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5, 2016 @ 09:18 AM

不是所有问题,都需要解决。

mensuno.com.my


我爸爸是渔船上的机械师。在一艘渔船上,机械师是挺有技术含量的工种,要负责船舱设备的正常运转。每次渔船经历远航后回港,他都要忙着修理船上的机器,换个活塞片啊,紧紧皮带啊,校校齿轮啊。连带着,我们自己家里的电灯啊、马桶啊、电扇之类的东西坏了,都是我爸拆开来修的。他经常说:
 
这世界上没有修不好的东西,什么东西坏了,你只要能找到问题的症结,找来原材料,就能修好。
 
我曾对我爸的话深信不疑。那时候,我正读书,从小学到高中,每天都要面对堆积如山的作业和试卷。尽管作业和试卷中多的是我不会答的问题,但我知道,这些问题其实都有答案,只要我努力,总会找到,就算找不到,也有人知道。
 
后来我成了名心理咨询师,开始和各种各样的人聊人生。每个走进咨询室的人,都带着困扰他们的问题。有些人经历了一些重大的人生变故,比如美好的生活因为宝宝重病忽然被打破了;公司倒闭忽然失业了;结婚好多年的爱人出轨了要求离婚……有些人则遇到了一些琐碎的生活烦恼,比如学习成绩不够好怎么努力也上不去;错过了自己心仪的学校或者专业;见到陌生人总是容易紧张……
 
『怎么办呢?』他们向我诉说他们的生活,然后茫然又急切地望着我,就像指给我看一台坏了的机器,等着我找到问题的症结,再把它修理好。
 
我发现,很多问题其实是无解的。我所能做的,只是陪伴他们度过这一段艰难的时期,等着生活慢慢出现新的转机。
 
这让我很困惑。我为什么不能像我爸一样,找到症结,买到替代的零件,三下五除二把问题解决了呢?
 
后来我才慢慢明白,修理机器、解数学题和解决生活问题并不相同。修机器或者解数学题时,你是超脱在问题之外的,但是解决生活问题时,你是在问题之中的。有无数多的因素,是你所不能控制的,但你却切切实实受了影响。
 
所以说,他们所遇到的,与其说是『生活问题』,不如说是『生活的不如意』。
 
『问题』总让人误会,只要找到症结换个零件,或者找到答案,就能恢复如初。可生活中的有些事,发生了,就发生了,既无法修复,也没有答案。『不如意』则是说,我们是期待生活应该往好的方向发展,可万一生活拐到了别的方向,想要强扭着它,把它摁回正轨,却也是难上加难。更多的时候,我们只能随生活顺流而下,在变化中,去努力适应它。
 
这么说来,真正的『生活问题』只有一个,就是怎么面对和处理『生活的不如意』。
 
 
可大部分人并不甘心。他们会用修机器或者解难题的思路跟问题死磕。觉得既然没有拼尽全力,怎能轻言放弃。即使做不到,那也一定是努力不够或者方法不对。
 
可就算做高考试卷,一道难题不会也可以先放放,先做别的。大部分人却会不甘心。因为如果放了,就会承认自己要在这里丢分了。还在努力,虽然没有结果,可至少还有希望,不用承担丢分的痛苦。
 
前几天,我提前看了下申音老师和松蔚老师携手制作的心理视频节目《来都来了》。第2集的来访者是一个年轻的产品经理,刚毕业不久,在北京辛苦打拼。虽然自己的事业刚刚起步,也面临很多困难,但困扰他的,却不是自己的生活,而是父母关系不和,经常吵架。于是,他努力调节他们的关系,经常给父母打电话,听他们诉说。觉得自己非得解决了这个问题,才能轻装上阵,去忙自己的事业。当松蔚老师说『这是你父母的问题』时,他说『不,这也是我的问题,因为它影响我的生活了。』
 
他说的有道理。可无论他说些什么或者做些什么,对父母的影响都非常有限。
 
他并没有意识到,他遇到的其实不是生活问题,而是生活的不如意。
 
在视频里,松蔚老师说:『问题遮住了你的眼睛,现在,你看不到问题之外的生活了。』
 
『是啊,那能怎么办呢?』
 
『不如我们来聊聊,如果没有这样的问题,20岁的生活该怎么过吧。』
 
不如聊聊别的,这听起来像是逃避。问题的空间,却这样慢慢打开了。生活重新回到了来访者的视野。来访者发现,即使他不去处理这件事,仍有那么多有价值的事情可做。
 
这就是生活的好处,除了直接面对问题,别处的进步,又会兜兜转转,回过来帮助我们解决生活难题。就像一个黑白的太极图,你可以把注意力放到让『阴』的部分缩小一些,也可以把注意力放到让『阳』的部分扩大一些,最终它的效果都是一样的。
 
 
我有个朋友,学美术的。年轻的时候恃才傲物,总觉得会成为个厉害的艺术家。可未来的远大前程也没法弥补当时的穷。于是她来到旅游景点,在那边支了个画摊,想帮人画素描挣钱。
 
等到天快黑了,才等来第一摊生意。是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问她画一幅画要多少钱。她说二十。于是那个男人坐下了。半小时后,画完了,男人走过来看了看画,哈哈大笑,问她:『你觉得像我吗?』『像啊!』她理直气壮地说。那男人说:『这样,钱我还是给你,画呢,我就不要了,你自己留着吧。』说完扔下十块扬长而去。
 
奇耻大辱啊!这个还没上路的年轻艺术家狠狠地把画撕了,捡起了地上的十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一定要弄个框,把它裱起来』,她心想,『我要让它时时刻刻激励我!等我功成名就那天,我要把它拿出来,作为我的心灵史展示给大家!』
 
她气鼓鼓地收起了画架,往回走。走着走着,路过麦当劳店,肚子饿了。她一摸口袋,唉,只有那准备裱起来的10块钱啊。
 
她犹豫了一下,走进了麦当劳,拿出来那10元钱。『Give me a hamburger, please.』
 
不知道跟她是不是因为没把这10块钱裱起来,而是买了个汉堡,她最终也没变成著名画家。不过我喜欢她的生活态度,不跟问题死磕,随时准备趴下。日子看起来越过越糊涂,其实却越过越清醒了。

资料转载 / 网络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