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8, 2014 @ 11:26 AM

主编的话:东京96小时

而如果你碰巧喜欢时尚,并且动不动就动情于艺术,那么东京简直就是一个现实与梦幻只有“一步之遥”的城市。


并不完全因为Lost In Translation这部电影。但我对东京总是没来由的有所期待却倒是真的——其实也不尽然是希望可以将自己在东京完完全全放逐出去然后再零零碎碎重新拼凑回来,而是东京这么喧闹这么吵杂这么光怪陆离,布满太多的可能性,所以我在新宿下榻、在银座疾走、在涉谷体验汹涌人潮、在表参道向高端名牌朝圣、在浅草的寺庙静默祝祷,我实在找不到一个实在的理由告诉别人我始终没有机会在东京96小时遇上任何一个面向的自己。迷失,只是幌子,在东京是不成立的;而每一个飞抵东京的人,背后真正的动机是,你打算在东京填满或者浇醒那一个严重被你忽略的自己?
 
而如果你碰巧喜欢时尚,并且动不动就动情于艺术,那么东京简直就是一个现实与梦幻只有“一步之遥”的城市。即便我明明就只有一个下午的时间在银座穿梭,但所感受到的时尚节奏和艺术挑逗,其力道之活泼与澎湃,极可能是所有亚洲城市的总和。就好像正当你专注地奔走于顶级名牌林立的时装巷道,突然转角闪现出一个让你兴奋得措手不及的告示:全世界都不能够忽视的摄影大师荒木经惟个人展,刻下正在东京现代美术馆举行——是的,时尚与艺术,在东京永远是并肩迈步的唇与齿。已经74 岁的荒木经惟,虽然还是乐天知命的老顽童一枚,但自从被医生宣判患有前列腺癌,多多少少他所看的说的和想的,都开始慢慢的收敛了下来。这位曾经多次因为拍摄过度情色意味的摄影,而被日本政府扣留的摄影大师,到现在还是没有放弃偏好拍摄裸女的风格,他最新的创举是,已经拍了700多个美丑不同的人妻裸照系列,并且还结集成册,他还骄傲的说,他从来不会为别人而创作,而他所有的摄影作品,记录的都是他实实在在的生活,包括情色。但现在的荒木经惟,显然越来越逼近宿命的终端,这位本质疯癫幽默、荒诞不经的摄影大师,目前每一天都坚持努力拍摄着的,其实是东京的天空:安静的、沸腾的、落寞的、疯狂的,各种风貌和各种表情的东京的天空——“这一批天空照片,将是我留给这个世界的遗书。”他说。
 
虽然我一直觉得,如果它愿意的话,东京其实可以是一个很灵秀的城市,典雅,精致,古意盎然,但它偏偏有着让人目瞪口呆的狂野和奔放的另一面,你不会不知道:限制级动漫、色情酒吧、摩天大楼、尖端电子科技、角色变换、卡拉OK,游戏机房,这些都是组成东京越夜越糜烂的主要元素。最重要的是,东京人的忙碌,很多时候都是架构在寂寞之上。我在东京的第一个晚上,赫然发现原来东京不愿意回家的男人还真的不少,而当时是因为派对过后,我尴尬地搓着双手,有点抱歉因为特别想念的拉面而冒失地惊扰了一家藏在新宿街角的深夜食堂。我拉开木椅子坐下,发现有刚下班的男人提着公司包轻车熟路地走了进来,将一脸憔悴的西装外套披在椅背上,然后等到面一送上来,就唏哩呼噜地专心吃着一碗还袅袅冒着烟的叉烧笋片拉面,而另一位穿着浅灰色粉笔痕线条西装的男人,则一派悠闲地一边喝着啤酒,一边皱着眉头读着捧在手里的书本,至于书的封面,我着实看不清楚,就只注意到他还体贴地替书本穿上一件复古的驼色皮质书外套。真正触动人心的是,这么样一个开始渗透着凉意的入冬的晚上,小小的大约也就只能容纳顶多十个客人的食堂,灯光昏黄但温暖,那些相熟的男人与男人之间,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进行着没有限额的寂寞交换,这安静的场景虽然相当的小津安二郎,却确确实实是一座城市的速写,一个时代的记录,让迷失在东京,变成一场最时尚的自我救赎。(2014/12月刊)
 
text by Fabian Fom 范俊奇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