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8, 2017 @ 11:27 AM

Danny 许佳麟 / 外表憨厚软萌,内里兵强马壮

脱缰少年的奇幻之旅!

Danny许佳麟绝对是一个带着憨劲的傻白甜,他有一张永远长不大的萌帅童颜,也有一颗吹弹易碎的玻璃心,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勇于探险的好奇心,却又因为自信心不足而胆怯地停下脚步,总是害怕不如人、更担心失败。

可是,不管这个时代的挑战有多险恶、变化有多匆遽,他依然以一股傻劲干着自己认为对的事情,不断努力上载亲自制作的创意影片,终于在网络世界里闯出名堂,开始走上一条繁盛灿美的花路,也让尘封已久的歌手梦得以落实在变幻莫测的二次元空间。外表憨厚软萌的大男孩,原来潜藏着不轻易让你看见的战斗力。

紫色棒球夹克及格纹裤 all by COACH

///////////////////////////////////

曾经有人说过,艺人必须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距离感”,才算“艺人”。

可是,眼前的许佳麟非但完全没有距离,还亲切得像一 邻家男孩。没有侵略性、没有杀伤力,一看上去是个手无寸铁的雏鸡,既稚弱又无辜。他自惭本身不是那种一站出来就力压群伦、世俗定义的“男神”,要身高有身高、要肌肉有肌肉。来到快三张没得找的年纪,更不敢跟一众“00后”、“10后”的小鲜肉相提并论,只觉得自己老到不行。许佳麟看起来就像个自信心不足的软柿子,不断数落自己身上的劣势,每当看到旁人比自己强很多,就会不经意地陷入自卑的泥沼里。

在演艺圈里,对于高不可攀的“A咖”,他永远是弯腰向后仰视的角度,感觉有如认定一身缺点的自己,只属于“碌碌无为”的“三枚目”行列。

可是,偏偏不是最突出、最耀眼的“三枚目”,却能够在这个圈子里待了整整九年,还在去年因为一个5国语言版本的《小幸运》翻唱视频而开始受到中国网民注意,随后冲出大马、向大陆全力发展,更在今年湖南卫视华人春晚有份跻身主持群,跟当地的神级名嘴何炅、谢娜等人同台,堪称大马主持界第一人。

2008年astro新秀大赛出身,拿下殿军,之后不断有节目找上他,从小太阳频道的儿童节目《童童欢乐园》、《阳光列车》到行脚节目《摩哆嬉客》、《背包Go CUTI》乃至于最近的综艺节目《叫我男神》,比起当时许多所谓的“一线A咖”或“一枚目”,许佳麟反而持续保有稳定的曝光量,一路走到现在,更透过网路让人气二度发酵。

可以在这一行走这么久,他本身有没有探讨过是什么因素?

“我想是坚持吧!”他说:“罗志祥曾经说过:你怎样努力都没有用,如果你什么都不做的话——要做,就要坚持做下去!”他补充:“加上我好像什么东西都会一点点,或许才节目组会冒出‘就找他试试看,他好像可以呢’的念头来吧。”

白衬衫、圆领衫及牛仔裤 all by BLACKBARRETT

///////////////////////////////////

当年因为喜欢唱歌而参加比赛,虽然后来转战主持,被迫把最爱的事情暂时搁置一旁,却没有冲淡他对唱歌的热忱。“我不断将自己的cover视频放上网,就因为要继续坚持自己喜欢的事情。”

他说:“我身边有很多同行朋友,他们会认为自己出道一、两年,就觉得自己已经很强、很厉害,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艺人。他们会执意于规定自己要走的路,认为应该做这个那个,而不该做这个那个。”

然而,这些自以为是,往往会成为束缚自己的“所知障”,将未来的路给截断了一大半。

他继续说:“有些艺人朋友会说:‘你上载这些没用的啦,要嘛就正正式式发一张唱片吧!’也有的会给意见说:‘你在视频里弹的吉他很烂啦,拜托去找专业的人来弄吧!’”他一脸地不言弃:“可是我觉得这些东西都不能停下来,一旦停止粉丝就会跑掉了。”他解释:“我知道他们说的都有道理,可是在网路并不care这么多,大家都只是用手机听而已,不见得会特地打开电脑用音箱播出来。听了觉得ok,就点个赞,如此而已,所以真的不必太讲究。有时候有人会问是在哪家录音室录的?其实在家录就行了,反正都是我一手DIY。我爱拍爱剪,自己亲力亲为搞定就好。”

