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09, 2015 @ 03:37 PM

【主编的话】科学寻情记

爱情本来就不科学。如果可以用高分子来量化的,其实已经不是爱情,纯粹只是成功被考核的化学方程式。

爱情本来就不科学。
 
如果可以用高分子来量化的,其实已经不是爱情,纯粹只是成功被考核的化学方程式。而真正值得让人头也不回纵身跃入火海的爱情,通常都只发生在电光火石——那些之后留下来跟永恒拔河的,都只是情份和情义。所谓轰轰烈烈的爱,基本上在爱情的上半场就渐渐烧成了灰烬,而所有可以预见的未来,终究是如履薄冰,越是平静,越是存在着一定的危险性 。
 
所以“Table For Two”这一个情人节专题,重心其实不是情人,而是捕抓浮荡在情人之间的关系——没有7分的默契,情人与情人之间互相依赖并且极力避免互相被伤害的关系,恐怕也就不能够成立。
 
同样的一张双人亲密的卡座,同样的一瓶年份醉人的红酒,同样的一对蓝光摇曳的蜡烛,每一对背景回异的情人,所释放的爱情磁场和爱情氛围,或稀或稠,都绝对有着很大程度的不同。而5对被我们邀请上阵的情人组合,有些结婚多年,有些新婚燕尔,也有些刚决定一起庆祝第一个共同的情人节——最重要的是,他们之间的微妙关系,如果你是一个体质过敏的爱情公民,一定会在这一张两个人坐上去的情人卡座上发现:爱情虽然擅于变妆易容,但它的脆弱它的霸道它的急进和它的不确定,其实处处都留下让人豁然开悟的蛛丝马迹。

爱情不需要学问。对于一些机会主义者,爱情的功用,不过是打破眼前的平淡生活,偏偏他的眼光太过狭隘,完全看不到爱情其实可以为他引渡的千山万水。同样的,只有不曾水深火热地被爱情煎熬过的人,才会草率地因为对爱情的坚韧抱持太大的怀疑,而一再抢毙爱情的可能性。爱情不难。爱情很难。爱情最刻骨铭心的地方,就是进退两难。应该是西蒙波娃吧,她说过,爱情是由衷而出的,以婚姻或承诺来安排和维持爱与亲密,难免太过薄弱。所以,我们此趟访问的5对情人,他们也许不能算作爱情课堂上的模范生,但他们对于如何爱与如何回应爱的感悟,乍听之下,多少有点像一首跳过接另外一首的“李氏情歌”,总有一些擦身而过的经历似曾相识,也总有一些千帆过尽的领悟值得学习。而情人之间最接近完美的关系,不是在爱情烧得最滚烫的时期,而是让彼此的过去和彼此的未来,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和解的时候。
 
很多时候,当某一个人出奇不意地出现,让你防不胜防的心突然没来由地好像被什么轻轻地碰撞了一下,其实爱情已经发生了。而当时当地当下,你完全察觉不到对方其实有备而来,准备为你下半生的剧本开上一个头,把另外一半你从来没有机会认识的你自己给召唤出来——所谓爱与情,并不一定要鸿篇巨制才能够刻骨铭心,它只不过是向你提供了一个值得去冒险的未来的发展的方向,去遇见,同时去圆满未来的你自己,至于够不够胆放开手一搏,完全在于你是不是已经准备就绪,去承载发现爱情的惊险,以及,去承载失去爱情的打击。
 
Table For Two,虽然是为两个人预订的亲密卡座,却未必每一对一坐下来就修成正果。如果说爱情是一门让人生更绿草如茵的必修课,相信没有谁会介意为下一个钟爱的人进场重考。而千帆过尽,当所有的激情和缠绵一眨眼都烟消云散,你应当会认同,稳定的关系,宁静的陪伴,其实更加值得你将自己完完全全奋不顾身地投入进去。

text by Fabian Fom 范俊奇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