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03, 2014 @ 03:41 PM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卡夫卡

为了纪念卡夫卡逝世90周年,世界各国都重新出版了他的作品。台湾也吹起经典复刻风,以精美装帖推出卡夫卡的长篇《城堡》和中短篇全集。



推荐书籍 《卡夫卡的42个魔幻时刻》  

为了纪念卡夫卡逝世90周年,世界各国都重新出版了他的作品。台湾也吹起经典复刻风,以精美装帖推出卡夫卡的长篇《城堡》和中短篇全集。在一众大部头的小说作品之中,有一本《卡夫卡的42个魔幻时刻》格外引人注目。这本书的封面是一帖墨水笔的涂鸦和字迹,最特别的是,这本书收录的不是卡夫卡的文字,而是卡夫卡的亲笔画作。 
 
 大多数的读者都知道卡夫卡写小说,却不晓得其实卡夫卡也喜欢画画。几年前我到布拉格,从小镇的石子巷弄远眺山上宏伟的建筑,心想:这就是卡夫卡笔下的「城堡」啊。布拉格奉卡夫卡为国民作家,卡夫卡纪念馆也是文青必要参访的景点。我第一次看见卡夫卡的涂鸦画作,就是在纪念馆那灯光幽晃的玻璃柜里。卡夫卡在一张发黄又粗糙的纸上画了几个火柴一样瘦黑的人。那些面目模糊,肢体瘦长的公仔,或疲累地伏在桌子上,或坐在椅子上撑着头,起看来十分苦恼的样子。 
 
 卡夫卡年轻时似乎曾经想过要成为一名艺术家,后来却成为一名保险公司的职员。对于绘画,卡夫卡当然是素人。但是看到卡夫卡的画作,总会和读他的小说一样,心底产生「卡夫卡真不是一个快乐的人啊」那样的想法。在卡夫卡短暂不满四十一年的生命里,他除了成堆的小说手稿遗世,也留下了不少日记和书信。在他的手札里头,随手用铅笔或钢笔画的涂鸦和即兴素描便穿插在字里行间。 
 
 那些薄长歪斜的人体,像被无形的绳子牵引的黑色玩偶;也有梦境式的扭曲空间,比例放大的人与缩小的房屋,以及各种人物的素描。如同卡夫卡的文字作品,他的画作表达的仍然是一种巨大的孤独,以及面对现实的绝望和无力感。  
 
卡夫卡如此说过:「这些素描是一份深植我心之旧有热情的残余痕迹。我的素描不是图画,而是一种私人的图像文字。」  
 
而当代的我们,又如何解读卡夫卡的这些画作?或者从那些涂鸦之中,能激发出怎么样的想像和共鸣?这是《卡夫卡的42个魔幻时刻》这本书最令人玩味的地方。书里挑选四十二张画作,以文配图,邀请台湾各领域的创作者包括王盛弘、言叔夏、鸿鸿、罗毓嘉、王盛弘、卧斧、袁琼琼、刘梓洁等人,以诗、小说、极短篇等形式,为每帧图画发展故事。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卡夫卡。在各篇风格迥异,样貌多元的文字里,当不同的人面对卡夫卡,却不约而同写出了一种相似的迷惘、不安和孤独。  (text by 龚万辉 )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