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4, 2015 @ 06:41 PM

【时尚编辑室】独一无二,经典壹型男

unosexual 绝对是一个被保鲜纸包裹着的新鲜字眼。比metrosexual 跑前一步,是metrosexual美型男的晋级版。

unosexual 绝对是一个被保鲜纸包裹着的新鲜字眼。对于全世界,当然包括中港台和马来西亚,unosexual在这之前原本是个没经过拆封的流行新词语。什么是unosexual? 最直接的引介就是,比metrosexual 跑前一步,是metrosexual美型男的晋级版。而环顾四周,其实我和你们都有着同样的疑问:谁才是真正符合unosexual苛刻要求的摩登壹型男?
 
我记得第一次听到这个新字眼是在上海的半岛酒店。当时是和men’s uno 创办人Justin Lim 和香港版men’s uno 总编Joel Leung难得一起坐下来吃早餐,并且顺便聊聊编务、谈谈men’s uno 未来的新动向,而Justin显然一直都是跑在最前头的那个人,突然就丢出一个厚度和高度相当惊险,并且实验性和前瞻性同样面临终极挑战的思考:既然自称men’s uno ,为什么不推广比metrosexual 个性更鲜明,并且颜值和财值同样让人刮目相看的unosexual?他说。
 
而unosexual未落实之前,整个雏形都是先在Justin的脑海里受精、着胎、成孕,最后才在台港中马四地的men’s uno 团队的协力下,完美临盆落地。而在第一轮的交流过程中,我唯一收到的完整讯息是:男人们不应该将自己框架在metrosexual的光环(或阴影)之下太久,是时候带领现代摩登男士更深入更仔细地发掘恐怕连他们都还没有机会触碰到的他自己——最关键的是,unosexual强调的是独一无二,他除了对自己的外在条件和社会成就具有绝对的自信,并且在一般可以接受的程度内,自负且自恋,他除了将自己归类为人生胜利组,而且还必须是同一组当中的天之骄子。
 
是的, 我们都知道,unosexual 不应该是一种个性标签,反而应该是一个时尚修行的目标,或者是一个通向个性圆满的通道。更何况我们其实都了解,在metrosexual 当道的时候,时髦的男士们无论是知觉也好,或是伪形或矫情也罢,其实都很难摆脱一般性社会对这群喜爱通过时尚包装或健身锻练将自己改变成接近完美的“美型男”所定下的族群设定与偏激想象。



而来到unosexual 时代,我们希望让大家看到的,是这群1980-1990间出生的男士们,他们适度的自恋和自爱,其实也可以传达一定的正能量,而他们对自己外在条件和内在修养的严苛要求,也在既定的客观环境中修正了一般人对“过度在乎个人时髦指数的摩登男士一般都担当不了影响世界之大任”的概念。

尤其是正当渴望被仰慕的metrosexual在社会上更容易被识别,并且已经渐渐成为新一代男士主流之际,普遍得根本没有办法被忽略的时候,unosexual的崛起,正好以“自恋自爱”为保鲜膜,包装出最具有震撼性和影响力的权利架构,间接刺激高端时尚、型男保养,以及终极健身等商机,把这群渴望在社交媒体上夺取高度关注的高收入、高学历和高成就的新一代型男,绝对是视觉为出发重点,同时将自己塑造成一个品牌, 万人追棒,以like 为尊。
 
至于我近距离接触过的国际名人当中,前阵子夹着Haig Club与Breitling代言人身份飞抵大马进行宣传的时尚金童子David Beckham,他那不打折扣的英国绅士风度,咄咄逼人的明星气势,以及几乎无懈可击的高颜值与醇厚魅力,毫无悬念地让他轻易被归类为unosexual的精神人物。

另外,这位曾经影响全球顶尖足球明星开始关注个人外在以作为额外谋财工具的足球明星,挣脱群众视线之后对家庭和孩子们奋不顾身的宠爱,绝对符合unosexual的个性特点:他不限制自己的角色扮演,完全清楚自己的影响力和定位,然后立志让全世界同时看见他方位辐射的存在价值——从David Beckham身上,至少我们看见的unosexual 不单单只是一个社会现象和型男风潮,而是一种颜值和内涵对等,自信和成就相铺相成的经典人物表征。而我更关心的其实是,你是不是我们正在寻找的unosexual?而unosexual给予你的启示,是不是刚巧贴近并勾引出你潜伏并且还没有机会曝光的独特的个性上的本事?


text / Fabian Fom 范俊奇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