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8, 2016 @ 02:44 PM

任达华: 一个无法挣脱地狱的楼上房东

一路从香港三级片、变态杀手、黑道、警察......演到《楼下的房客》,看他演戏真的很过瘾。


撩起人性欲望最复杂的一面,交织黑色幽默、奇幻、推理。《楼下的房客》看到最后其实有点悲伤,因为片中的任达华根本就放不开自己。一个真正活在地狱里的男人,用疯狂和幽默看待这个花花世界。

光明与黑暗的分裂人格
关于人性情感里的暗黑幽默,是影帝任达华近年钟爱在电影里头传达给观众的一份态度。相较于上一部改编自作家李碧华短篇集的《迷离夜》,幽深讲述人鬼居无定所的香港现实社会,华哥直言,由崔震东导演、改编九把刀原著的《楼下的房客》,是近五年来看到最好的剧本,才让他首肯接下这部全新型态的华语电影。

“因为戏里头有感情,有地狱的感情,有光明也有黑暗,很吸引我。我希望,黑暗也有它幽默和开心的一面。”回忆去年来台拍戏的过程很是磨累,因为他每天都在钻研角色而睡不好觉,整天陷入迷糊疯癫的精神状态,堪称从影以来难度最高的挑战。

“因为我没有死过,没有经历过这种地狱里面的感情,电影里的房东根本就离不开地狱,放不下自己!”但两个月拍摄下来,无论是道具、美术、专责开车接送他的工作人员,甚至每次收工跑步回来迎接他的一只街边小狗,都让华哥对台湾这块熟悉不过的土地,留下更温暖的人情记忆。

为了堆叠故事背后的丰富情感,华哥事前做了很多功课,阅读大量精神疾病研究的心理书,尤其讲述多重人格分裂最经典的纪实小说《24个比利》,更将他演绎的房东角色一语道破:“每个房客都是我!”他深自觉得,人一定要打开自己的心房,任何事都有正面能量,唯独戏里的房东没有,他只想凿开别人的脑袋,自己却放不下一切,输掉了。

“懂得用自我释放正能量,才有能力每一天打仗,战胜所有的一切。每件事都用不同的角度去思考,这很简单的道理,越简单的东西越好。把自己当作一张白纸,自在融入任何一个环境,这样生活就很开心。”



深层演绎的角色对话
尽管入行多年,华哥依然喜欢跟新人拍戏,因为他们身上有新的态度、新的想法,他也很愿意多尝试新导演,协助将新颖的创作能量向世界发送。看在华哥眼中,初执导演筒的崔镇东是个很固执、凡事要做到百分百的人。

“这是好事,因为有这种人才能够尽善尽美。导演做音乐已经做得很棒,拍电影是他的第一部,多点鼓励他是应该的,以后绝对会越拍越好。”他更大力赞赏戏里的每一位演员,他们都很放开自己,很用心去演到位。“如果能早一点跟我相处就更好了,让我用地狱的方式去带他们,到地狱的境界!”

华哥坚信,电影一定要把幽默的元素放进去,才能让观众有所共鸣。有一幕戏他在房间里面拿着模型飞机走来晃去,在监视器荧幕前指挥交响乐的歇斯底里模样,便是他精心设计的桥段。“打飞机” 那边我还有更幽默的没有放进去:把精液涂在荧幕上面!根本我在“打飞机”的过程,我就是那个男的!我可以男的跟男的,我也可以女的跟男的。每一个房客都是房东自我投射进去的,这样才能表现我就是那24个比利。我在指挥的时候不是在看画面,是他们活生生就在我面前!”有了这些疯狂式的戏谑,才能让人物刻画更加立体,增添深层的对话思维。



在困顿生活中寻找自我乐趣
近期华哥正忙着赶拍另外两部电影,他笑称国语说得不好,特地用笔写下片名:一部是科幻片《鲛珠传》,另一部《黑白迷宫》是他惯演的黑社会类型。“我不做黑社会,谁做黑社会?”

今回不是做黑社会老大,而是手下的听命忠臣,阐述走不出黑社会的悲哀。“但人本身不是悲哀的,所以我就把那份兄弟情用幽默的方式表现,玩得很开心。即使工作无奈,不等于心理困苦,依然能够拥有自我的平常生活,这才是真正走得出来。”

华哥的笔迹是很可爱的Pop字体,反差极大,他笑说:“学你们台湾的,因为台湾可爱嘛!我对台湾的感情很浓厚,感情就是人啊!拍戏也开心,买蕃薯王也开心,每部电影都是感情,生活也是感情,所以感情不好的人不能演戏、当编剧或导演,因为戏里面都是生活细节,都是感情。”

华哥很注重感情,但他坦言有时感情也会做出不好的事情,就像英国脱欧一样。“人应该多看世界新闻,才有不同的角度去面对所有的一切。”华哥说自己以前很穷,哪有地方和闲情晒太阳,但他坚持穷也要穷得开心,打开窗户找个盆栽放在那边,这边晒那边晒,就已十分满足。“人生好玩就是,满足自己所处的生活状态,随时在小地方找到乐趣。”他一派乐天地说道。



反面教材 正面思考
面对《楼下的房客》电影中的虐杀情节,华哥坚持说表现得还不够。“因为人的世界才是最暴力的,你所看的东西是一刹那,但人的暴力,爆发点是不可想像。”他认为,电影的存在,就是要带给观众新的想法。他对观众们的反应更是期待,希望大家能用纯粹观影的心态去看,等着他们提问十万个为什么,希望能前进学校分享,让更多年轻人懂得什么是人,懂得放开和不放开,才能让生活更美满。

华哥诚挚地冀望:“让年轻人知道,以后生活有什么东西是要去面对的,人不能逃避。可以去学习,直接去跟他们对话跟沟通,要放下。在工作家庭社会都会更正面一点。楼上的房东就是个很好的经验,一个放不下的男人作为人生的反面教材。”

styling / Beryl Chang
text /  Wilson Huang
photography /  Ajerry Sung (Canvas Taipei)
grooming / Jane Lin
hair-do / Ritz Lam@Hair Corner


Topics:  interview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