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05, 2017 @ 04:55 PM

Evan Fang 方佳平 / 勾人心神的国际新锐男模

关于他的妙不可言和浑然天成,我们一一说给你听。

从来没有想过要走上T台的中国新锐男模方佳平,却在出道不到2年就被国际时尚品牌相中,成为米兰时装周和时尚大片的御用男模,这是多少人都得亟盼不来的际遇。

什么事情都没有刻意规划、一切主张顺乎自然、最后却总是表现得不费吹灰之力,有时候这种无心插柳柳成荫的人的不自觉,会让立心栽花花不香的人既妒且羡。当然,我们只是忽视了背后他也曾像其他model wannabe一样在无数次试镜中落选,更不该抹煞掉他在T台下偷偷投注的血汗心力。

但是,有时候机会不完全留给做好准备的人,其实也经常留给有天分的人。在T台上和镜头前,方佳平可以表现得这么优秀,甚至这么不经意而又不自觉,必然有其因。发掘他身上让人着迷的X-factor,真的是一件绕富兴味的事情。

人生往往有很多事情由不得你,也往往有很多事情不得不是你。看着面前一条条合纵连横的道路,站在十字路口的你觉得踟蹰不前,但你总会不知不觉地循着其中一条顺势而行;有时候不见得是你选择了它,却反过来是它选择了你。

眼前这位来自中国的嘉兴平湖籍大男孩——方佳平,就是这样歪打正着地登上了T台。

感觉就像我们听惯熟惯、了无新意的老旧故事——趁着某个没事干的周休、陪着当模特的朋友去试镜,最后自己反而被模特经纪公司给签了下来。方佳平之前是一名健身教练,从来没有想过当模特,只认为往后的自己会继承父母经营的建筑生意,当一个既没有镁光灯、也没有伸展台的普通商人。

然而,正因为起了这么一个头,他接着参加颇具权威的上海国际模特大赛,竟然拿下了冠军。出道不够两年,就被意大利时尚巨擘Dolce & Gabbana相中要他在米兰时装周中走秀,随后还成为取景于那不勒斯的时装大片的其中一名指定男模。

我们都听了太多无心插柳柳成荫的例子,我们也都爱用“不劳而获”来概括这些案例的主人。其实,亲手栽下那一株幼苗的培育者,本身必然拥有一些旁人所看不到的的潜在能力,才会在最后迎来一海成荫成林的花千树。

你说方佳平很帅吗?倒也没有那种惊鸿一瞥的逆天帅,但是修长的高度、匀称的身材,配上一张菱形的轮廓,也算是赏心悦目的组合。那两道剑眉下的眸子里,藏匿着一抹深邃的忧郁——当他觑起眼睛时,就像是带着具有研判性的不驯,悄悄地打量这个世界的人和物,仿佛有一种了然于心的世故,又有一抹事不关己的疏离,在里头来回交叉地飘浮着。他带少许神秘感的沧桑,是在别人身上并不多见的微妙特质。

当然,方佳平本身并不清楚自己是哪一点被相中,他说:“每一次casting,大家凭的都是感觉,第一轮觉得你符合他们的品牌,便有机会挺进第二轮,而非因为你的脸啊、眼睛啊、身材啊……某个特定的地方。”他说:“那是一种无法具体描绘的感觉,我也答不上来。”

所以他也不清楚被Dolce & Gabbana钦点走米兰时装周,继而成为时尚大片的御用男模之一,究竟原因何在。不过这个事情的背后,其实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渊源,那就是他的模卡原本是要递给另外一家时尚品牌,后来却被聘雇同一家公关的Dolce & Gabbana看中并录用——如此偶发性的机率,似乎微妙得只有在连续剧里才会发生。

当时第一次来到米兰时装周、踏上人人称羡的T台,他说自己一点也不紧张——如果不是神经太大条,未免就是对自己太有自信。再不然,便是之前的零经验让他将之当作一场认真在玩的游戏,因为无知往往足以克服恐惧。“没错,可以到那里走秀一直是我的梦想,可是处于现场时,我脑子却一片空白,还有一点麻木的感觉。我也没想太多,只有自己跟自己说:横竖已经来到这个地方,就走吧!”如此干脆利落的口气,让人感到一把年少气盛的轻狂火焰在熊熊燎烧。

