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1, 2016 @ 09:24 AM

原来真爱真的可以无关性别

mensuno.com.my


因为工作原因,我又一次见到了L君。
 
在我印象中,L君身材瘦削,肤色苍白,常年身着一身深黑或者靛青,眉宇之间透露着一丝高冷。他不苟言笑,工位在公司靠窗的角落。有时候我从他身边经过,发现他多数时间在安静地工作,或者是在沉默发呆。以至于我在当年那个小公司实习近6个月,也没有和他有过任何非工作层面的交往。
 
当然,除了他天生性格上不喜近人,还有一个讳莫如深的原因让大家心照不宣地和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那就是有同事认识他曾经的同学,偷偷地告诉大家一个关于他的惊人秘密。那就是,他是一个GAY。
 
对于一个典型的脏直男,我当时实在无法理解这种事情,刻板印象在潜意识里的力量驱动我不由自主的躲避他。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
 
L君变得开朗活泼,聊起天来眉飞色舞。我突然发现他是一个博学的人,对很多事物的看法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而且他很幽默,擅长自嘲,虽然说起话来轻声细语,但是内容却妙趣横生。这和我之前对他的印象简直天壤之别。
 
该聊完的工作聊完了,我终于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猛惯两大口啤酒,试探性的张嘴说,“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但是没有好意思开口,那个,据说,你是”…
 
“是的”,他出乎意料的打断我,甚至没等我问完。“我是一个同性恋”。
 
我惊讶地看他。不是因为这个事实,而是因为这个态度。
 

说实话,虽然同性恋爱早已不是什么新鲜话题,我也从各种文学作品和电影电视中看到过林林总总的描述。但是当这个事情切切实实发生在自己的周边,而且他又这么直爽丝毫不加掩饰地承认,我还是有一点吃惊。
 
那你们平常在一起都是怎么生活的呢?
 
就像你和你女朋友一样啊,我们也有各自的性别角色。我是0,他是1,我承担一些家务,包括拖地买菜洗衣做饭。他更多是把握生活中的重大决策,还有就是培养和提高我的能力,你没有发现我变化很大么。因为他是高知分子,国内TOP3学校的本硕,现在在顶级投行工作。而我是一个三流大学毕业的学生,在很多职业上的知识和生活中的技巧,都来自于他的帮助。
 
我再一次打量起他,依旧的瘦削,依旧的白,依旧清高的眉宇,只是不再那麼阴冷。
 
那,你们以后怎么打算?
 
继续生活在一起啊,我们不打算形婚,也不打算要孩子,就这样生活在一起相互照顾不是挺好。如果家人和周边的人强烈反对,对我们的生活造成难以承受的压力,我们就一起移民出国,到更自由的国度去。
 
他说得很轻,很坚定,坚定到让我感觉没有一丝玩笑和搪塞。
回来的路上,我开始思考。原来同志并不像电影中表现的那样恶趣味,GAY的打扮也并不都是那种花花绿绿扭着腰肢的娘娘腔,更重要的是他们之间的交往也不像我们想象中那样难以启齿。
 
一起看起来似乎都很正常。
 
从古至今,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面,男女搭配成了金科玉律。那是因为在生产力相对落后的年代,依靠特定性别实现的体力生存和依靠男女生殖关系的繁衍成了生活中唯二而且终极的命题。但是当社会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体力劳动已经被脑力劳动过渡取代,几乎没有什么工种是完全依赖于特定的性别。比如原来女红,似乎只有女性擅长;比如狩猎,更适合男性来做。但是当下的商品经济如此发达,只要有钱就可以购买到任何的生活必需品,男耕女织的时代已然过去,所以在家庭分工中的性别角色区隔变得模糊。
 
所以从理论上讲,在生存层面上,男性和女性已经不再互相依赖。
 
而且现在很多人已经不在把生儿育女作为生活中的必要追求,丁克到处都有,繁衍对很多人来言也是一个伪命题。这也会同性恋爱创造了条件。
 
所以,如果同性恋爱,不只是单纯为了满足特殊嗜好的滥交,也不是为了刻意塑造自己的与众不同而走的偏锋,而是真的是寻找一份真挚的感情,这份感情可以让双方更好的生活下去,而这份感情的另一方恰好是一个同性。我觉得有理由相信这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
 
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从更宏观的角度说,在这个自由度已经很高的社会,任何人都可以选择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只要是不违背法律,不损害他人利益。那相应的,我们也不该对他们报以任何的偏见。
 
所以,我由衷的祝愿,他们可以长长久久,越来越好。
 
text / 阿童木;此文为网络转载,版权归笔者所有。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