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08, 2016 @ 10:22 AM

“我经常被人嘲讽很拽。” —— Josh Lai 赖力豪

赖力豪是少数拒绝让自己随时随地处于“公共状态”的艺人。


赖力豪是少数拒绝让自己随时随地处于“公共状态”的艺人。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他从一开始就用他的言行举止毫不犹豫地“教育”大家,公与私之间被隐藏的那一条底线,他划得很明显,也划得很坚持。因此我们偶尔在想, 如果赖力豪妥协多一些,主动多一点,他现在所站的位置是不是应该更高一些?
 
但这样的赖力豪其实没有什么不好,虽然看起来好像脱离“偶像”轨道越来越远, 可他却实实在在赢得了生活,赢得了尊重,并且在和时间斡旋之下,夺回主导权,赢得了怎么样在心爱的面前挺直成为一棵可以被依赖的巨大的柏树。
 
认识Josh赖力豪,是从本地的真人秀《明星偶像》开始,当年的他还是叫作Josh 赖上智。他给人的印象即外型长得高大且帅气,一脸生涩但隐藏不住一股痞子的个性;他说话从不油腔滑调并具有强烈的个人特质。在这五光十色的娱乐圈上,当一名艺人不仅仅要凭着个人的实力与努力来扎稳一席之地,还必须经常活跃于各种公开场合让自己增加曝光率,同时给自己制造更多的工作机会。然而,在本地的社交圈子上却鲜少见到Josh 赖力豪的踪影,这一切只因他坚持做好本分即可,其余工作以外抑或社交活动,他都一一谢绝出席。
 
在还未参加《明星偶像》前,Josh 赖力豪是一名模特儿,同时也是一位学声乐的爱唱歌之人;后来经《明》让他圆明星梦,正式踏上艺人的旅途。不知不觉,Josh 赖力豪出道至今将近8年的时间,在过去的日子里,他参与了不少影视的演出,并且发行过个人迷你专辑《渴望。爱》。以当前来看,Josh的演艺事业正处于拼搏期,可是在完成《转捩点》后,他毅然选择把脚步给缓慢下来,并向公司提出休息半年的要求;Josh有如此重大的决定,主要是他正规化着人生大事,他说,“我想把接下来的专注力转移到家庭和个人的生意上,于是不想在这段期间因拍戏的繁忙工作而阻扰到原有的计划。”这也意味着Josh在这半年内将给相恋9年的女友陈美君一个名分。
 


后悔发表未婚生子言论
近期的Josh 赖力豪想婚早有迹象,继早前宣传《转捩点》时曾向媒体透露有结婚的念头之余,还爆出不排除未婚生子,结果这次他也坦承在半年后的复出,极大可能多了一个“人夫”或者“人父”的身份。不过,令人感到不解的是,Josh在访问过程不时提起女友和家庭,但却没透露正确的婚期,这不禁让人怀疑是否陈美君怀孕了?因根据华人习俗不到3个月不能向外公布?对于此事,他笑言,“没有啦!早前的确说过未婚生子的言论,但有些事情始终要按步就班,尤其在结婚程序上一定要遵守,我们双方都想结了婚才生子。之前我阅读到有关报导心里有点过意不去,因为身为公众人物的我确实不该发表未婚生子的言论,不然会造成反面的教材,鼓励年轻人未婚生子。” 接着,Josh也透露其实还未正式向美君求婚。 
 
期待内心戏演出
正迈向新人生的Josh 赖力豪,这段期间将不会看到他任何的影视作品,不过,他补充若有非常好的剧本或是参赛影展的电影邀约,他或许会考虑接演。殊不知,Josh之前参与一部新加坡的独立电影《回归自我》入围了《第廿七届东京影展》“亚洲之风”单元,对于这部电影,他感到很荣幸能参与其中。回想起拍摄过程,他说,“这部电影的拍摄尺度很大,我和女主角都是裸体演出,本身仅穿一条小内裤,而女生则粘胸贴。拍摄过程是相当辛苦,我们拍了很多缠绵的镜头,结果出来的画面只有一个,不过我觉得导演的整个呈现手法很棒。”问Josh这是他的最大尺度吗?“ 我觉得一部参赛电影并非要全裸,其实也可以凭借内心戏脱颖而出。”自认传统的他,在考虑到另一伴的感想为理由,所以一些激情的戏份能免则免。
 

