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2, 2016 @ 09:17 AM

你过得不好,因为你太听话了

我很喜欢蔡康永说的那句话:"即使因为做自己而被讨厌,也胜过扭曲自己而被喜欢。"


【1】


为什么我会是现在的我?
因为我每一次都不听话。
高考填志愿的时候,我爸让我填金融,好找工作,赚钱多。
我认真点头点头,然后所有志愿都写了中文系。
研究生毕业的时候,我妈让我考公务员,女生嘛,找个稳定的工作,铁饭碗。
我说好的好的,然后去了报社。
两年前想创业,周围所有人都说,你疯了吗,你做影视很烧钱的,分分钟会倒闭的。
然后我创业了,花了十个月,证明他们是对的。公司真的倒闭了。
去年8月,我决定来北京重新开始,朋友们问了我三个问题:你有人脉吗?你有资源吗?你有项目吗?
我说,都没有。
他们说,北京水很深,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你都多大年龄了,还北漂,你绝对会很难适应北京的。
然后我真的就成了史上年龄最大的北漂,花了两天时间,就爱上了北京,因为北京的外卖真的很好吃。
来北京之后,我们团队9个人,一直挤在一个三房两厅的居民屋里,客厅白天是工作间,晚上要睡三个人,活像一个传销窝点。
花了9个月时间,我们终于搬到望京soho。
是的,人生中会有很多人给我们建议,他们的出发点多半都是好的。
但是我们一定要意识到,从终极意义上说,不管他们是谁,他们都永远是我们生活的旁观者,他们无法为我们的人生真正负责。
唯有我们自己,才能为选择的结果负责。


【2】

如果有一个听话比赛,诗婷应该可以拿冠军。
她是我同事的妹妹,瘦瘦小小,看起来特别乖巧柔弱。
从小都大都生活在惠州,幼儿园、小学、中学、甚至大学都在同一条街道上,在惠州大学毕了业,又在同一条街的银行工作。
她人生的所有路线,都是爸妈安排好的,她也从来没反对过。
在全家人的印象中,她从没顶过嘴,基本上没说过不。
有一天,她突然说自己要结婚了。
全家都崩溃了。
结婚?和谁?什么时候?
经过几小时轮番审问,总算问出点眉目,全家更崩溃了。
原来是她之前来深圳找过她哥,然后在蛇口一家咖啡厅被一个外国人搭讪,两人就搞起了网恋,一谈就是一年半。
搭讪认识,很不靠谱,他们忍了。
网恋,很不靠谱,他们也忍了。
外国人,更不靠谱,他们也勉强忍了。
他们实在忍无可忍的是,对方是一个极其陌生的国家,叫什么斯坦的,搞不清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还是什么吉尔吉斯坦。
他们的爸妈极其茫然,这是什么国家啊,搞毛啊!
那个外国人的名字叫Dovlet,他们没法念,直接叫他“大无赖”。
那几天,整个家族,包括大伯二伯、大姑大姨、大舅小舅等20多个长辈,来给同事妹妹进行车轮战洗脑。
让她千万不要走了邪路,回头是岸啊。
同事妹妹不反驳,不说话,也不表态。
全家一致认为,这个妹妹是被下了降头,专门找了神婆来驱邪。
驱邪效果还是不错的,有段时间,他妹妹不提结婚的事了,同事也放心,谁没有个昏头的时候,想通了就好。
有一天,全家正常吃饭呢,同事妹妹说,我订了机票了。下周就去土库曼斯坦,结婚了。
她爸妈下巴都掉了。
同事妹妹说,从小到大,我没有反对你们,因为我觉得很麻烦,很心累,你们控制欲太强了,什么都要管,连我留什么发型、跟哪个同学打电话、日记里写了谁都要管,我要是顶嘴或者反抗,你们就会反应特别大,随便一件事,你们就会动用整个家族来施压……
我做了你们的女儿那么多年,这一次,我想做自己。
后来她就去了土库曼斯坦,和“大无赖”结了婚,生了混血“小无赖”,眼睛超级大,睫毛超级长,萌爆了。
从此她成了家族败类。父母觉得这个女儿太不孝了。
同事有一次问他妹妹,后悔吗。
他妹妹说,后悔,因为没有早点做自己。
“做自己”,对于很多人来说,很难。
因为意味着要和父母抗争一辈子。
但,我很喜欢蔡康永说的那句话:
即使因为做自己而被讨厌,也胜过扭曲自己而被喜欢。


【3】

我们常常考虑别人太多,考虑自己太少。
爸妈说,考公务员,以后比较稳定。
同事说,千万别辞职,现在经济不景气。
朋友说,别去大城市,大城市压力太大了。
那你自己呢,你的人生,干嘛要听别人说啊。
因为对未知的恐惧,因为想避免犯错,我们常常选择听信过来人的经验。
我们放弃了自己做主,选择了相对安全,却不是自己喜欢的路。

其实,我想说,真正的优秀,并不是不犯错。
真正的优秀是,作自己的主,即使犯错,也能站出来,帅气而干脆为自己的错误负责。

text / 咪蒙 


Topics:  reading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