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2, 2016 @ 09:11 AM

我这么努力,就是为了有说“不”的权利

“你不是不会说‘不’,你只是不能说‘不’。”


01

你有没有拼尽全力想保护的东西?
我采访过的一个女生,她说她有过。
她12岁那年,她妈脑溢血,躺在ICU,医生说,抢救的最好结果,就是她妈会瘫痪一辈子。
医生问她爸,要抢救还是要放弃?
她爸说,放弃吧。
她想说不。
她爸说,你以为我那么冷血吗?可是如果要抢救,需要十几万,我们要卖掉房子,我要照顾你妈,不能工作,你和弟弟怎么办?你别忘了,你弟弟才2岁。
如果可以,她愿意做任何事,去换十几万,去救她妈妈。
然而她无能为力。
她不敢看医生拔掉呼吸器管子的一刻。
站在病房外面,她听到了心跳监视仪从嘀嘀嘀变成了刺耳的一声嘀——
后来,时隔很多年,她回忆起这段,只记得这个声音。
那是你的人生跌到谷底,绝望的声音。


 
02

高考前填志愿,她想填新闻系,她爸说,别搞那些不实际的玩意了,你还是读会计吧,好找工作,你弟以后的学费还指望你呢。
她想说不,然而她不能。
每次做作业的时候,她的专业布置的作业是,编制一个企业的资产负债表、利润表、现金流量表……
而她隔壁宿舍的新闻系同学,做的是《失独老人调查》、《消失的渔村》、《留守儿童实录》,她看着她们为采访的问题和报告的结论激烈争论的时候,真的很羡慕。
那是她想要的人生。
后来她进了一家小公司当会计,她每个月只有3000块,但是得养她爸和她弟,最拮据的时候,她靠200块生活费撑了一个月。
为了省公车钱,她来回走路2个小时;
为了省饭钱,她从家里拿了一袋馍馍,吃了一个月,中途发现长毛了,洗一洗,晒干了继续吃。
在这家公司待了快一年的时候,有个跳槽的机会,工资翻一倍。
她想说不。
因为虽然公司不赚钱,但老板人特别好,把自家房子抵押了,给员工发工资,她舍不得。
然而她不能。


03

她去了新公司,有一次公司聚餐,组织大家去吃自助餐。其他很多人都嚷嚷着要减肥,只吃点蔬菜和水果,而她毅然决然盛了一大大大大大盘最贵的螃蟹、虾和三文鱼。
她很心疼,一定要把那100多块吃回来。
就在这个时候,她看到公司一个男同事跟她一样,盘子里也是堆成小山的海鲜,两人相视一笑。
因为他跟她一样,所以他们恋爱了。
谈了一年多,她跟他回老家见家长,她知道他有弟弟,但没想到有4个。
吃饭的时候,其中两个弟弟因为抢一只鸡腿,打起来了。
她男友的爸爸很不高兴,开始是骂弟弟,后来就开始骂她男友了,说,你一个月就往家里寄3000多块啊,这哪够啊?你赶紧多赚点,老二明年要上高中了。
她这才知道,他的家庭负担有这么重。
后来他们经常为了钱吵架。
因为他跟她一样,所以他们分手了。
其实她想过不考虑现实,继续这段感情。
然而她不能。


04

后来她开始创业,开了家电子公司。
客户让她陪着喝酒,喝到吐,喝到胃出血住院,她很多次想说不;
客户喜欢说什么“你哪天晚上来陪我”,总要在口头上占点便宜,她很想说不;
后来生意有点起色,客户变本加厉,他的二奶在奢侈品店一口气买了十几个包,让她去买单,她想说不。
然而这些她都不能拒绝。
那几年,她的生意几起几落,最艰难的时候,她去杭州争取一个客户,当时公司经济状况很差,为了省钱,坐最便宜的铁皮火车去,一个女生,睡在凳子下面,手机和钱包被偷了,在陌生的城市,非常无助。
一天一夜没吃东西,因为买不起。
那段时间,她吃了抗抑郁的药,才挺过来的。
我采访她的时候,她已经成功了,我现在还记得当时我们在深圳车公庙的一家餐厅,我问她,那你现在还有什么买不起的东西吗。
她说,说实话,没有。


05

她说,有钱最大的好处就是,老娘可以说不了。
她过了30岁,别人瞎比比,你年纪这么大了,该结婚了,她说不;
她36岁的时候,找了个比自己小8岁的男人,别人瞎比比,还是找个跟你年纪相当的吧,她说不;
她结婚了,买名牌包,婆婆很不满,让她要节俭,买个几百块的包背背就够了,她说不。
她弟弟出国回来,去剧组学导演,别人瞎比比,让她管管她弟弟,应该找个靠谱的工作,她说不。
她这辈子没怕什么,唯一怕的就是再像12岁那年,妈妈躺在重症监护室,她想保护妈妈,却没得选。
我们不也一样吗?
钱限制了我们的选择。
小时候想学画画、想学音乐,太贵了,所以不能;
高考选专业想学文史哲,太不赚钱了,所以不能;
喜欢一个人,想跟他过一辈子,然而他太穷了,所以不能。
我们这么努力这么拼,就是为了想说不的时候,就可以说不。
蔡康永在奇葩说上说,我对于幸福感的一个重要标准是,我可不可以常常保持对很多我不喜欢的事情说不要。
说不,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是因为你不用强迫自己掉入一个泥沼中无法脱身。

text / 咪蒙
pictures / gojoonhee


Topics:  reading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