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3, 2017 @ 10:06 AM

John Tan 陈浚,青春凶猛

“我知道每个人都对我有很多种看法,我可以去听和接受批评,但我还是会忠于自己的喜好。”

第一次见到John Tan的人,应该都会因为他的肤色较深,而且五官和轮廓深邃而常常误会他不是华人 ―― 但真正尝试去认识John Tan之后,比较容易被吸引的其实已经不是他青春凶猛的身段,或者是他偶尔流露出小镇男生才会有的羞涩和诚恳,而是他从来不会去思议生命到底有多不可思议,仅仅只是专注地把热情灌注在他认为值得去为自己争取的事情上,他当然知道背后一定有人对他议论纷纷,他也当然知道身边一定有人对他的误解相当之深,可他就是毫无来由地特别享受坚持做自己而不理会他人所带来的种种折磨和幸福。  

印花皮革夹克 by EMPORIO ARMANI

/////////////////////////

作为第一部大马福建电影,《海墘新路》确实把故事述说得娓娓动人。尤其是亲切的带着独特北马腔的福建话对白,除了更深地刻画了写实感,也着实为电影加了不少分。这次进场,一半是因为杜可风的名气,另一半则是想看看John Tan,如何以他凶猛的青春,演出一位神情散散涣涣的精神病人。

而电影中的John Tan陈浚一出场,就是全裸在楼上房间,面向窗口正在自慰。他双手快速的抽动,和他呆涩的眼神确实有很重的违和感,可是当你知道他是一位精神病者,便会马上觉得这样的演出合情合理。

聊起这一幕时,陈浚笑着说:“还记得当初配乐老师对我说,这是他们最难配乐的一幕,楼下的妈妈在煮菜,你就在楼上自慰,他们一方面希望能融入锅铲声,一方面又要营造艺术氛围,真是苦了他们。”

在戏里的他,另外还有一幕全裸戏,从楼上走下楼去冲凉,而荧幕上只在他浑圆的臀部打了马赛克,“当导演告诉我说没被电检局删掉时就觉得很好奇。”他解释说,当时拍这幕戏时,导演有体贴地问他是否要做些什么防走光的安全措施,最后还是被他婉拒了。

那场戏真的是全裸上阵,而且也没有清场,我觉得当你真正完全投入角色时,就不会去在意别人的眼光了。”

其实在接下这部戏时,陈浚就知道会有裸戏。“这也是当初导演苏忠兴找我的最大原因。”原来当苏忠兴导演想把《海墘新路》拍成电影时,就想着找陈浚演Ah Boy这个角色,只因为知道他曾推出《John Tan1》写真集,知道他能接受“裸”。当他询问王衍任,关于陈浚的意愿和动向时,其实已经暗地里决定了一定要把陈浚和Ah Boy这个角色连接在一起。

白衬衫、方形格纹西装外套、格纹西装裤 all by BALENCIAGA@CLUB 21 MULTILABEL

/////////////////////////

王衍任是陈浚的经理人,当然明白这个角色是让陈浚正式踏上电影的重要基石,陈浚也很感谢经理人对他的支持和协助,“以模特儿身份出道,我先是踏入舞台剧,演戏拍电影毕竟还是第一次,所以接下这个角色后,我和衍任最常做的事就是讨论角色的演绎方式。”

为了更了解精神病患的心理,还有他们的肢体和动作状况,陈浚花了3个月时间逃离人群。他不停地观察路边的流浪汉和被喻为精神病的人,看着他们走路的方式、双手的动作、眼神和举止。为了能亲身体验他们的状况,陈浚试过一个人从谷中城门口开始走,通过高架道路走到孟沙去。

现在说起这件事,陈浚尴尬地笑了,“我想那时候一定有很多人觉得我是傻子。”戏里的他很喜欢穿戴整齐,颈上挂着好几个奖牌出去逛街。他会把两只手直挺挺着放在身旁,站得笔直地快步前进,双眼无神呆滞,果然有让人惊怕的作用。

卡其长外套及衬衫 all by HACKETT

/////////////////////////

大家都知道《海墘新路》是苏忠兴导演的半自传,那么Ah Boy这个角色会找陈浚演是不是因为他也有一个身材如此健硕的哥哥呢?“不是啦!我答应接下这部戏后,他还要求我停止健身,因为70年代的人可没那么健硕,健身的人都是为了参加比赛。”

于是,拍戏前的3个月他停止了平时练习的CrossFit运动,只以跑步维持平日运动的习惯。再配合饮食的调整,总共瘦下了7、8公斤,“为了角色而修身,我觉得是值得的。”