走了两次米兰时装周(去年的秋冬季和今年的春夏季)、也在那不勒斯拍过时尚大片,那么对意大利这个国家有什么特别深刻的印象吗?“嗯……我觉得那边的生活步调很紧凑、风景也很美丽,但我的印象也仅止于这些。我不是一个爱旅行的人,不会特地抽空出去玩,一般上都在工作地点和酒店之间往返,拍摄结束后也没多留几天,就直接回国了。”

那么,可有跟两位设计师Domenico Dolce和Stefano Gabbana聊起些什么吗?“我英文不是太溜,所以也没真的谈到什么,就只是问现在这个要怎么拍、最近在忙些什么之类很细琐的话题。”不过,让他觉得有趣的一件事,反倒是发生在香港。“Dolce & Gabbana今年在香港办了一场大秀,Gabbana有加入跟我们一起拍摄秀前的花絮大片,他顽皮地打了个小伞、戴起了假发,简直把我们给逗乐了。他还不停地跟路人合影,也走进店家到处逢人就问:我是谁谁谁,你们知道我吗?我觉得他为人很风趣、也很亲善。”说时,他唇边微微漾开喜不自胜的笑意。

可以成为国际大品牌Dolce & Gabbana的御用男模之一,甚至还跟中国首席男模赵磊一起入镜拍摄大片,这是多少人可望不可即的珍贵际遇,方佳平就像一个被捧在手掌心的天之骄子,加上出道还不够两年,也许你会很轻率地用“幸运”这两个字系在他身上。

不过,那只是他其中一个被放大的成功事记,我们并没有看到在镁光灯背后无数次试镜的无数次落败,是如何一遍遍苛酷地鞭笞着他的自信心。“你避免不了有些品牌会不喜欢你,有时候才第一轮试镜,他们单看你脸就直接把你刷下来,让你感觉特别伤心,开始质疑是不是自己长得丑所以讨好不了他们?”他微喟地感慨:“当中的挫折感真的很大,有时候一天内连续会有好几个试镜在首轮就被淘汰,实在是一种不轻的打击,但你也只能够安慰自己:it’s alright,没关系,我们再来吧!”

他说那是一个磨人心志的历练,即便现在阅历多了他也早已免疫了,但可以想象过去留在心上的印疤是不会那么快就消退的。这不禁让人想起《La La Land》中渴望当上电影明星的女主角Emma Stone,却在一次次凌迟般的试镜中被摧毁了所剩无几的自信,来到最后不只是心灰意冷,甚至就连参加试镜的勇气也完全磨蚀掉。还有《我是路人甲》中跑龙套必须从打酱油做起的艰辛生涯,它无法承诺你可以成为下一个黄晓明,甚至就连你现在的生计也难以担保,当你终于有机会接获一个稍微多点镜头的小角色时,却数不清自尊已被践踏了多少遍。

看过有个男模戏谑地形容一天内被无数个试镜轰炸后的心声:“I wanna go home! I miss my bed and my hamburgers!”。那么,他曾经一天内最高纪录塞过多少个casting?“大概有八、九个吧。”回答时,脸上只留下波澜不惊的淡定,那是一种过尽千帆的冷凝。

至于行内的一些评议,同样也是一种梦魇般的压力。“我自然躲避不了听到有很多质疑我的声音,诸如说我经验不够啦、不适合当模特啦,甚至嫌我身形太壮等等。”他说:“那是对内心的一种伤害。后来,我渐渐学会不去听这些批评、不去介意别人的看法,只要做好自己本分、努力学习就行了。”

被嫌身形太壮,倒是一个听起来较为新鲜的评语,不过放诸今天讲求slim look的时装界,有很多品牌都要求走秀的男模可以展现出像刀片一样的razor体态,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大势所趋。只是,方佳平在入行前是一名健身教练,这个最初的优势反而变成如今的劣势,当然让他始料未及。“公司叮嘱我身材不要太壮,所以我现在都不健身,最多只是打打球、游游泳,也没干别的运动了。”他略带无奈地说。

昔日参加上海国际模特大赛,那时的他肌肉十分健硕,像冰块盒的腹肌一格格排列分明,如今却把自己从180公斤减壮至145公斤,足足瘦了35公斤,实在是一个非常可观的差数。现在的他,两条胳膊显得有点儿细,身板子非常扁,背部看起来几乎是单薄的,跟以前峥嵘勃发的身形几乎大相径庭。那么,这一行还有什么仍然不适应的地方?“都已经当了两年的模特,该习惯的也都习惯了吧。”说时,脸上溢满一份老神在在的从容。

