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09, 2015 @ 11:29 AM

一位时尚杂志主编的真实剖白:纸媒将死?

PRINT IS GOOD, DIGITAL IS FUN. MORE / www.mensuno.com.my



• 
• • 

倒退与前进之间
 
Backward &Forward

• • • 
 
但慢着——
 
我恐怕是忘记提醒你了,你如果问起我2015精神上与成就上的收支与平衡,我想我必须诚恳地,像个把年终考试考坏了的学生一样告诉你,我(当然包括和我同在一条线上的其他平面媒体的战友们)其实都已经卯尽了力,但成绩分发下来:纸媒枯竭萎缩,而互联网却凶猛而灵活,某种意义上,互联网带动的用户规模,阅读习性,以及市场份额的冲击和变化,已经很明显地逐步侵略保障和杂志,咄咄逼人地将纸媒反手推向死角。
 
因此站在所谓时尚杂志最前线的人物,我没有办法不承认,传统出版因为缺乏互联网的灵活和速效,渐渐游离于用户视线,沦落为可有可无,偶尔来一杯也挺好,就算来不及灌上一杯其实也不特别碍事的精神上的星巴克——的确,那些为了精美图象和雅致文字而坚持对每月一期的杂志穷追不舍的老好日子已经烟渐消云就散,完完全全,怎么都回不去了。

特别是,互联网用户追求的是高效而非精致,是顺畅而非繁复,所以过往传统媒体自恃为傲,建立于深刻报道的核心价值,到现在竟可悲地变成了前进的包袱——速食时代的阅读习性,讲求的是狼吞虎咽,是杯子也不用随手就着瓶口猛灌啤酒的方式,基本上被汲取的都是碎片化的资讯,被整理,被分享,被输送,已经彻底失去了情感上的链接。
 
所以我很明白,这是最危险也最仓皇的时代,但也是最亢奋也最激进的时代 ,所有的不可能底下都潜藏着为什么不可能,我们纷纷武装着自己配备着自己在互联网上冲锋陷阵,不断探索新的商业模式,以及新的勾结行为。因为倘若你多么不巧正好是在这个数码时代从事传媒工作的人,我们的未来,或明或昧,或生或灭,正加速朝向全然未知的方向行驶过去。

明明夕阳无限好,偏偏只是近黄昏——遗憾的是,我们纸媒正蹒跚地步向黄昏。而暴露在三番数次被数码空袭的时代 ,改变的速度太急太快,适应的空间和时间太窄太短,是不可能建立一个具有凝聚力的社会。
 
大家都习惯说,“唯一不变的,是永远不断的改变。”年少气盛的时候,我禁不住皱起眉头,非常抗拒这句话背后所涵盖的宿命意味,而且总是认为,不是说好只要愿意付出等量的努力去拼去搏去争取,就可以把自己乐见其成的现状稳如泰山地长久固定下来吗?然后阅历渐渐宽了,经验慢慢厚了,再加上“际遇”出其不意摔过来的巴掌也着实挨得越来越多了,也就终于明白下来——无常,终究才是最正常的日常。

突如其来的改变,往往一张开口就把之前倾荡的心血和努力都噬吞了下去,而终归有一天, 我们都将禁不住感慨和缅怀“翻阅书页爽脆的声响”以及“嗅吸纸张浓郁的墨香” 这种生活上细微但精致的况味。
 
而日前读到日本社会学家三浦展所 说的,其实我们现在正集体迈入《第四消费时代》,开始比较懂得去关心内在的架构,开始懂得脱离自我中心的轴转,而这在互联网为王的时代,益发显得珍贵。曾经,《第一消费时代》重视国家,《第二消费时代》重视家庭,《第三消费时代》重视个人,而到了《第四消费时代》,人们重视的是与社会的链接,以及如何与社会重新建立起友善而亲密的关系——在这新的消费时代,不但反方向将消费欲用力地压制下来,而且仅购买极少数的必需品,回归自然、舒适和宁静,把生活过成一种自审的方式,以及一种自在的鞭策。

这种看似倒退的原生态生活方式,追根究底,完全是技术和科技的进步,以及互联网的普及所“因祸得福”造成的,让我们慢慢地认识清楚,倒退,其实也可以是一种内在的进步,在倒退中回到自我的重新建立,以及回到自我的易位评估。

text / Fabian Fom 范俊奇
pictures credits: photography / Ajerry Sung, styling / Stanley Kuo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