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02, 2015 @ 09:35 AM

不要一直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不要一直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允许自己有瑕疵,允许自己不能理解他人。


不要一直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允许自己有瑕疵,
 
允许自己不能理解他人。
 
甚至允许自己自私都是正常的,
 
一点都不怪。
 
当下社会的残忍之处就是:
 
把所有正常的当成了不正常,
 
把不正常的当作了主流。

和朋友们聊天,我问:“你们遇到看不惯的人一般怎么做呢?”
 
几个姑娘干脆利落地说:“怎么做?走开啊!无视,自动屏蔽,置之不理啊!”另外几个姑娘的反应与之不同,但也相当一致:“我一般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觉得看不惯是因为自己修养不够,不能理解他们。”我仿佛看到了前几个姑娘对她们嗤之以鼻的评价:没劲儿,干吗折腾自己,你以为自己是神啊!
 
后来,我又把这个问题陆续抛给了很多人,收到的答复中有大部分会选择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并且自我感觉效果还不错,给出的解释多是:“我觉得看不惯是自己经历得不够多,当你遇到过足够多的人和事儿后,就没啥看不惯的了。”“你要想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受到过好的教育,所以他们有那样的表现很正常。”听到这么多自我剖析的回答之后,我真想问她们一句:“你是喝‘鸡汤’长大的吧?”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拒绝自己去看不惯别人了呢?人对事物有喜好,对人也就相应地有欣赏和厌恶,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了,相反,人人都慈眉善目,对别人点头微笑,这才让人觉得恐怖。无数的“心灵鸡汤”都在告诉我们:人是万能的,你做不到只是因为你不想做。但现实是,你能做的事情少之又少。人是有局限的,在一个区域内生活才会舒服,越过边界,必然要背负更多。
 
一个男生给我写信诉说他的苦恼,总结为一句话就是:之前一直觉得自己有很多错,结果弄得自己很自卑,大家也不尊重他,他因此觉得自己没有存在感。我问他为什么觉得一定是自己的错呢?他很自然地回答说:“成人世界的规则不就是一切从自身找原因吗?你做得不够好,是你不够努力;你不令人喜欢,是因为你待人不好;你适应不了社会,是因为你的个性不够圆滑。”
 
这个解释多么可怕啊,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他很有可能把这个社会的不完美都归结到自己身上。看起来他是自卑的,但他内心深处又觉得自己是力大无穷的,所以才想着要去承担,要去背负。
 
我给他的建议是:“你可以尝试去得罪一个人,你会发现其实结果也没那么糟,你是可以承受的,这样以后你会慢慢舒服地做自己。”他惊呼:“真的吗?得罪人,这不应该是坏人才做的事情吗?”“得罪人又不是去杀人放火,是个正常人都会有的举动啊。比如说别人安排你去做你不喜欢的事情,那你就直接拒绝啊,看看之后事情会向哪个方向发展。”
 
他觉得我投了一颗炸弹在他心里,但其实,人只要活着,哪会有不被讨厌,不被得罪,不被看不惯的时刻呢?
 
一些“心灵鸡汤”和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祸害人的地方就在这里,试图引导每个人成为一个“完人”,就算是在路上好好地走着,被人撞了,父母也会好心提醒孩子说:“还是你自己不注意,为什么他不去撞别人,而是撞你呢?”这种堪称大神级的质问,逼得人哑口无言,但一点逻辑都没有。倘若你真的按照这个思路想下去,最后倒是都能把问题归结到自己身上,只有明确意识到这个前提本身就是错的,它是个怪圈,才不会误入得理所当然。
 
前不久,在我生活的城市发生了一件大学生坠楼事件,引起了轩然大波:男生表白被拒,直接从三楼跳下来,摔成了粉碎性骨折。所有人都不理解为什么表白被拒就要轻生的同时,也有人站在女生的角度想:“那个被表白的女生可能一辈子都会觉得过意不去。”
 
有专家说那个女生应该接受一下心理疏导,否则,以后作为潜意识很可能会经常干扰她。心理疏导一个很重要的点就是不要责怪自己,你只要做好自身需要负责的那一部分就好,不要去理会结果怎样,让她理解这件事情和她毫无关系,不要听信周围人的议论“如果她答应了,男生就不会跳楼”等等。如果人非要和一件事情扯上关系,那肯定能找到连接点,因为人本身就是社会性的,但作为一个正常人,一个尊重自己的人,就不该强制自己去扯这个关系。
 
允许自己有瑕疵,允许自己不能理解他人,甚至允许自己自私都是正常的,一点都不怪。当下社会的残忍之处就是把所有正常的当成了不正常,把不正常的当作了主流。
 
好朋友的妹妹小晴和一个叫小庄的女生是研究生室友,因为宿舍只有两个人,所以关系格外好。但是渐渐地,小晴发现,一切都不一样了。每到晚上,她都能收到小庄的短信,诸如“我想和你在一起,我喜欢你,我爱你”。几次之后,小晴受不了了,质问她:“你发短信是什么意思?你如果是Les就去追求别的女生,我不接受同性恋,你不要再打扰我了。”小庄天性敏感,听到这话之后哭了很久,又在晚上熄灯之后给小晴发信息:“如果你离开我,我就去死。”
 
小晴这才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但也因为被要挟而感到更加无法忍耐,想来想去,没有其他信赖的人可以倾诉,于是最终选择向她姐姐寻求帮助。小晴的姐姐是我的好朋友,她告诉我这件事时已经是很久以后了,那时,小晴已经从宿舍搬出来住了,小庄也没有去死,还好好地活着。
 
我问:“你当初是怎么说服妹妹让她相信小庄不会去死的?”她有些后怕地说:“其实,当时我也很怕这个女生真的会自杀,但是我也知道,这件事情和我妹妹无关,倘若我让妹妹去适应她,那天理难容。我只好告诉我妹妹最坏的结果:即便她自杀了,也不是我们逼的,如果你觉得一个人无法承受,就把所有的责任推到我身上。”她说这还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妹妹总爱心软,觉得不应该这样对待小庄,认为太残忍。她只能告诉妹妹:“如果你继续这样想,继而这样做,那么有一天她真的自杀了,你就是凶手。”
 
和人划清界限,知道哪些责任是自己的,哪些东西根本和自己无关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没有界限感的人,即便是怀着好心,最终也很有可能酿成大错。“一日三省吾身”是好,但这个“省身”也应该包括检查自己有没有过分承担。
 
换句话说,你若一直在自己身上找原因,也是你太高估自己了。
 
文 / 蓑依 ;出处 / 选自《这世上没有毫无道理的横空出世》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