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3, 2017 @ 10:25 AM

彭于晏 / 美少年到硬汉之路

2017年或许是值得铭记的,彭于晏迎来了自己的35岁,并逐渐摆脱一些固有的形象,将自己的演艺事业突破至一个新的阶段。又或者说,他一直在突破。

从美少年到硬汉,从玄幻片到文艺片,彭于晏接片的标准只有一个:不设限。

“其实表演就是真实,我觉得演戏没有任何的框框。”他这样说。

选角从来不设限

今年夏天上映的《悟空传》是经由曾经风靡网路的小说改编而来的,和过往塑造的硬汉形象不同的是,彭于晏这次首次尝试了一个“非人”的角色。“但我不觉得我演的悟空是猴子,他其实还是有人性的东西,这是我最看重的东西。我们这部《悟空传》挺黑暗的一面,是讲悟空失去花果山是因为天命,这个天命不可违,但他却觉得命运应该掌握在自己手里。其实电影讲简单一点,就是一个超级英雄的故事,深一点不就是我们平常人的事吗?”

在过去,彭于晏也不是没有挑战过一些“经典”的角色,每一次挑战经典,他都会将压力转换成动力,用自己的努力和方式去诠释他对于这个角色的理解。无论是黄飞鸿还是如今的悟空,对彭于晏来说面对经典需要有敬畏之心,同时也要无所畏惧。

悟空这个角色,在某种程度上刚好符合他的一些期待:“我一直都不喜欢给自己设定限制,我会希望每一部电影的角色都可以不一样,至少不是一个类型。我拍过枪战片、励志片、爱情片、警匪片,我也演过反派,我喜欢演各类没有体验过的角色,特别是一些本身和我有反差的角色,会更加激起我的兴趣。”经典从来不是用来超越的,在一件事情里能否收获新的观念、新的体验方式,才是更为重要的存在。

电影界问题少年

打开搜寻引擎,输入“彭于晏”三个字,你会发现过去几年里,彭于晏的名字后面跟着的是刻苦、励志、拼命三郎这类的关键词。拍《破风》时,他累计骑行距离相当于绕地球三圈,体能甚至超越专业车手;拍《激战》时,他每天要挨200多拳,体脂甚至练到低于3%──这就是彭于晏的方式,他通常花很长时间为一部电影做准备。

彭于晏比任何人都清楚,知道自己在每部作品中付出了什么,只是面对这些反覆被提起的数字,他偶尔会有些无奈。在他的认知里,这些事情统统被定性为“一种常规”,而他自己也谈不上所谓的“拼”:“我只是做好自己的工作而已。我在拍戏的现场,告诉自己尽量做好,因为不是常常有机会可以演到好的戏剧和电影。”

2017年,彭于晏迎来了《乘风破浪》、《悟空传》、《明月几时有》三部风格迥异的电影作品,对他来说,每一个角色都让他喜欢,每一次演出对他来说都是有意思的挑战。

眼前的彭于晏除了是一个意志坚定、自控力极强的人外,更是一位敏感且多思的演员:“在我看来,你去诠释一个角色,你就要把自己尽可能地去变成那个角色,要有说服度,也就是我常说的,如果我连自己都说服不了,我怎么去说服观众呢?”

很多时候,演戏中最难的不是让人流泪,而是表达的分寸。彭于晏一直在自己的角色里寻找一些符合人物个性的细节来建立这种“分寸感”。饰演《乘风破浪》里的小镇青年徐正太时,他用脚指头夹住扑克牌,晃动之中让角色的痞气呼之欲出;而到了《明月几时有》,彭于晏觉得刘黑仔这种游击队员外加神枪手,长期用枪手指会有累积的印记,所以请特效化妆老师准备了一副指甲。除了自己研读剧本、思索角色之外,抓住导演讨论也是彭于晏的日常功课之一。

导演陈木胜曾笑说:“他(彭于晏)的确是一个『问题』少年,每天有很多问题要问。”拍《悟空传》的时候也不例外。彭于晏和导演郭子健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在悟空这个角色的研究上:“他的设定是南猴还是北猴呢?他的外形是要更接近人还是更接近猴呢?” 在这个膨胀、泡沫的时代,向难而行往往会带来更多的求知欲。

年轻得未需回忆

在谈起那部被誉为改变彭于晏人生轨迹的《翻滚吧!阿信》时,他耿直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我那时候觉得《翻滚吧!阿信》对我很重要,对当时想把电影拍好的林育贤导演和团队所有人都很重要。那时我在练的时候,其实并不会有很多人关注和知道,我不喜欢去说我为这部电影做了多么厉害的事情,因为在我看来并不厉害。拍每一部电影,我都会努力去做,让自己更加贴近角色而已,而且每部戏我也都是这样要求自己的。”

