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5, 2015 @ 05:08 PM

【时尚编辑室】一朵被冰淇淋浸润过的吻

恐怕真的是春天了:女人率先在半开半合的双唇之间,像花神一样,悄悄预告这一季的繁花,谁将是开到荼蘼依然是最绚烂的颜色;而且阳光都还没来得及安顿下来,男人已经迫不及待...

有人伸长脖子,隔空向女伴讨一朵被冰淇淋浸润过的吻。有人突然按煞滚动的单车,转过身对准墙上的涂鸦抛下一个微微烫手的媚眼。有人赤裸上身只披一件火红色的短斗篷,轻轻昂起跟男模一样高深莫测的鼻子把手伸进路边的垃圾桶,幸运的话,也许可以掏到半份沾着口红的三文治。有人低头微笑有人快步行走,有人故意斜着肩膀跟听不懂法语的亚洲女郎说,我知道附近有家挺不错的中国餐厅叫黄。密斯特。
 
恐怕真的是春天了:女人率先在半开半合的双唇之间,像花神一样,悄悄预告这一季的繁花,谁将是开到荼蘼依然是最绚烂的颜色;而且阳光都还没来得及安顿下来,男人已经迫不及待穿上背心和短裤,在庞比杜广场轮流传喝一瓶啤酒,嬉笑着喧闹着,并且空气之中隐隐窜动着一股让人微微恍神的甜甜的气味,让这个时候的巴黎比任何时候更巴黎。
 
而我其实因为马蒂斯惊心动魄的色彩而决定登上庞比杜,结果却在三楼的迷你剧院被翩娜包殊编排的舞步,将紊乱的思绪一次又一次地拌倒——没有人比翩娜包殊更擅长利用意态入神的舞蹈挑拨一个人最隐蔽但也绝对是最脆弱的神经,一遍一遍地拉扯每个人背后的最后一根稻草,感觉上就好象经历一回又一回部署周密的重生和死亡,并且周围总是有风,不断把透明的薄纱往你脸上一层一层地笼罩。
 
于是我不得不退回广场靠在庞比杜刻意外露的大水管喘息——广场上真热闹,同一时间竟然上演着好几组节奏奔放的街头艺术表演,而咄咄逼人的阳光和青春竟是如此凶猛,我不得不戴上墨镜,并且顺手替周遭的人事物都消了音,安静地、也专心地面对着广场上攒动的人群,像在观赏一部省略了配音也忘记安排旁白的皮影戏。而那一刻,我突然有点懊恼自己竟然一直都没有把吸烟的本事给学好,因为一个不懂得吸烟的人,在毫无准备之下被突如其来的落寞凌空袭击的时候,右手的两根手指尴尬地来回摩擦,感觉上很不巴黎。
 
应付落寞的技巧也许是需要的,但并不一定是必要的。就好像奢华也许是一种最新颖的旅游态度,但不见得在每一个人的身上都奏效的。我站起身,约略知道往前走一小段路再轻轻一拐,就会走到“虹”影处处的Marais区,而巴黎,其实无论在任何时候,总都是那麽骄横那麽霸道的巴黎——既然只是一段借回来的巴黎时光,在登上飞机还回去之前,就尽量的在巴黎让自己更巴黎吧。


text / Fabian Fom 范俊奇
图片摄于巴黎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