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04, 2015 @ 01:29 PM

【时尚编辑室】东京:琴棋书画诗酒花的生活哲学

我其实没有过分的喜欢东京。但不过分的喜欢跟尊敬是两回事。东京绝对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城市...

我其实没有过分的喜欢东京。但不过分的喜欢跟尊敬是两回事。东京绝对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城市,即便你只是旋风式过境24小时,东京也有本事在你逗留的24个小时,用一个你意想之外的暖心服务或贴心设施,让你没有办法不记住这个城市:记住它的彬彬有礼,记住它没有办法被复制的——属于一座城市的温柔和骄傲。 
 
又或许是因为我不谙日语吧,印象中的日本,老觉得他们的动作往往比言辞更有力量——即便是名牌云集潮人汹涌的表参道,装扮得越是稀奇古怪的年轻日本人越是谦恭有礼,即便只是问个路查个店号买件小礼物,他们在接待上的一行一止和举手投足,仿佛都经过精心设计,既是修养,也是制度,实在是很难不让在马来西亚横冲直闯惯了的我,在他们主动要求把我领到我所询问的目的地之际,如遭电击般呆怔在现场,霎时之间接受不了过度的受宠若惊——日本人的谦和,不是礼貌,而是天性。
 
这点是真的。其实只要稍微花一点时间观察,一般穿上制服投身服务的日本人,无论移步还是静止,都遵守一定的美学法则:站立时背部特别挺拔,鞠躬时身段特别柔软,沟通时眼神特别清澈,完全带出日本人温和如水,甘饴如茶的民族性,而且他们相信,相对于真正的语言,微不足道但流于本能的动作,其实更能反映你和别人的关系,也更能拉近你和陌生人的距离。而规矩和礼貌,是日本礼仪上最日常最普及的表现形式,也因此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对日本人来说更是生活上最主要的轴心,周而复始地运转,从不贸贸然停顿。
 
这一趟到东京,适逢六月,大暑。庆幸的是,东京的夏天并不如香港的夏天那般张牙舞爪,反之气温暖和,天气睛朗带雨,而我们其实都知道,日本人一直都是生活的艺术大家,对于他们来说,每一天都是以清静之心,体验生活之雅。尤其大暑节气,传统的日本人会在社区里架起长长的竹筒,将煮好的面条放到竹筒中过水,冷却,然后恭敬地供大家品尝——据说吃过这种竹筒冷面之后,严夏酷暑,天气再热,都不会中暑,尤其是日本资源有限,他们的生活美学基础,都在提倡“惜物”和“念旧”。由此可见,日本人的确是在全球资本一体化之下,仍然坚持把生活艺术化的民族,他们习惯了在“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平常日子,抓紧机会通过“琴棋书画诗酒花”,把身和心都放松下来,努力架构出在摩登和传统的夹缝中游走的文雅人文空间。
 
东京无疑是美丽的。但东京也无疑是纷乱的。东京不及京都轻而慢, 反而是个不断前进中的城市,而最适合这个城市的背景音乐,就是鞋跟与鞋跟不断争先恐后地踩在地板上发出的声音,然后再用每一个和你擦肩而过的脚步告诉你这座城市不断攀高的奢华度和不断扩展的时尚感,日以继夜,无时无刻。就好像抵达东京Palace 酒店,品牌虽然贴心地特别为媒体们准备了东京旅游指南,以速成的方式指点你如何分秒必争地物尽其用,在24小时之内完成最不应该在东京错过的景点美食与娱乐。

然而我还是相信,倘若要真正品赏东京最美丽的内蕴,至关键的法门,还是必须把脚步完全放慢,把欲望全盘压制,催不得,急不得,赶不得,慢慢学习日本人如何把生活过得更精致也更有品质,更顺道把1981年敦马哈迪医生鼓吹全民“Look East Policy向东学习”的号角再一起吹响,也趁马来西亚庆祝58周年国庆之际,将日本人庄重自强的生活品性和顽强沉着的处世态度紧密衔接,启动我们年轻一辈对打造未来的基本概念,至少得要领悟:在“动”之前,先学习“静”。        

text / Fabian Fom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