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05, 2016 @ 10:27 AM

为什么去好一点的餐厅吃饭很重要?

#不只是吃早餐而是吃情调


01 /

我二十三岁开始独立生活,赚得第一笔辛苦钱的时候才知道了柴米油盐贵,买东西东瞧瞧西瞅瞅,仿佛它们都长了爪子似的要翻进我裤兜。我把钱包捂得死死的,对什么花销都抠门起来。
 
那时认识了一个朋友,同样是赚辛苦钱的普通女孩子,每天一同相约去打工,做的是为人端茶倒水洗盘子的工作,下班后进出华人超市买便宜蔬果,再提着大大小小的袋子去赶公交车。我们明明把日子过出同样的节奏,可我就是隐隐约约觉得她有哪里和我不一样。
 
我那时睡眠极度缺乏,每天早上挨到“非起床不可”的时候才一跃而起,胡乱穿进一团皱的工作服,再塞一把麦片进嘴里,就飞奔似地出门赶公交车了。等我出现在打工餐馆门口时,必定一副慌张的形象,几丝头发含在嘴里,工作服褶皱不堪,肚子在午休前都是“叽里咕噜”地响,像是吃了一只饥饿的猫。
 
可是那姑娘不一样,她对吃穿很讲究,这种讲究和奢华并没有一点关系,而是她坚决在上班前两个钟头起床,好好做顿早餐,穿上前一晚就挂好的工作服,梳好头化好妆,然后整个人一丝不苟地来上班,我常在心底羡慕她的气质,觉得她看起来就是那种若穿了假名牌也不会让别人拆穿的人。
 
听说姑娘有一个习惯,每周雷打不动地去外面的咖啡馆吃一次早餐。有一次她约我一起,就在那个我几乎每天去上班都会经过的,看起来非常昂贵的餐厅。那里门面庄重,装潢高雅,轻音乐总是飘到街上来,我从未驻足过,每每看见打扮精致的妇人坐在阳光下轻啜咖啡,还有那些手捏合同穿着体面的生意人,我总是低下头,觉得自己并不属于那一类人。
 
那天我欣然前往姑娘的邀约,期待着见识下咖啡馆里的早餐有多奢华,然而在那份早餐被端到我面前的时候,我却大吃一惊。
 
厚实宽大的白盘子上,食物摆盘精致,可份量实在稀薄,我显然过分地高估了它的内容:
 
两片烤吐司,两个蛋,一点奶油蘑菇,一团煮菠菜,一块薯饼,两片番茄,我一边吃一边觉得不值得,鼓着两个腮帮子和姑娘说,“太失望了,还以为他们的早餐有多丰盛哪!!!”
 
我自以为聪明,给姑娘算了一笔帐,“你瞧,洋人早餐里面有什么呀,超市里最便宜的白面包一整条只卖一块钱,一打蛋才两块钱,菠菜番茄蘑菇也都不贵,薯饼也可以买冷冻的,划算得很,这一顿要是在家里做,算下来才不过五纽币,我们花二十多块在这里吃一顿,多浪费呀!”
 
我絮絮叨叨,一刻不停,惹得她大呼,“我吃得不是早餐,是情调!“
 
我在回家的一路上都心疼着,“天哪,什么样的情调能值二十多纽币?”
 

02 / 
 
我后来生活好了很多,依旧对吃抱有比较低质量的要求,觉得吃饱比吃好重要得多。
 
比如,有朋友相约出门,正为去哪家餐馆而犹豫不决,我就会提议,“我们去吃自助餐吧。”
 
国外的自助餐馆非常适合贫民阶级,甭管食物是否新鲜,味道是否合胃口,光是从这一排逛到那一排的冷餐热餐都能让人觉得占到了便宜。我一度热衷着这些一顿饭管人几天饱的地方,好像那些餐厅的破旧牌匾就代表一张憨厚的大胖脸,和我说“来嘛来嘛,我们便宜又实惠。”
 
我也固执地执行着省钱之道,能在家做的饭菜就绝对不去饭店里点。
 
比如朋友坚持在贵死人的日料店里吃三文鱼,而我花同样的价钱从超市把半条都买回家,七剁八切后胡乱堆了满盘,吃相凶残地和朋友说,“看看,这不是一样的嘛。”我又对那些去高级餐馆吃炒饭的人无法理解,总是拿出一副说教的语气,“拜托,家里都可以做的呀。”
 
直到这些固执的旧观点遇上了一次约会,我的某些想法才发生了改变。
 
有一个风流倜傥的男人约我吃饭,选中一家意大利餐厅,那是家隐藏在城中心高雅又小众的餐厅,据说以价格昂贵和份量极少而出名。我心有窃喜,穿上久违的紧身裙,十公分的高跟鞋,假装高雅也脚尖肿痛地去赴约。
 
