌手罗忆诗写给他的《守护》,他称赞说:“那是我自己早期很喜欢的一首歌。”那么未来还会有谁被列入他邀歌的欲望清单里呢?“Bell宇田吧。不过我更想跟她一起合唱,我觉得我们的声线应该会很搭。”他回答。至于马来市场,他在本地一个马来娱乐颁奖典礼“Anugerah MeleTOP 2017”的“Artis Terbaru MeleTOP”选举中成功从20强挺进5强,入围者唯独他一个华人,至于其他竞争对手他认为都很强。

“我觉得十分难能可贵,也觉得是进军这个市场的一支强心针。入围名单公布一小时后,就有马来剧组打来要我出任另一部马来剧的男一,戏份非常重,预计7月开拍,但目前细节还没有明确定案。”他振奋地说:“去年我发了一首马来单曲,虽然反应不强,但我希望接下来可以有机会搭剧再推出马来单曲。”受到这个新未市场始料未及的认可,让他不禁对下一步重燃了希望。Alvin一步一步积累出来的成绩,除了是受到那股不服输的、健康积极的“复仇心”所驱策外,也是因为曾经经历过无数起起跌跌,才磨练出了他坚韧的意志力。

“说到最迷茫无助的低潮期,是当外界知道你是艺人时,你却知道自己并没有收入、没有工作。每当家人问起时,我都不懂该如何正色回答。这个低潮比起参加新秀后的沉寂阶段,更让人消沉,还想过要放弃。”他沉缓地忆述:“所幸,每次陷入困境,我总是会遇到贵人出来帮忙,让我度过一个又一个难关。我想这可能是上天还想我继续走下去吧。”

这期间,尤其是在最近的两、三年,他认清了很多事情,也看透了很多人心。“表面上对你好的人,不见得真心想帮你。看起来很坏的人,反而心地很好。”他说:“这需要你去亲自体验才能慢慢参透,所谓经一事、长一智。最重要的是,经历过后要更懂得戒慎保护自己。但是,没有见识过人性的黑暗,就看不到光明的一面,不是吗?”语气里透出对人世还是抱着无限希望。

返顾过去,他一开始觉得自己是个悲观的人,遇到挫折就会想哭,后来逐渐发现到任何看似穷途末路的事情还是会有生路和出口,让他开始学会转念。“这把我训练成更乐观和坚强。举个例子,虽然最近大家都埋怨经济很糟糕,但却是我这半年来收入最高的时期,所以正面的思维可以帮助克服困境。“他说:”我觉得有时候不要听太多外界的声音,要相信自己内心的呼喊,主导自己眼前的路,并趁年轻时好好大干一场。虽然凡事起步难,但只要跨过了这道艰巨的过渡门槛,便是你展翅高飞的时候了。”

从悲观慢慢过渡到审慎乐观,一场相谈下来,才发现在荧幕前一贯阳光的Alvin,其实有一个浅浅的影子正静悄悄地搁浅跟在他身后,为他整个人形成一个深邃灰暗的基底。这一片将他罩住的、雾蒙蒙的灰翳,具体来说是一种无以言说的忧郁特质?又或者是他自嘲的跟外表形成高反差的老灵魂?其实早在中学时光,他就已饱经人世风霜。

“我从小学就开始打工,养活自己成为每天的功课。我在杂货店、快餐店、服饰专柜……都打过工,从直销、保险、补习到司仪无不涉足过,甚至试过一天内搭巴士奔波往返,只为了办活动来维持生计。”他说:“比起其它高中同学,我的心智比较早熟,当大家都在忙着追女生、踢足球、打电动、看电影……的当儿,我却要赶着放学后去挣钱。那时候我已经认清许多现实面,也警觉到金钱的重要性。我都觉得那时身边的人都太稚嫩,难以有思想上的交流,一般上结识到的朋友都比较年长,比如学校里会掩护我因为打工迟到上学的临教。”

正因为这样,才让Alvin蓄积出一份过人的韧力,让他可以熬过人生的一个个考验,即使历遍人情冷暖,还是像一株强风里不低头的劲草,始终顽强地挺立着。会不会是早经世故的原因,他才会提出想在35岁这么早的年龄计划“半退休”的念头?所以提早觉得累了或者腻了?“不,不。”他连忙否认,继而解释:“我没想过完全搁置下事业,我只是觉得世界很大,不应该只被工作占据而已。我希望那时候可以放缓脚步,在不同国家生活,比如在一个地方待上一到三个月,好好感受当地文化,同时也要拨出更多时间来陪伴家人。工作上,我可以更择善固执,只挑拣我觉得有意义的来做,像是拍些比较艺术性的电影,不必再顾虑商业性,当然这必须先等到我真的储够了可以站上那个位置的价值。”

于是,短程旅行成为现时他冲出人生四壁的一种放逐、一道脱离现况的缝隙。“在陌生的国家、陌生的人群里,我可以真正做自己,不必有所顾忌地敞开心说想说的话,不需伪装、不必矫饰,也可以暂时忘记复杂的俗务。”目前最想去的国家是哪里?“美国吧,原本打算5月去,但眼见工作不断排进来,看来只能再从长计议了。原因是没去过,而且我一向有看美剧,想去勘查荧幕上的和真实之间有什么分别,是不是真的如别人所言,一般上出现在戏剧里的都是虚构的幻影,正如好莱坞电影所编织出来的假象。我不喜欢道听途说,所以一定要找天亲身去鉴定。”

平时不看台湾偶像剧或韩剧,反而热衷于美剧,有否在其中萃取到一些心得或养分呢?“其它地方的戏剧,总会觉得角色大同小异,演绎方式也万变不离其宗,可是美剧真的做到多元化,开拓出很多不一样的面向,不论是从专业团队、视觉特效再到前置作业,他们一点都不马虎,严谨得让人敬服。如果我的语言能力再强一些,我也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有机会到那里闯一闯,即便这对亚洲人来说十分渺茫。”不觉得有什么是遥不可及的,而不切实际也是一种追梦的浪漫,Alvin背后的羽翅以天真却果敢的姿势不断抽长壮大,冲着他认为没有不可能的高空腾飞,并将全部后天设限的链锁铿然割断。

styling / ANDERSON CHONG ; text & interview / 曹杰峰 ; photography / CHUAN LOOI@YIPIEYAYA STUDIO ; grooming / CAT YONG ; hair-do / JUNO


Topics:  interview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