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7, 2015 @ 12:14 PM

【阅读】永远不要只做一个“优秀“的设计师

坦白来讲,我过去并不擅长设计。事实上,当我开始学习设计的时候,我做的非常糟糕,糟糕到经常感叹“上帝,我都做了什么!”。

坦白来讲,我过去并不擅长设计。
 
事实上,当我开始学习设计的时候,我做的非常糟糕,糟糕到经常感叹“上帝,我都做了什么!”。我的成绩很差,我很沮丧,开始讨厌设计。想到自己肯定找不到一份工作,我不止一次想换个新专业。
 
在Cégep学习的第二年是我最黑暗的时光,那时候我们终于学完了设计理论,开始接触真正的设计。我们完成的第一个课程项目是一个三折叠的传单。我如此自豪,以至于想把我的作品拿给每一个人看。我得到了超级好的反馈, 甚至我妈妈也认为它很棒。
 
然而它却打击了我。有一天我被叫到老师办公室,跟另外三个同学一起坐着听老师解释为什么我们的作品很差劲。她说你们需要快速提高,不然你们在设计领域永远也混不到口饭吃!
 
我的同学们很生气,他们联合起来正式的投诉了老师。最后,他们请愿要求解雇这个麻木不仁,不懂人情世故的老师。这事一直闹到课程主任那里才被驳回。
 
对于我自己,我也很生气,但不是气老师,我生自己的气。我气自己竟然做的那么烂。我气我跟老师的认知偏差那么大,我觉得自己是机智有创造力的,老师却觉得我的作品那么糟。这完全没道理,我想证明她错了。
 
转折点
 
当我的同学们忙着为请愿书造势的时候,我开始了Photoshop教程学习。我找到了一个非常棒的网站叫PSD.Tut+。每天课后我都花几个小时做教程。我可以一直学教程,不吃不睡,也不外出,完全疯了一样。
 
一年后我完成了网站上所有的教程。然后我开始自己写教程。我并不局限在校园里,而是教全球业余爱好者和专业人士如何使用Photoshop。最让人振奋的是我还得到了报酬。对于一个一年前还被老师告知可能永远在设计领域找不到工作的人,那感觉太棒了。一切变得越来越好,我对Photoshop的热情转变为对交互设计的热情。我赢得了一些设计奖项,现在我在硅谷开始了一份非凡的事业。
 
直到今天,如果不是学校里那那场糟糕的谈话,我认为我不会取得今天的成绩——这是我的转折点。那天被谈话的学生里,我相信我是唯一以设计为职业的人。那些忙于请愿书的人? 最终他们要么转了专业,要么在完成学业后找了一份与设计无关的工作。
 
我一直把这件事看作关于态度的重要性的一课。面对批评如果你太过傲慢,你可能错过你生命中最重要的忠告。但最近,我改变了对这件事的看法,我认为我糟糕的图形设计能力实际上是一种福气。
 
塞翁失马
 
这也许听起来很疯狂,但我相信,当你开始做一件事的时候,做的很差是件好事——让我来解释。
 
开始一项工作的时候,有的人有天赋,有的人没有。那些一开始做的不错的人可能早早的就得到了赞扬,感觉没啥需要再提高的了;他们会认为他们已经足够优秀了。
 
但是事实上做到优秀是非常简单的,做的卓越却很困难,极度的困难。没有人会因为偶然变得卓越。它需要规划、奉献、牺牲。它耗费的时间是超出常人想象的,机会成本是巨大的。总的来说,做到卓越,是“不明智”的。
 
相反,当你在某些事情上很糟的时候,它会让你处在正确的心态。让你变成一个现实主义者。你会明白进步并不容易,你会接收痛苦,你会更努力,花比别人更长的时间工作。你渴望赞扬,工作上的一个小小的称赞都让你感到高兴,并让你更加努力工作。
 
最终,你不仅会擅长你的行业,你还会变得卓越。坏的开始给你优势:将你从糟糕变成优秀的动力,也会让你从优秀变成卓越。
 
像吉姆·柯林斯(管理专家,著有《GOOD TO GREAT从优秀到卓越》译者注)说的那样,“优秀是卓越的死敌。”
 
也正是这个原因,我们没有很多卓越的学校, 卓越的政府,和卓越的机构。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实际上只是相当不错。
 
这也是谷歌或苹果这种成功的公司却不雇佣优秀员工的原因,他们明白,优秀员工不能造就卓越的企业。优秀的员工倾向于妥协,他们选择走容易的路,他们满足于足够好。
 
最后,这是大多数人没有一个非凡的生活的原因。因为他们太容易满足于一个好的生活。
 
优秀是卓越的敌人。
 
这就是我每天拼命工作的原因——永远不要只做一个“优秀“的设计师!

text / Tony Aubé ; 翻译 / 十四 ; 校对 / 邓彬 ;资料来源 / 麦子熟了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