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1, 2015 @ 01:33 PM

杨祐宁 涅磐重生

他已不再是过去那个在《十七岁的天空》时期里满身骄傲、茫然的杨祐宁。经过重重低潮的人生,他终于在《总铺师》里找回初心。现在的杨祐宁在我的眼里,极其谦卑、温顺、热情,并且能量满满。

身为一位演员,最希望的不外乎能将每个角色发挥的淋漓尽致,甚至从不同角色中去试探自己的极限,近年来我们看到的杨祐宁,有时他是一本正经的深情男子,有时则变成操著有趣口音的诙谐人物,杨祐宁让我们看到的是,身为演员的无限性。

喜剧与悲剧的多面向
这几年的杨祐宁真的只能用「韧度很大」来形容,因为我们才被他在《总铺师》里那个「毫无逻辑」的发音逗得在电影院里哈哈大笑,还有看着他一系列大玩黑色幽默广告中的无厘头表现,但这一次的杨祐宁突然又不搞笑了,反而一本正经的穿起军装,要把我们带回1949年那个大时代里。
 
「没想到好不容易演了喜剧,然后又一路悲情下去了!(笑)」杨祐宁先是这样做开头,告诉我们自己的新作《风中家族》不再是个会在剧里用「大舌头」讲述台词的搞笑人物,而是诠释着定调在民国三十八年,一批跟随国民政府撤退来台的军人角色,同时更得把那个时代下许多的无奈、乡愁、不舍与盼望一点一滴的酝酿而成,杨祐宁说,「这个角色不容易的主要还是在揣摩颠派流离时代下的人的心境,角色演出的年龄从20岁一直到60岁,这么大的跨度,也是在考验我的表演功力。」另外巧合的是《风中家族》的导演王童,某一程度对杨祐宁来说更有股熟悉感,因为他小时候看的第一部电影《稻草人》就是王童导演的作品,那时候杨祐宁当然没有想过未来会拍到王导的戏,这个小时候被杨祐宁视为指标性的偶像人物,多年后真正合作的心情,杨祐宁更提到,「其实我在拍戏的时候都叫他王哥,他把很多期望跟情感都投射在我的人和我的角色上,让我觉得我们很像朋友,有时又像父子。」
 
当然,不论是要将大时代的光景浓缩在一个角色上,抑或是必须引人发笑的人物设定,两种不同型式的演出,都得有一定的底蕴在,才能够引起观众的共鸣。虽然如杨祐宁先前所说,在《总铺师》之后好像又「悲」回去了,但其实他对喜剧还是有很大的热情,「我很喜欢喜剧,也很喜欢演喜剧,我对喜剧的剧本会有很多角色的想法,给他天马行空的设定,例如它的节奏、讲话的状态、肢体的表现,就会让我持续在一个很亢奋的状态。」


 
「新」的杨祐宁
从第一部电影《十七岁的天空》开始,杨祐宁就以新人之姿抱回最佳新演员奖,从此以后展开的戏路,更让他遇过无数个角色,喜、怒、哀、乐大概都从不同的剧本里尝尽了,自己能成为演员的特质是什么?杨祐宁说,「我觉得我很幸运的是在一个很幸福的家庭下长大,所以让我的心能够比较柔软,可以去感受很多的人事物。」因此每每在面对一个新的角色时,就能够更深刻的去体会其中的情感以及人性的曲折,把每个角色都拿捏的恰到好处,甚至当一步戏杀青时,杨祐宁提到自己会产生一种极大成就感,好像自己创造了一个「新的杨祐宁」,这个成就感更是他很难在别的事情上面得到的,相对的,在接下来准备开始要进入到下一个角色的时候,那种投入、想控制的欲望也很难有别的事物可以替代,「我觉得那是一种创造吧!这就是演戏给我最大的回馈!」因此杨祐宁也在出道十五年的当下也告诉我们,未来他还是会选择继续在戏剧这条路上前进,甚至把编剧、导演作为往后十五年的目标,「这几年接触了很多的剧组,总觉得除了演戏应该有更多地方是我可以发挥的,而我觉得前十五年我在做这样的准备和训练,后十五年也许就可以慢慢的付诸实行。」


 
 
牛仔裤是帅的象征!
我们这次的拍摄特别以丹宁为主题,并请杨祐宁穿上不同的牛仔裤款,杨祐宁提到自己从小就爱牛仔裤,「因为那是一个帅的象征!(笑)」而牛仔裤之于男人,杨祐宁比喻就像是「一张很棒的沙发之于一间客厅」,因为不同的牛仔裤型,便会打造出一个男人性感、狂野,又或者休闲而放松等不同的面向,「而有时候我们会很放松的坐在沙发上,当然也可能会有一段很性感或甜蜜的爱情上头发生,一张沙发在客厅里会引起不同的遐想,也就像牛仔裤和男人一样。」另外杨祐宁认为丹宁本就有不羁的灵魂,在穿搭上他就特别喜欢有点冲突感的风格,「例如上半身正装,下半身搭配牛仔裤,或者牛仔裤待搭配皮鞋,这样既有稳重的感觉又不会太无聊,还可以添加一点趣味!」

styling / Kevin Cheng  ;text / Willis  ;photography / Ajerry Sung
makeup /  陈旻卉(丝尔维亚)  ;hair-do / Willis Tom (CUBEX)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