他的耿直,他的深沉,他的幽默,他的彬彬有礼,你很难只用“男人”或者“男孩儿”来界定他。但无论是哪一种的他,都为我们展现一种正向的能量,一种真实的勇气。勇气不是无所畏惧,而是明白有些事比恐惧更重要。命运决定不了我们是谁,命运降临时,我们的选择才决定了我们是谁。

要说关键词,“有趣”绝对可以进入形容彭于晏的Top 3。他永远有出乎意料的东西给你,就像上一秒他还在摄影师的镜头下摆着酷酷的Pose,一面控制着肢体一面释放表情,挑眉弄眼所有动作一气呵成。但是下一秒,你就会看见他因为咬了半生的道具石榴而吐着舌头大叫:“好酸啊!”很多和他合作过的人都表示:“这个会制造气氛、拉着不熟的人就说话的家伙,真的充满了能量。”

这两年彭于晏被反覆问到“出道以来的感受”,其实这样的问题他也曾向刘青云请教过。刘青云很直接地说:“像梦一场,一下就过去了。你34了,很快就要35,然后奔四,接着很快就50了,我现在就在这里。”在一定程度上,人开始拼命回忆是因为老了。年轻人是来不及回忆的,他有新的认识要品尝,新的世界要观看,新的笑话要笑,甚至是新的伤心要哭。而眼前这个刚过35岁的男人,很高兴他还在骄傲地说:“我还不到要回忆过去的时候。”

对话彭于晏

成熟就是更加认识自己

Men's Uno / 拍摄《悟空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彭于晏 / 碰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共同努力朝着一个目标做一件事情。《悟空传》参与的团队,大部分都是一群80后、90后的年轻人,他们有着这个年纪对于工作和梦想的激情。

Men's Uno / 最近尝试让自己比较有惊喜的造型是什么?

彭于晏 / 我觉得《悟空传》对于观众而言,有很多惊喜,特别是“魔猴妆”。当时每天要花8个小时化妆,有时候天没亮就到现场化妆,化着化着都睡着了,醒来后,竟然还在化妆,但是出来的效果以及最终在电影里的呈现,我自己很喜欢。

Men's Uno / 35岁对你来说是一个怎样的阶段?

彭于晏 / 跟25没什么差别啊,就是老了10岁而已嘛。我不是一个爱规划的人,也从没有什么五年、十年的计划,因为我不知道下一部戏拍什么,像《翻滚吧!阿信》,我也不知道自己会拍到那部戏,我也不知道自己可以演刘黑仔,所以我没提前计划。

Men's Uno / 你是如何界定一个男人的成熟?

彭于晏 / 我认识的很多长辈,慢慢看到吸引我的男人,像是梁家辉大哥、我的义父洪金宝大哥、发哥、导演林超贤,我觉得他们很成熟,是在于他们某种生活态度上面,因为他们有很多的人生阅历,哪怕失败也没关系,而且失败得愈惨愈好,这样下一次他才会有成功的果实。所以在我看来,成熟的男人就是经历过很多事情,对自己有愈来愈多的认识。

Men's Uno / 你对网友起的“彭三岁”这个昵称怎么看?

彭于晏 / 其实谁都是几岁,他们(网友)觉得好玩,那我就跟他们一起玩。我们做的是娱乐产业,很多事情没有必要很严肃地去看,叫我几岁都可以。好玩嘛,跟粉丝互动,其实也不知道是不是粉丝(笑)。

Men's Uno / 会不会在意大家过分地关注你的外在?

彭于晏 / 这是我爸妈决定的,我不会不喜欢,大家要关注是大家的事情,只是作为一个演员,我自己要想的是怎么样才能让这个角色更丰富,无论是外表还是内在。

Men's Uno / 不拍戏的时候你喜欢做些什么?

彭于晏 / 和大多数人应该一样吧,开启休假模式,会比较放松,主要就是陪陪家人、出国旅游、看看电影,看看新的剧本……希望自己能全身心地放松,放慢节奏,其实很简单。

Men's Uno / 生活中有什么事会让你感到疲惫?会怎么处理自己的负面情绪?

彭于晏 / 每个人都会有疲惫的时候吧,这很正常。拍《悟空传》时同期也在拍《湄公河行动》,都是非常要求体力的戏。精力和体力都有点透支,但我会和家人还有朋友倾吐,很多时候,家人还有朋友会给予我很多支持和动力。

styling / Evan Feng ; text / STACY

photography / 刘颂

grooming / 邱志娟 ; hair-do / Yun 小隆 (DRIVEN.BY)


Topics:  interview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