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2, 2016 @ 11:27 AM

时尚编辑室 :第100期之前

第100期之后,我们还想做什么?

所有的圆满看起来基本上都是魔术:灯光一灭一亮,魔术棒信手一挥,一切的完美和璀璨,都好像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在你还来不及眨一下眼睛,它就已经存在了。作为一本杂志的幕后舵手,其实已经习惯了将背后的“追赶跑跳碰”消声灭迹,你看见的,永远是最风光的封面和最奢华的场面,8年96个月,没有间断,只有跃进。

下一期就是马来西亚版men’s uno庆祝第100期,而我提早在100期之前企图记录下一些什么,无疑是因为感激超越感慨,感动淹没了感触,希望可以在纸媒日渐苟延残喘之际,用坚持把守创意,重夺杂志仿佛看不见未来的未来。

但作为马来西亚硕果仅存的中文男性时尚杂志,我并不否认很多时候men’s uno都是三千宠爱在一身:品牌偏爱,读者受落,甚至因为港台和中国men’s uno之前盘下的根基,让我们在面对网媒咄咄逼人的威胁时,背后仍然有三个可以背对背应战的伙伴,不会霎时间慌了阵脚或乱了方寸,反而更积极地顶着品牌刷亮的光环,稳步向前,把杂志接下来的路向和变革,当作是一种开垦性的冒险。

当然我并不是一个天生的时尚预言家,也不是擅长呼风唤雨的风尚老佛爷,我只是稳实地将杂志一期一期地往前推进,也一期一期地建立起读者对杂志的认同和依赖,间接施发杂志对读者的影响力。更多时候,我手里也没有握着一支点石成金的魔术棒,我只是在品味的孵化,以及视野的培养之下,让我心目中时髦、正面、活跃的uno guy,在版面与版面的衔接之间,在时尚话题和潮流趋势交擦而出的火花之间,将他们概念化成为一个“专门惹身边的其他男人嫉妒的时尚型男”,而他们品味之高和生活门道之精,随时一出手就把周围的朋友们拌倒,因为时尚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一种隐性的社会运动。

但换个角度,在浮动不安的城市,我们必须把力量集中在对抗平心静气的阅读时代所面对的崩解和淘汰,坦白说,根本豢养不起奢侈的书写方式,以及恬静沉缓的冷僻爱好:比如纯文学性的阅读氛围和怀旧古董的收集风潮,这绝对考验“刷脸书当读书”、或者坚信“收藏当代艺术比古董文物更节约时间资本”的新一代年轻人的耐性、毅力、眼界和心胸,他们也许未必全懂内涵与修养其实需要时间的浸淫。网络世界的无孔不入,表面上看似把全世界的人都拉到同一个平台上,实际上却是把人与人相互的敬仰和礼遇逐渐地崩解下来,因为每个人转个身都可以是独立的自媒体,每个人都认为自己可以挥发出无可限量的影响力,关键在于,单一媒体的影响力可以跑得多远飞得多高?你这一秒钟在脸书上一呼百诺,追踪者排山倒海,但下一秒钟你会在那里,则终究还是一个未知数?就算你奋而启动的改变,也只是一个开端,距离收成和终结还远着呢。

同样的,未来的杂志其实潜藏着许多可能的面向,我甚至在想,一本被男士们忍不住在阅读的时候抿起嘴角不断点头说“这主意还不坏”的时尚杂志,为什么不可以效仿法国烹调界一直在翻滚着的Nouvelle Cuisine新式烹调主义,提倡简约的烹煮方法,新鲜的食材汇集和利落的摆盘风格?更简洁的说法是,Nouvelle Cuisine推崇的不是九曲十三弯的复杂烹调手艺,而是从强烈的地方风味中汲取安慰和犒赏味蕾的灵感,然后交给最先进的高科技烹煮器具,不断去芜存菁研发崭新的食谱和菜式,主要是在探索和的过程当中,让坐在餐桌旁的饕客,咀嚼到调混在食物内的诚意和新意,以及在低温烹调之下的变革精神——因此下一个100期,men’s uno交到读者面前的,不再只是一个概念一种风格一派形象,而是一道主义,并且希望读者得到阅读的饱足和思维的灌溉,会按耐不住追问,“然后”呢——是的,有好奇,才会有“然后”;有期待,才会有“然后”;因此我们将义不容辞扛下给读者更辽阔更丰盈更翠绿的“然后”,这是圆满100期之前的承诺,也是圆满100期之后不断膨胀不断改革不断雕琢的“未来杂志主义”。

text / Fabian Fom 范俊奇


Topics:  editornote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