那是我第一次在一家正经的餐厅里吃有头盘,主菜和甜品的三道餐。餐厅环境优雅,气氛怡人,空间不大,从装潢到员工都是纯粹意大利属性的。漂亮的女孩子弹着钢琴曲,服务生点燃我桌上的蜡烛。我拘谨落座,偷偷观察下周围吃饭的男人女人们,发现他们无论年龄,均身材匀称,穿着体面,举手投足都是一股高贵气。
 
我猜想着“这大概就是那些做律师,做生意人,做金融分析师,多金又多才的那一类人吧。”这样想着,我也不自觉憋紧了小腹,提醒自己万不可出了丑。
 
那是次非常美妙的餐厅经历,除了面前的男人,一切都令我心生向往。那家餐馆的头盘,主菜和甜点,装在纯白厚实的盘子里,均是女人拳头般大小的份量,却精致而悦目。烛光在眼前发出轻柔的光亮,耳边是悦耳的琴声,周身是体面又优雅的人,那一刻我的胃口半空着,心却是暖饱的。
 
那晚回家后我就已饥肠辘辘,煮了泡面来充饥,午夜时分,小锅里的水翻腾着,泡面香浓的味道弥散开来。那碗面酱料十足,份量惊人,可是我吃着吃着就放下了筷子,觉得这里面少了一种味道。
 

03 / 
 
我渐渐咂摸出,这泡面里缺乏的味道,就是一首舒缓的钢琴曲,是桌上淡淡的烛光,是精致悦目的摆盘,是那些举止优雅的人,还有我憋劲小腹经过洗手间的镜子,突然觉得自己也挺美好的那一刻。
 
突然想起当年结识的姑娘的那句话,“我吃的不是早餐,是情调!”瞬间理解了超市里两块钱一打的鸡蛋放到家里煮和咖啡馆的有什么不一样。我也忽然就理解了那些坚持到日料店去吃三文鱼的人,还有那些去高级餐厅点炒饭的人。
 
不是所有在价格上占便宜的东西都能带来和餐厅同等的价值,或许大家去好一点的餐厅吃饭,并不是为了食物本身,而是为了走进那样一种气氛里,坐在那里就能感受到,原来这世界上,还有那么好的生活,而那样好的生活,我也值得去拥有。
 
那次约会后,我的心态就发生了一些变化,那些感官的美好画面统统埋在了心里面,隐隐变成了一种潜在的动力。我开始注重自己的仪表,举止,穿无褶皱的工作服,化一丝不苟的妆,努力地去赚钱,对待生活虔诚又庄重,多了很多仪式感,而每次路过那些咖啡厅,尽管是走在一条去洗碗的路上,我也梦想自己有一天也可以成为那一类人——在阳光正好的早晨,坐在一间咖啡馆阳伞下,轻啜一杯咖啡,体面,成功,精致,优雅。
 
有一天路经家附近的外卖店,才想起已好久没有光临它,我曾经无比贪恋它价格便宜份量十足,完全不顾服务态度极差或食物卖相有多糟糕,依旧能吃个胃口欢畅。可那一天我驻足在它的面前,透过玻璃门往里面望去,不禁心里一惊,从里面走出的那些穿着睡衣睡裤看起来疲惫又邋遢的客人,就是我曾经的样子啊。

04 / 
 
我开始喜欢去好一点的餐厅去吃饭,这也几乎成为每周最令人期待的事。
 
挑一个清晨去小清新的咖啡馆吃早餐喝咖啡,或者在领到工资后的那个晚上,拿出衣柜深处不常穿的礼服,蹬上那双漂亮的高跟鞋,坐进一家情调优雅的餐厅里,往往还未开始享用美食,就已经觉得生活美好。
 
这件事也在不知不觉中成为检验自己生活的标准,从最初走进昂贵餐厅时的不安,到渐渐的从容,从拿起菜单时的小心翼翼,到可以点最贵的那一道也不会担心破产,这也未尝不是自我的升华。
 
如果现在有人问我,你觉得偶尔去好一点的餐厅吃饭很重要吗?
 
我想把一个朋友说过的话分享给他,“没有动力去赚钱的时候,就去好的餐厅吃顿饭,吃最贵的主菜喝最贵的酒,再看看身边的人,就知道你和成功,还有多大的差距,保证你出门后就打算用百分之二百的力气去努力。”
 
真的,坐在天空塔的旋转餐厅里,被一些优雅的人包围,从面前那盘精致的鱼排上切下一小块,慢慢享受一杯红酒,在距离地面190米的高空看城市的夜景,丝毫不心疼这一晚已经花掉这周工资的五分之一,因为隐约就觉得哪里有一种声音,正在提醒未来的我,你要加倍努力,去拥有这样的生活。

text / 杨熹文;此文为网络分享,版权归笔者所有。


Topics:  reading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