他发现有很多艺人曾经在沉寂一段日子后,便好像消失于人前一样,不但没有新作发布,就连在社交媒体上更新状态也近乎绝迹了,这让他十分感慨。

“所以千万不要放弃,尤其是处于数码世纪,一定要这样做来保温人气。你不能再照着自己以为的模式去走,因应时代脚步而作出改变是必要的。”他不断重申。

补丁夹克、t-shirt及格纹裤 all by COACH

///////////////////////////////////

可以弹性地放下身段,并有一个洞悉时代发展的眼光,是Danny比其他人能够在这行待更久的原因之一。从《小幸运》到《童话》的5国语言版本视频,甚至将韩流天团BIGBANG的新歌《Last Dance》改编成为中文版,每次上传几乎都创下动辄过百千的点阅率,更在微博累积下惊人的三十万追随者,他一直孜孜矻矻地拍拍剪剪,只为了小心翼翼守护自己从来不敢遗弃的歌手梦。

“我会将很红的歌曲制作成cover,目的是想让别人上网搜索时可以一并发现到,再顺便点进去听,看看你唱得怎么样,从而帮助自己在网路打开知名度。虽然这看起来似乎很机巧,但这就是这个时代的操作策略。”

他说:“网络的变化真的很快,所以我都会经常督促自己要不时上微博刷屏,明白现下正在流行什么。如果你偷懒了一、两个星期,就会有被远远抛离在后的脱节感,因为潮流的汰旧换新真的是一日千里。”

网路视频的花样一直日新月异,从早期的Harlem Shake、MV Reaction、Lip Sync到前阵子流行的Mannequin Challenge,总是如季候一样嬗递更迭。就像Danny早前便制作了一个别具心思的Selfie With Strangers实验影片。

“我觉得跟陌生人互动满好的,可以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现在的网民都爱看互动性的东西。好比一首歌一人唱一句,然后串接起来变成为一段影片,我不排除以后也会制作出类似的互动性视频。”

会否限定自己上传作品的次率?

“会,我规定一星期至少要一次。以现在这个趋势来看,如果你两、三个星期没有动静的话,粉丝就会开始流失。等你再上载作品时,他们不会再有原先的忠诚度,最多只是抱着好奇心、路过进来凑凑热闹而已,最后还是会离去,不再紧密锁定。”

他说:“你看时下的Youtuber、V-Logger等,他们几乎每天一po,力求保有密集而稳定的产量,现在就是需要这样子去养粉丝。他们在中国开一个直播可以赚很多钱,广告商一直不断涌进来。他们很懂自己要的是什么,也很积极地去经营这块。”

早前他有发表了featuring颜慧萍的《恋爱的感觉》以及由继程法师填词的《放松》两首全新自创曲,往后会不会也陆陆续续把自己押箱宝里的创作一一端出来放上网?

“我选择慢慢来,不会急着这么做。毕竟新歌对大众而言是完全陌生的作品,通常大家只会听一次而已,除非觉得好听才回播。如果歌曲的hook刚好击中市场喜好就会大红大紫,不然也只是落得石沉大海而已。我也是因为看到有越来越多粉丝才尝试投放新作,换作以前我是不太有信心的,不过我也不会就此打住,以后也会穿插性发表不同类型作品以达到平衡性。”

皮革夹克、格纹裤及灰色t-shirt all by COACH

///////////////////////////////////

喜欢拍摄的他,是否从小也抱有一个导演梦?有没有想过哪天要把自己写的脚本亲自拍成电影或短片?

“导演梦当然是有,但我并没有主动去把它们写成脚本,只是化作一个个腹稿。我想做的事情太多了,也总是有‘啊,还是算了吧!’的气馁心态。我外表似乎看起来阳光正面、积极乐观,其实我是会在家里想很多事情的人,常常冒出‘这个难啊!’、‘做不到的喇!’之类的消极情绪,自己打压自己。所以我如果不在家里搞东搞西的话,都会尽量多出来见朋友,他们会给我很多意见,并说出‘去做啦’的话来鼓励我,让我从中获得动力。”他说:“可是当我一个人的时候,信心就会越来越少,然后开始自卑起来。我知道这个性格要改,所以会逼自己变得外向好动多一些。”

这么容易陷入自卑情绪的性情,当看到网路上的负评时,会否特别容易伤心?还是早已调适过来了?

