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8, 2016 @ 02:07 PM

彭于晏 十年磨一剑 一朝试锋芒

在电影圈磨砺十年,彭于晏蓄积的能量终于在今年获得一次大规模的释放。

无论是《危城》的神秘浪人,还是《寒战2》的腹黑回归,抑或是将在未来半年到一年中接踵而至的《湄公河行动》、《悟空传》、《长城》,在外形更加成熟的30+阶段,他试图在演技与角色的可能性上寻求更深层次的进阶。虽然外界会说,这是彭于晏作品爆发的一年,但对他而言,这只是他电影事业的新阶段。


彭于晏是个有趣的人,他的有趣在于,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心,所以总是能随时随地地发现只属于自己的小乐趣。比如刚完成上一场通告,顶着近40摄氏度的高温赶到封面拍摄的现场,还来不及擦汗、吹冷气,就饶有兴致地观赏起化妆间里的椅子来。

“这是Chair One嘛,我不久前刚在德国看了Konstantin Grcic的设计展,他的设计都很有意思。”每个人的成长历程都与他的性情和兴趣爱好有着脱不了的干系,这个长着偶像脸的小生,若不是因为爱挑战极限的性情和宽泛的兴趣爱好,也不会在电影里刻意挑选那些难以完成的角色,从而独辟蹊径,把自己从偶像剧活成了励志片。从体操,到搏击、到单车、再到射击,彭于晏都有本事因为角色把自己训练成一个专业选手,但你以为他每次都是用体能来征服观众,却又不然,他其实更愿意动脑筋来琢磨角色。在《寒战2》里的响指,就让出场只得几个镜头的李家俊,给观众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对观众能够注意到这个原本剧本里没有的设计,是让彭于晏特别开心的事,因为《寒战》里,他合作的都是演技特别精湛的前辈,跟他们一起拍戏当然是很好的学习,可是在他们的光芒之下,怎么才能让观众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呢?

“我的表演老师曾经跟我讲:你能记住的电影影像通常都是动作而不是台词,我想我看电影的时候,确实也会注意到一些有趣的点。那在拍《寒战》时,我看剧本的时候就在想,这个人很聪明,可是剧本里就只有他父亲梁家辉的一句台词:‘我儿子李家俊智商192’,那我要怎么能让观众觉得他有192的智商?那几场戏他是被铐着的,在被限制的状况下,怎么才能设计一个让人记住的动作?于是就有了这个响指。”


对话    
彭于晏 把握当下每一刻

mu:感觉你每次拍林超贤的戏都很不容易,但又能让你学到东西。这次的《湄公河行动》难在哪儿?又学到了哪项技能?
彭于晏:因为它本身是根据真实案件改编的,所以导演希望所有场景都是实景,一定要真实,所以我们要上山下海,要拍很多看上去很危险的镜头,这是比较难的。而我要学习的就是射击,虽然在《寒战》里有过,但其实我对枪完全不懂,那这次就会有更系统的训练,导演会让我看他指定的一些电影里某某演员开枪的状态。同时也会去上射击课,我有三个教练,他们教我实战的战术,就是三个人进到一个封闭空间里,门要怎么开,先看向哪里,枪放在哪儿,怎么躲子弹、换子弹等等,他们都是把我带到一个空的建筑里做练习,也会模拟射击的状态,虽然我们练的时候拿的不是真枪,但打到还是会痛。其实这些练习在电影里都用不到,但这个过程让我投入进去,你演的时候,拿那把枪的状态就会不一样。

mu:最近去哪里玩儿了吗?
彭于晏:最近的私人行程就是去了德国的慕尼黑,工作的话也有去纽约和巴黎。最近感受比较深的是,世界每一刻都在变,天灾人祸,每天都会发生很多事情。你没办法改变世界,那就改变自己。尽量去别的地方看一看,把握当下,过好每一刻。

mu:拿真枪的感觉如何?
彭于晏:你会特别深刻地体会到,生命真的很宝贵。以前看电影觉得开枪很帅,可当你握着它的时候,第一感觉是危险,你知道你随时可以伤害到别人,也可能被伤害。

mu:作为演艺圈里的“运动员”,你对奥运会的哪些比赛项目会比较有兴趣?
彭于晏:只要是我练过的,都会有兴趣看。但其实想一想,我喜欢的运动项目,在学校时都有加入校队的,像篮球、游泳、乒乓球,我都没拍过,我拍的都是我不会的,全部是一点儿基础都没有的重头练,搏击、单车、体操。






from / men's uno china 2016 September issue


Topics:  interview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