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02, 2015 @ 10:24 AM

【阅读】你的问题是想得太多,做得太少。

要筑起一道抵御混乱状态的大墙,在这道墙后面,他将像在人类历史上其它凄凉惨淡的年月一样,把他的真正诚意献给无形的理性王国,而不是眼前的世界……

“要筑起一道抵御混乱状态的大墙,在这道墙后面,他将像在人类历史上其它凄凉惨淡的年月一样,把他的真正诚意献给无形的理性王国,而不是眼前的世界……世界总要前进,更多的危机会随之而来。但是,如果我们之中有人置身于世事之外,而不感到焦虑和过分担心,而是冷静并进行探索,并能回顾久远的过去,放眼于更为遥远的未来,那么,世界就会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但他毫不关心世界会不会向好的方向发展,他只关心自己是不是正朝向好的方向。
 
但是,怎么样才算好的方向呢?如果说人的渴望总是比现实更多一点。
 
雨已经下了一晚,出门的时候雨势渐大。
 
云层好厚,出发地和目的地不约而同的两场暴雨将客机阻隔在机场地面。登机时间未知。
 
广播先是吵吵嚷嚷,然后是气急败坏,后来渐渐没有了。更多的航班从延误变成取消,身边的人慢慢变少。
 
时间很重要。一向如此。
 
但其实他心里希望延误无限延误下去。机场就像是两个交战国之间的中立地带,给人提供了短暂的庇护,情绪在小小的阈值内震荡,越下越大的暴雨却像是温柔的枕头。这个时候他戴起耳机听到Passenger,已经不能奢望更好的满足。
 
近几年他很少有这种不被打扰的大段时间。时间总是被各种突发状况分割得七零八落。他知道他无聊的虚荣心正是社交上瘾的帮凶,但他似乎并不急于屏蔽芜杂的消息,他似乎在等待自己厌倦这种毫无意义的消耗,然后彻底从信息垃圾中逃离出来。

这场雨让他莫名冷静下来。
 
他过去满心渴望仗剑走天涯,等到积累了一些资金才发现他同时也积累了满心的偏见。他越来越相信,他从不曾自由地在世上探索,也不曾真正嵌入他乡,他只是像幽灵一样飘动,虚假地来来回回。每次旅行他总无可避免地发现自己身上无可避免的矛盾,正是空旷的旅途让这种矛盾暴露得更加明显。但他也明白,如果不是对自己不满意,又怎么甘心情愿被渴望奴役折磨。在自己的生活和想要的生活之间永远悬着一条没有尽头的路程,越是靠近,对面看起来越远。信心和勇气比时间更快地磨损,再也遮蔽不了不安,此时就几乎是赤身肉搏了。
 
他全部的努力只是在推迟这种时刻的来临,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赢来的铠甲。这铠甲就是心中抱持的东西,一种毫无来由的信念,一种坚决要维护的意义,毫无疑问,他日日夜夜的焦虑和不安也来自于此。焦虑是害怕散失,而他无力反抗。


 
他在疲倦来临之前就预感到自己的疲倦了。更多的误解在蚕食着他的信心。人们轻易的否定和判断让他感到恐惧,这次出行实际上是一种逃离。
 
别人看到的力量不是他的,坚强也不是,脆弱不是,妥协也不是。他不是他,每时每刻都有微妙的变化在毫无声息地发生,他的全部片刻才是他。所以他闭上了嘴巴,但沉默的他,也不是他。他不知要怎么才能让别人明白,因为他希望获得理解,希望像只哑巴的猫一样,躺在一个人的身边慢慢睡着,只要这样就好。
 
人们在各自的执念里川流不息,有一个傻子始终站在原地,他偶尔探出去触角,又小心翼翼地收回来,他心里知道,这不是他,但哪个究竟是自己,他不知道。他的理智、聪明在匆匆忙忙的社会里用不着,他是他渴望和意识的囚徒,他恨自己想太多,但却又对此无能为力。他经常把自己弄得很累,以忘记过分敏感的内心,他让自己渐渐习惯这种不舒服,又为这种努力寻找合理化的借口,时间太长了。在这么一个飞机延误的雷雨天气,那些过往熟悉的感觉,包裹在Passenger的歌儿里,重新浮现,他滞留在自己的迷惑里,就像被埋在雨中的客机。

这首叫做《Fear of Fear》的歌儿说:
 
Fill my lungs full of smoke
Fill my belly full of bear
Fill my nights with bad jokes
Told by folks full of fear
Fill my eyes with a stinging
Fill my time wishing she was there
Fill my wide with the narrow
Fill my safe full of danger
Fill my bed full of shadows
Fill my dreams full of strangers
Fill my ears with a ringing
Fill my heart with a fear of fear
 
 
I'm burning up, 
Like a fever that rages in the night
Spark me up, 
I'm a firework 
I'll burst into light
For it's better to burn out than to fade out of sight
That's what someone told me anyway
 
诱惑和抗拒一样深,妥协和坚持一样难。歌词里清晰的矛盾和无处不在的混乱让他感到如此熟悉,软弱如果逃离了自怜其实也可以是充满信念。这信念是在最后:
 
即便我混乱不堪,我仍坚持着片刻的清醒。我仿佛瞬间知道,突出重围的方式是带着对生的渴望,用尽全力搏杀,但又不能留恋生命,因为留恋会带来恐惧,恐惧会早敌人一步杀死你。然而如果死亡马上就要降临,你心里也不要留丝毫不舍。就像误食了河豚的人,呼吸停止的时候嘴上是保持着微笑的。
 
直到此刻,他才真正感受到旅行的意义。
 
“如果你能操纵你自己的思想,并且赋予它们艺术的形体,那很好;如果你能生活在每一天的责任与情义中,那很好。但是千万不要养成自省这种病态的习惯,一个人若要创造出精彩的作品,或是让自己活得有意义,那就绝对没有任何所谓不应该的事。上帝终究会照顾活得有意义的人——机会终究会到来。”
 
拜厄特如是说。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八个小时。
 
等到广播再响起,他感到自己像睡了个好觉一样,他想:“也许我应该放松一点,我并不比别人更值得更好的事物,也许我这种对精神世界的过分在乎其实就是自恋?但我不打算费力抗争了,就让事情按照本来的方式发生在我身上吧,我在试图抓取生活意义的时候,真正的生活早已离我远去了。”
 
在登机的一瞬间他猛然想起一位学者说过的话:“过多的知识常常是一种障,过分的敏感如果不用来释放天才,将成为阻碍。”
 
他冲空姐露出最灿烂的微笑,心里已经迫不及待地走进之前竭力逃避的生活。


文章为网络分享,版权归笔者所有。资料来源 / 微杂志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