“以前看了会很生气,甚至搞到自己吃不好、睡不着,不过现在已经懂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收到最多的恶评是什么?“不外就是‘唱歌很难听’、‘干脆不要唱了’之类的,但是这样子更好,反而激励我要唱得更加给力。”他说:“如果是男生的话,可能因为我性格比较柔软、说话tone比较高, 最爱就是骂我死娘砲,写什么‘声音可以不要那么娘吗?’之类的留言。不过酸民总是避免不了的,只要支持我的人比较多就好了,反正现在我也看开了。”

目前开始往中国发展,不但早前受邀上贵州卫视的交友真人秀《非常完美》,最近更亮相湖南卫视的互动歌唱节目《我想和你唱》第二季,跟陶晶莹、狮子合唱团和胡夏一起同台,这是多少歌手望穿秋水的梦想。

“我觉得自己很幸运,都是基于机缘巧合。”他说多亏参加春晚时认识了不少导演和幕后团队,才有机会建立起这些缘分来。

“我觉得中国很大,到了那边人会自卑,因为他们太人才济济,即便是素人也很会唱很会演,而且小鲜肉很多,全部都是00后,就连10后都出来了,让我觉得自己好老,但还是阻止自己这样想。因为我是88-line,当那边的人问我是9几时,我都会滴着汗久久不敢答话。换作以前还可以说自己二十多蒙混过去,可是明年即将步入三十,已经三张没得找了,到时应该更尴尬要如何回应。”

去到地大物博的中国发展,据说并不容易,是否有什么眉眉角角要摸透的?还是人要飞到那里之前,必须事先打通好人脉才能放心着陆?

“关系倒是不用要特地拉拢,但是那边的表演者都很会说话、很会讨人欢心,我不能够说拍马屁,应该是他们个个巧舌如簧、善于词令,那是一种出自于本能的热情、爱交朋友的海派,一看到你就会大声地打招呼:‘Hey!怎样?’反观我们只会拘谨地‘Hi、hi’害羞着寒暄,显得非常保守,更很少主动交际,这样子多少会吃亏,机会也减半了。”

那边会有什么计划呢?

“我们会一个个地去‘敲门’,亦即试镜,看看有什么适合的节目可以上,相信都会往戏剧、音乐的方向走去。”Danny早期在戏剧上的演出都属客串性质为多,例如《高校铁金刚》、《武林歌手》等,直到3年前的电影《黑斑吻》才算正式担正,那么有想过在戏剧上大展拳脚,在那里接个男一来演吗?“我觉得通常演男一的都要很帅、身材要很好,一出来就有压场的气势那种。我觉得自己瘦巴巴的、长得也不高,真的不敢奢想,或许男二、男三还可以,只要是个戏份虽不多、却能让人过目不忘的关键角色就很好了。”

黑色棒球夹克及白衬衫 all by BLACKBARRETT

///////////////////////////////////

屈指一数,Danny已经出到长达九年,会如何总结这段不短的演艺之路呢?

“我没想到已经有九年,有时候找到一张自己的照片,原以为是新近的,循着日期一看,才惊觉已是三年前拍的,不得不惊叹时光飞逝。这些年我一直在拍节目,不停地忙忙忙,根本没有余暇想别的东西,可能一年里小太阳频道就有四、五个节目,一个节目一拍就两个月,一年一年就这样过去了,读书的时候倒有没有过得这么快。”

他嘲谑地笑了起来:“以前的我什么都不敢、不会,话也不多,主持过后才慢慢训练出自己的口才,我觉得自己这一路来长大了不少。”至于现在,他说待在舒适圈太久了,是时候做出一些转变。“所以我才会暂别儿童节目,到中国去看不一样的东西、学不一样的东西。我想要转型,不代表我以后就会放弃儿童节目,当听到有小孩子叫你‘Danny哥哥’时,心里还是欢喜的。”

没有强烈气焰、没有刺眼锋芒,许佳麟是一个天生自信心不足、带点悲观、甚至有些自卑的大男孩,常常把自己归拨到B咖之列,却以一股纯然无杂的毅念,意外地在网路开创一条花路,缔造出许多A咖都望尘莫及的记录。

不像一些执著于“艺人”二字的唱片歌手,在中国不介意别人称他作“网红”,因为在海外他确实是从网路发迹,也认为“艺人”和“网红”之间的界别以后只会越来越模糊。

如此不将自己设限的心态,加上柔软的身段,并虚心地一点一滴学习新事物,永远认为自己是那么地不足,才会让这个看似起跑点不利的选手在长途耐力赛中取得最后胜利。可以说是“小刀锯大树”吗?人有时候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器具、或者当错器具。非关器具大小,往往刀刃本身的利度,才是最后的决胜关键。只管冲着心里一个勇字往前跑的傻白甜Danny,也许不知道自己埋头实干的那股傻劲,就是一把无坚不摧的利刃。

圆领衫及军装裤 all by BLACKBARRETT

///////////////////////////////////

fashion direction / ANDERSON CHONG

text + interview / 曹杰峰 KIT CHOE

photography / XERXES LEE@AWERSOME STUDIO

grooming / CAT YONG ; hair-do / CKAY


Topics:  interview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