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0, 2017 @ 01:52 PM

陈势安 你不知道的另一个我

陈势安的歌声像是刀,可以割开过往伤痛一一检视。

他唱出的旋律是线,那一字一句的词就是针,优雅地将受伤的裂口缝合,纵使在过程中不时出现需要咬牙忍受痛楚涌上心头,但是听他的音乐,每每就是一回摊开残酷现实并且自我疗愈的过程,等伤口结痂了,然后你又可以往前走了,什么都不怕了。

陈势安已经算是半个台湾人了,距离家乡三千多公里,回想十年前刚出道,发行第一张专辑《天后》时所遭遇的人生惨况,陈势安的声音虽然听起来平缓,但是谈起那些日子,总还是有些低落。“只闻歌红、不见人影”大概可以总括〈天后〉一曲在台湾大部分歌迷心中的印象,“那时候很惨,好不容易要发第一张专辑,准备要开始进行宣传,但是连我自己在内,都没有人发现我的工作居留证已经过期,竟然被遣送回国,所以第一张专辑完全没有宣传到,就这样留下一首歌,人就一段时间不能再回到台湾,当然宣传也就没办法做了。”

还好他的歌声够有记忆点,琅琅上口的旋律加上好记的歌词,成了KTV点播排行榜的金曲之一,这么一晃眼,十年就过去了,全新专辑《亲爱的偏执狂》投入新东家的怀抱,这次的陈势安看起来跟过去不太一样,留长了头发烫卷了,看起来雅逸时髦许多,加上高挑的身材,颇有那么一点欧洲模特儿的范儿。现在的陈势安,对于自己的未来,看来有更多最好的安排。

不幸运中的幸运

说起话来和唱歌一样好听,低沉中带的细腻的温柔,陈势安的声线仿佛就有一种令人着迷的魔力,原本从事彩妆行业因歌唱比赛而跻身歌手之列,这样的安排仿佛是早以注定好的了,“其实我一开始没有抱任何希望,歌唱比赛在马来西亚得了第二名,代表到香港参加全球性的比赛,我第一天就把旅费全部花完,想说在地方都只有第二名,怎么可能在全球规模的舞台上会打败其他国家的好手,没想到就拿了第一名,后来才有发片的机会。”

选择以台湾作为起点,是许多华语歌手的共同模式,看看过往许多新马歌手前辈的例子,那时候的陈势安拿到了这样的走入歌坛的黄金入场券,那时候的他,认为自己能够顺理成章地站稳脚步,不料总是会遇到不如意的状况,尔后发行的每张专辑,用他的话来说,都是每一次的“终于”。

“要说幸运的话,应该是我有许多作品是记忆点满高的,像是〈天后〉、〈势在必行〉等等,但是大家对我的人印象就会比较模糊,所以这次我自己觉得除了歌曲之外,还得在个人风格上有些转变,应该是更强调我自己个性部份,像是专辑主打外的其它曲风,或是在造型上的改变等等,这些都是我们这次有考虑进去的地方,不想让大家只知道陈势安只是歌会唱歌的『男歌手』,而是还有更多在表演舞台上的可能性在。”

成为生命中的艺术家

谈起自己对于舞台的热情,是从幼年时代就已经根深柢固的梦想,如今有机会享受这些炫目灯光与热情掌声,不仅仅只是希望站上去单纯唱唱歌,“我其实很羡慕像是Lady Gaga那样的表演者,她总是会有一套完整的Show,搭配上自己的畅销歌还有引人注目的造型,让她在舞台上可以成为一名真正用生命表演的演艺人员。”

心中一直有个全球巡回演唱会的计划,对于陈势安来说,那是一种被肯定的光荣感,有这么多人愿意听他唱歌,打开心中那扇忧郁的蓝色大门,从门后循着炙热聚光灯走向梦想的终极舞台,“前几年心中有许多东西在拉扯,像是发片计划延宕,又或是怕自己很多东西没有处理好,内心压力很大,忧郁症的状况会不时发生,不愿意让别人看到自己状况不好的样子,变成是我自己要跟自己抗衡,我的期待总是跟恐惧相互拉扯着,但我后来也告诉自己,我得去享受那个过程,才能让自己放松,否则如果我自己走不出来,也没有人可以帮我。”

眼前的陈势安侃侃而谈,他的声音微微地颤抖着,不知道是不是摄影棚冷气强力放送的缘故,又或是揭开伤痛时总有那么些“情怯”的情感,“不过我知道,当在舞台上表演时的我是充满自信的,就好像是一种治愈的过程,越能站在灯光下,听见歌迷们的支持加油声,心中那片蓝色的黑暗面就会被赶走,让自己成为一个为了舞台而活的勇者,一名生命的艺术家。”

情歌王子 VS 爆肌猛男

“用运动抒发自己的情绪,也是我的出口之一,可能也因为当自己专注在一件事情上面的时候,就会努力做到最好,所以当这次发片要准备拍照拍MV前,我们家的企划看到我时,说我把自己弄得太壮太黑了,会跟我过去的形象不太吻合,唱情歌可能大家也听不下去了。”

身高将近180公分的他,因为比例好的关系,看上去要比真实身高还要高上几公分,想像一个又黑又高的肌肉男唱起这次的主打歌〈好爱好散〉,怎么说实在是会令人不时“出戏”,“后来调整了自己的身体状况,因为大家还是比较习惯看到白皙忧郁的陈势安,但是自己内心有些不服气,毕竟我连全裸写真都拍过了呢。”

镜头回到4年前,男明星一箩筐地献上鲜肉,陈势安因为MV中大胆露出结实好身材,便有出版社找上门来,原本只是打算为自己的生活做个纪录,没想到在拍摄的过程中越脱越带劲,背面、侧面一丝不挂,“这样的结果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不过看着拍出来的成品效果很好,也算是为自己的人生阶段做个纪录,也没有什么不好,就像是我刚刚说的,我希望透过自己的身体去表演,除了唱歌甚至跳舞,这也是一种表演的方式。”

虽然通告行程繁忙加上刻意调整的体态,眼前瘦了许多的陈势安,身体的本质以及对于运动的喜爱相信是不会变的,有没有可能下回用爆肌猛男的形象唱着“陈氏情歌”呢?他说:“我自己也很期待(笑)。”

内心的偏执狂

睽违三年时间,陈势安“终于”推出全新专辑《亲爱的偏执狂》,这次在专辑中,我们同样可以听到他一贯的经典情歌,除了走进KTV必点的〈好爱好散〉或是在感情失意时不得不听的〈败将〉外,还能他更多在音乐上的尝试,抒情摇滚到时下流行的EDM等,“这次的专辑不只我自己很努力,所有参与制作的工作人员也都相当用心,毕竟我觉得自己不是最幸运的,所以必须是最努力的,绝对要发挥内心中最偏执的那一块,固执地把每一个部份做好,珍惜每一次带着新作品与大家见面的机会。”如此用力的陈势安,希望邀请你在〈天后〉以及〈势在必行〉之外,希望在下一个十年,听见他更多不同面向的努力。

 

styling / 冯韦钦 ; text / Patreeck Liao

photography /  Ajerry Sung (Canvas Taipei)  

grooming / 陈旻卉 ; hair-do / Van (Cubex)


Topics:  interview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