白衬衫、西装外套、印花西装裤及手帕 all by HACKETT

/////////////////////////

除了自己摸索这个角色的性格外,他表示导演也在事先告诉了他一些关于哥哥的精神状况。“其实Ah Boy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只是因为行事乖戾,不为人所接受才会被称精神失常。”他举了一个导演告诉他的例子:哥哥因为家里破产而无法出国念医科,于是便写了一封信给美国总统要求奖学金,让他去读医科,但是却忘了贴上邮票,邮差唯有把信送回来给他妈妈。

“其实寄信给总统要求奖学金是合情合理的事,但在当时人们眼中这却一点都不符合逻辑。”通过这些细述,陈浚更加了解Ah Boy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为了第一部电影,除了揣摩角色是他认为最难的事情,另一个要素是不懂得该如何面对镜头。“第一次面对镜头是导演邀请杜可风来槟城做试拍,当时的我真的像一块木头般不懂得要做什么。但庆幸的是导演都很体谅我们,开拍前会和我们讨论该怎么做,开拍时都会让我自由发挥。而且他的人很随和,会把我们当成朋友看待,所以拍这整部戏都不会有太大的压力。”

他也大赞杜可风是一个老顽童,“我记得第一次见面的他就是一个整身酒味的老头子。”他续道,“他虽然是名国际名摄影,对艺术很讲究,但不会给演员太多压力。他知道自己要什么东西,所以会迁就和捕捉想要的画面。”

他表示杜可风是一名很有趣的人,会不时抛下一个笑话,让全场人哄堂大笑。在片场中除了笑声,相信最多的就是争吵声。他表示导演和杜可风都是拥有自己坚持的人,所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也会在大众场合争执,公开讨论。

印花皮革夹克 by EMPORIO ARMANI

/////////////////////////

 

这部戏让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有一幕从楼上冲下来,拿起放在桌上的榴梿刀冲去斩父亲,而妈妈立刻冲到父亲面前挡着他。“导演要求一个镜头拍完整场戏,所以第一次拍时没有抓好力度,尽然把演妈妈的梁瑞玲重重的撞倒,头撞到地上‘吭’得好大一声。我都被吓醒了!”

另一幕戏就是他演的Ah Boy要被抓去精神病院时,回到要求妹妹杨雁雁和弟弟李洺中救他。知道自己得不到解救和保护后,他微笑着对他们说:“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愿原力与你同在)

之后杨雁雁对他说,“你刚才的那一个眼神,让我泪流不停。”这让他明白到什么是演员之间的眼神交流,明白到演戏的精髓所在。

这部戏拍毕后,让陈浚更了解父母的爱没有偏失。“身为子女的不应该去衡量父母亲对每个子女的爱,尤其是母亲对每个孩子的爱都是一样的。反而孩子才是没有办法把自己的爱公平分给家人的人,因为他们之后又要分给孩子和另一半,自然会分薄给父母亲。”他认为,经一事长一智,这部戏让他更懂得成熟去想每一件事。

我笑称,怕不怕大家都会标榜他为“脱男”,只要有脱的戏就找他演出。“我不介意,但当然希望能有更多机会演出不同的角色。”

对陈浚来说,模特儿是一个活在框框里的工作,拘束且没有自己的灵魂。舞台剧和电影反而让他有机会去做一些平时不做的事情,如可以在戏里乱发脾气;而唱歌则是自己享受和喜欢的事,“我从小就很爱老歌,我会模仿费玉清唱歌哟!”看来他身体里的老灵魂还未离开。

“我知道每个人都对我有很多种看法,我可以去听和接受批评,但我还是会忠于自己的喜好。”

去年《海墘新路》杀青后,陈浚的生活很快地回到原本的轨道上。除了平时拍广告和演舞台剧外,就是在每周一至六都去上1至2小时的CrossFit课程。好奇到底什么是CrossFit?他解释,CrossFit源自美国,2年前来到大马。这运动强调身体全面强健,包括体能,力量,爆发力,速度,协调性,柔韧性等等。计划综合了田径、体操、举重等许多动作进行无间歇练习。

军装长外套 by J W ANDERSON@CLUB 21 MULTILABEL

/////////////////////////

当初运动只为了减肥,但长期下来才发现运动的各种好处。”他劝导想要健身的人不要把运动和健身当做挑战极限,因为这是一个漫长的道路,只要重复做就可达到目标。“饮食习惯也很重要,少油少盐,无糖无淀粉,再配合上有规律的运动,就能拥有健康的强健体格。”他不讳言,每周日会放纵一下自己的欲望,但每次大吃大喝后都会内疚而疯狂健身补回。

陈浚无疑是一名拥有运动员精神的男生,不管是运动或是事业,都会努力坚持却不强求,所以不会在乎他人的看法,活得自在和快乐才是他始终的理念。

styling / ANDERSON CHONG ; text / Lim Yi Chiann ; photography / KIM MUN@HOPSCOTCH PHOTOGRAPHY ; grooming / CAT YONG ; hair-do / CODY CHUA


Topics:  interview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