不擅长流行音乐而舍弃唱歌转投演戏
从《明星偶像》踏入娱乐圈的Josh赖力豪,大家对他留下的印象是一位“好戏之人”,原来Josh曾参加《Astro新秀大赛2005》,可惜在半决赛即被淘汰出局。据知Josh在念书时期就担任歌咏队的团长,严格而言他应该是唱而优则演。他坦言真正想当演员是当了歌手之后,因遇上很多瓶颈才寄望在演戏上寻找另一片天空,他说,“要感谢《明星偶像》这平台让很多人留意到我,也促使前老板把我带入华纳音乐实习两年,经过两年的训练最终顺利当上发片歌手。实际上,我的音乐背景是声乐与古典音乐,所以在录音时连制作人都要求我唱出流行感。过后我是如愿发了一张专辑,但这对我而言是有点逞强,即使专辑内有自己的创作,然而这并不是属于自己想要的东西。” 就在这时刻,Josh感到灰心丧意之下转向演戏这条路发展;从当初的缺乏自信到渐渐地对演戏产生浓厚的兴趣,Josh舍弃唱歌选择演戏绝对是一个明智的抉择。
 
只要有知名度演员不难当
演员不易当是所有圈内人的心声,尤其在大马当演员更是难上加难,对于此事,Josh 另有见解,“无论在哪个国家当演员都是一件苦差,尽管听到许多人谈论在大马当演员很辛苦,这只不过是价码的问题。不管是任何国籍的演员,只要本身拥有一定的知名度,去到哪里都会有不错的条件和待遇。在大马当演员的难题是于制作和平台都不多,此外,如果仅以一个演员的身份且不属任何公司的情况也是一种极大的挑战。一直以来,某些演员不断地努力塑造自己的形象,目的是为自己寻找一个演出的平台,我对这些艺人朋友是感到敬佩不已。我不像他们,需要等到一个很喜欢的角色或好的剧本才愿意接拍,于是我这种行为经常被他人嘲讽很拽呢!哈哈!”
 

对演戏有热情但奖项并非推动力
Josh 赖力豪给自己半年的时间去完成两件事,第一是和美君组织家庭,第二则是处理自己的生意。Josh分享自己所经营的是一门女性服装,概念是“Brought Back From Any Where”,即从世界各地采购当地的服饰回来。Josh 透露是在几年前有感而发,当演员一年内只拍数部戏剧,以后成家后要如何维持生计?除此之外,美君有个专属频道,经常需要一身时尚打扮亮相,与其经常到外借衣服不如自创?于是开始了这一门生意。目前Josh欲趁这半年期间把生意基础打稳,过后则可以一边拍戏一边兼顾店铺。聊起戏剧,Josh直言对演戏有一股热情,但不会把“视帝”的奖座视为推动力,“我从未想过夺“视帝”一奖,相对而言,电视机前的观众和专业人士给我的肯定才是最大的肯定。奖项是需要天时地利人和,而且我是一个完成拍摄工作后,出席庆功宴即离开现场,我不会奉承人家,亦不喜欢!” 他说。
 
钟情丹宁时尚
谈起时尚的部分,Josh赖力豪自认属于随性的人,并且特别钟爱丹宁的打扮,一旦和牛仔有关的时尚都会密切留意。“在我Instagram所关注的时尚都是和牛仔有关,我不会特别关注会过季的时尚,也不追求Element,但会追求永恒。在市面上的众多品牌中,我超爱Black Denim by j.lindeberg,这品牌的服饰都很酷,其中有个叛逆的系列和本身的个性很相似。”此外,Josh吐露最欣赏Matthew McConaughey的衣着打扮,“他不仅是奥斯卡的最佳男主角,戏外的个人气质特别强烈,很容易吸引他人的目光。我记得他创造了一个 JKL品牌,这品牌是源自于2008年为了纪念父亲所成立的慈善基金会,基金会本来就有贩售自制T恤和帽子,而Matthew McConaughey则是把这个概念扩大到更多元的产品线。把旗下的衣服转去自己的基金,帮组需要运动设施和建材的人。” 最后,聊到Josh 的个人收藏,他表示花费最多的是于墨镜和手表上,尤其特别情迷Sporty的墨镜,手表则是外表设计款式越大则越喜欢。

interview & text / Eddy Ong 王约予
fashion direction / Anderson Chong 张俊雄
photography / Vincent Paul Yong
grooming / Deidre Chong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