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07, 2017 @ 08:56 AM

我做了一场梦,康熙回来了

遗憾太普通了,它本来就是人生的一部分。

好久没有参加同学会了。

今天看了《“吃吃”的爱》,突然有种参加了一场同学会的感觉。

《康熙来了》里面,那些曾经陪伴了我们12年的人,又一个个地,出现了。

就像见到了一群久别重逢的朋友。

刚开始有点陌生,只是觉得眼熟,却想不起对方的名字了。

但他那些八卦,那些糗事,我统统都记得。

一旦他开口说话,随便做点什么事,我就获得了某种提示——他的名字,就这么想起来了,关于他的更多记忆,也跟着回来了。

仿佛我们从来没有分开过。

 

一看到赵哥,就想起他双手交叉,脖子一歪的标志性动作,再搭配标志性的一声“哼”。

他,曾经是叱咤风云的景行厅男孩。

他,曾经是很凶、很爱飙脏话、成天被消音的粗人。

他,曾经是小S钦定的最像蟾蜍的男子。

小S一大乐趣就是激怒他,在节目上模仿青蛙,“呱呱呱”半天,气得赵哥一次性说几十个“哼”。

然而这还是不妨碍赵哥爱着小S。

有一次,别人抽中小S的挂历,赵哥抢了过来,笑眯眯地打开挂历,一张张地看,一脸花痴——黑社会也有少女心的既视感。

 

沈玉琳,贵为康熙首席神经病,成天在节目上满嘴跑火车。

他说,有一天,我醒了,突然发现,德华,你怎么来了?

仔细一看,啊,原来是我在照镜子……

我就喜欢他这种死不要脸的劲儿。

 

陈为民,台湾第一鞋拔子脸。

印象最深刻的是,他说自己喜欢自拍。

小S吐槽,你长这样子,凭什么自拍啊?

他回答,正因为我长这样子,我不自拍,谁会拍我啊?!

这是《康熙来了》让我第二有共鸣的话。

第一共鸣的话,是一个女嘉宾说:

我花了这么多钱,才吃到这么胖的,我才舍不得减掉呢。

是不是很有道理?

这绝对是康熙教会我的事。

 

赵哥胖了。

陈为民胖了。

梁赫群也胖了。

跟现实中的同学会何其相似,男生们都胖了。

那个曾经最胖的女生,小甜甜,却瘦了很多,也老了很多。

记忆里,她还是胖胖的、很豁得出去的少女呢。

也许不只是她老了。

而是我们都老了。

 

以前看《康熙来了》的时候,每天都特别有盼头,知道周一到周五都会播,安心等更新就好。

那时候总是一边吃饭,一边看康熙。

同事说,当时她在读大学,一个宿舍,四台电脑都在放康熙,整个宿舍都是鬼畜般的笑声……

因为康熙,我们见证了台湾88线艺人的人生轨迹。

谁整容了,谁恋爱了,谁离婚了,谁乱伦了……

高山峰浪子回头,和老婆结婚后变成暖男,有了孩子,活生生变成了奶爸;

宝妈和汪健民明明是干妈和干儿子,在节目里非要公主抱,宝妈还一脸娇羞,后来他们就在一起了,听说又因为汪健民太抠逼,分手了;

瑶瑶一直活在姐姐Apple的阴影下,大家说她姐姐很爱干净,她不服,爆料说,姐姐洗头都只洗刘海啊——这是康熙教我的事,洗头只洗刘海,知识点啊。

还有一次,瑶瑶在马桶上做饭,看得我惊呆了,觉得台湾有些艺人好苦逼啊。

还有刘真、马国贤、小钟、曲家瑞、黄小柔……

他们每个人,都好鲜活啊。

时隔多年,我们居然可以事无巨细地回忆起他们的人生,记得他们那些芝麻绿豆大的破事。

相比之下,明明当年花了那么多时间去努力记得的事,比如高考的内容,比如四六级词汇,统统忘光了。

我们对身边的人都没有这么了解过。

大学同学的名字都搞不清楚好吗?

但我们却记得瑶瑶姐姐的名字。

感觉很多人的大学,都活在康熙里呢。

哪怕现在,跟别人聊起康熙里的人,也像是聊身边的人:

“阿雅后来怎么了?”

“她呀,不是嫁了个活佛吗,还生了个女儿。”

“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那语气,活像人家阿雅结婚生子要跟我们报备似的。

我们对身边的人都没有这么关心过。

 

同学会上,最难过的,不是谁谁谁老了,而是谁谁谁不在了。

你们还记得欢欢吗。

她是张克帆的初恋情人,小S和蔡康永曾经要在节目上撮合他们。

张克帆还给欢欢弹钢琴,给她唱自己写的歌。

当时还看得挺感动的……

节目里,欢欢总爱留长头发,穿白裙子,很仙。

她叫欢欢,却很少笑。

后来得了抑郁症,烧炭自杀了。

 

安钧璨,曾经是可米小子,后来当了夜店公关,他讲了很多关于夜店的好玩的事。

每次上康熙,他反应超快,超能接梗。

他也是少数不怕小S,敢跟她互怼的人。

最后一次上康熙,他说自己喝酒喝得肝都出问题了,要好好养身体。结果没几天,他就得肝癌,去世了。

那时他才32岁。

当时我特别错愕,感觉前两天才见过的人,说没就没了。

安钧璨在节目里说,这个世界上,如果哪一天我死了,会不会有人记得我?

我们记得。

就像现实中的同学会,对不在了的同学,我们有种默契,不会提起,但是记得。

 

《“吃吃”的爱》这部电影,是一场同学会的邀请。

我们去看电影,其实是想见见老朋友,想看看他们过得好不好。

电影的核心故事,就是一场梦境。

小S在做梦。

我们也在做梦,梦见康熙回来了。

蔡康永说,电影里他埋了一个彩蛋,有句台词,是他专门说给康熙粉听的:

我和娣娣的人生,都只是你做的梦只有你的人生才是真的你要好好活下去。”

为什么这是林志玲说的,而不是康永和小S讲的?

大概是他们两个,讲不出口吧。

用90分钟做一场梦,本来已经很长了,但我却觉得很短。

因为梦醒以后,也许就再也看不到,他们在同一个地方出现了。

PS:身边很多人问我,《“吃吃”的爱》好看吗。

作为康熙粉,我看得超开心。

因为可以看到小S被陈汉典虐、被hold住姐虐、被gigi虐,还被林志玲狠狠扇了一巴掌。

看到小S被不断地泼水、嘴里被狂塞棉花糖、脑袋被砖头砸、被按在泥浆里暴揍,我为毛如此开心呢?

我笑得喘不过气。

事后,我揪住自己的衣领,咆哮着,问自己:你不是小S粉丝吗,你这什么心态?!!!

好吧,我承认,完全就是出于嫉妒。

我嫉妒小S,戏外有蔡康永。

蔡康永那么爱她,把她拍得那么好看。

我嫉妒小S,戏里还有金世佳。

他是超级大暖男,不说一句废话,默默地陪着她。

试问,谁不想要这样一个360度安全无侧漏的男朋友呢。

相信我,看过电影,你也会跟我一样,爱上暖萌的金世佳。

text / 咪蒙 


Topics:  movie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