对于合作过的赵磊,有在他身上学习到一些什么吗?“他就是我的偶像啊。”他一瞬间变成了小粉丝:“他非常平易近人,虽然贵为中国第一超级男模,却丝毫没有架子。我觉得他为人很低调,但身上却散发出一份很不经意、却又很耀眼的自信感。”那么其他领域是否也有值得学习的楷模?“马云。” 他显出一脸叹服的模样:“他的创业历程很不简单,尤其是一路走来的坚毅不拔,那份精神很让人敬佩,我觉得他很厉害。”

身为新生代的模特,是否跟上一代像赵磊那辈的模特有任何不同之处?不管是个人心态还是整个大环境?“我觉得现在当模特的门槛似乎变低了不少,很多平面模特的身高不过才一米六、一米七,但他们却把自己当成职业模特。”他有点感叹:“我总觉得只有登过四大时装周的才有资格配上‘职业模特’这四个字。正因为门槛变低了,所以现在有越来越多人加入这个行业,无形中也让竞争变大了,这是我目前所观察到的趋势。”他这般分析道。

 

小时候对于穿衣服很有自己的一套,从小就学会耍帅、经常逛街喜欢戴墨镜,就连母亲买衣服也会一块儿带着他当军师,是否有想过以后往造型这一行发展?“目前我只想专注在模特这一块,也许以后会尝试看看。”那么自己的穿着哲学是什么?会特别偏好英式或美式之类的吗?“我觉得时尚是没有国界之分的,只要有一份属于自己的审美观包含在里面,那就是好的,我觉得自己喜欢很重要。”现在最喜欢什么样的穿搭风格?“之前我钟爱比较正式一点的穿著,像是正装配上皮鞋什么的,但现在我反而喜欢偏向随性的穿法,不爱太多束缚。也许是夏天来临的缘故,我认为穿得自在才舒服,最重要是不让自己感到累赘。”想来Normcore风潮必然对他影响甚巨。

少话的他,承认自己偏向好静多过好动:“平时我的休闲活动不多,不过就是在家里上上网浏览一些关于服装的资讯,偶尔打个球、游个泳这样子。”那么觉得自己算不算宅?“也不尽然,我可以跟朋友相约一起出去玩,但是一整天待在家里、只叫外卖也行,总之独处时我会很自在。”对于模特这一行,有时候多些社交、机会可能会多些,对此他有什么看法?会不会稍微调整自己的性格?“我觉得还是尽量做自己好了,想安静时就安静吧。”

一个不爱旅行、争取时间留在家里的大男生,很多事情都是看心情、完全随兴之所至。他说自己不会在旅途中硬要塞很多日程,也不会太早做太多事先规划。

“但平时生活中我都会计划好。”看起来洒脱不羁的表象底下,其实潜伏着有条不紊的分寸感。

那么,自己人生的下一站会在哪里?“纽约!”他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想去那里闯闯、增广多些见闻。我会到处参加试镜,决不放过任何机会。我希望今年可以成行,那一直是我想要朝圣很久的时尚重镇之一。”听到了一阵磨刀霍霍的响声,从他跃动的心里面清晰地传来。这个外表看似冷峻的男生,内心却燃烧着不容易被发现的火苗。为了米兰时装周,他在机场待了一个晚上也不抱怨,甚至兴奋得买错了转机的机票。

第一次站上国际T台,虽称说不紧张,却带着破釜沉舟的决心狠狠地干下去了。什么事情都没有刻意规划、一切主张顺乎自然、最后却总是表现得不费吹灰,有时候这种无心插柳柳成荫的人的不自觉,会让立心栽花花不香的人既妒且羡,因为这就是传说中与生俱来的“天分”了。当像方佳平那样就连本人也不知道是什么特质被相中时,无以名状、抽象至极的“天分”,其实就是最精简而又有神的注释了。

fashion direction / ANDERSON CHONG 

text + interview / 曹杰峰 KIT CHOE  

photography / TIAN XIN@SHOOTING STAR

grooming / WILTON WONG @WV HAIR MAKEUP SALON

hair-do / CODY CHUA

 


Topics:  interview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