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6, 2015 @ 01:26 PM

Bern 伯尔尼:诗和远方的故乡

据说,喝过伯尔尼喷泉水的旅人,会再度回来。


走过古拙的小镇、苍茫的雪山、诱人的山野,我们终于抵达瑞士的中心首都——伯尔尼(Bern)。这座城市既充满古城浓厚的端庄气息,同时也有着一股新颖活力的都市感,像是骨和肉之间的相连,和谐共生。阿勒河将此地切开两半,西岸为古城,东岸为新城,城中有七座大桥将古城区和新城区衔接起来,跟大多数的地方一样,伯尔尼老城区在1983年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化世界遗产名录。
 
这座城市的样貌激活了我的探索欲,不仅仅是它流淌着八百年的历史情怀和悲凉的古迹,这里的人与环境的共存关系,经过不断轮回的年月洗礼,展现出一种与别不同的慵懒自在,却又流露着一种像植物迎着阳光积极生长的朝气。我喜欢这里的生活节奏,既能在古城区的昔日情怀下感受舒缓,又能在奔放时髦的新城区里找到沸沸腾腾的心跳。
 




伯尔尼这座城市与“熊”离不开关系。据说,1191年在这里拓荒开垦的柴林根公爵,为了给这个地方取名,有人建议他以狩猎到的第一个猎物作为城市的名字。后来的情节也可想而知,熊与伯尔尼之间结下深不可测的缘分,如果没意外的话,这个缘分大概会延续到世界末日的那一天。
 
据记载,伯尔尼当地人从1513年便开始侍养棕熊,因此棕熊对于伯尔尼来说有着莫大重要文化遗产的意义,熊在这里绝对是受高等保护的,这里有一座6千平方米的现代化公园,俗称“熊苑”(Bear Park),从古城区对面的阿勒河岸上一直延伸到河边。郁郁葱葱的熊苑俨然是伯尔尼户外的一座大森林。不冷不热地初夏,原本是拜访棕熊的好时节,只可惜我们抵达时,凑巧碰上熊苑关闭维修,棕熊们被暂时迁移到远处的山野乘凉去了,必须等到今年九月秋天才重新开幕。无缘一睹棕熊的神气风采成了今次我们伯尔尼之行的小小遗憾。
 



让人流连忘返的景点还有很多,譬如建造13世纪的钟楼(Zytglogge tower),它曾是一个城内与外界的出入口。这座城市后来遭遇火烧摧毁大部分的木造建筑,包括钟楼,于是当地人以石头重建三层楼高的钟楼,才有了今日的面貌。1530年当地的制表工匠为大楼制造一座天文日历钟,每到正点报时,钟顶上会有小铜人摇摇晃晃地出来用锤子敲打钟,同时下方也有出现一只公鸡引颈长鸣,随后一群小熊和小人应声而出,鱼贯而过。这么有趣的表演,总会给四面而来的旅人惊喜。通常,游客只能在钟楼外面瞻仰钟面,而我们却非常幸运地被安排走进钟楼内窥探那座古钟运作的奥秘。那是一座非常庞大且结构复杂的时间仪器,有点像卫斯理故事中才会出现的时间仪,每一个零件“滴滴答答”作响,井然有序的运行。如此大开眼界的观摩,可以向瑞士文化旅游局预约。


 
在伯尔尼的老街石头路上,16世纪留下的各种造型独特的喷水池也瞬间点亮我的眼睛。伯尔尼一共有100多处大大小小的泉眼,因此这里也有着“泉之城”的美名,而古城区里有11座泉柱雕像,每个形态奇特各异的喷泉,追溯着一个又一个关于伯尔尼的传说和童话。这里喷泉里的水你大可放心随意喝,虽然最初我是抗拒的,后来导游跟我说伯尔尼在世界上有着数一数二的排水系统建造,喷泉里的水均来自山泉,多年来大家都习惯拿着空瓶子盛水饮用。我含了一口水,咕噜几下吞了进去,清甜的水滑过咽喉,直达心灵深处。对我来说,旅行是颠覆框架、抛弃守旧,将那些夜郎自大的骨血重新洗荡,让精神生活升华,哪怕是做一件你不曾做过的事,就像喝一口街上的喷泉水,这样细微的举动,恍若让我和伯尔尼这座城市结下一种深入骨髓的缘。而且据说喝过这里喷泉水的人,终将再度邂逅伯尔尼。



 
这里还有一座历时472年建造的哥特式伯尔尼大教堂(Berner Münster)也是十分值得探索的。教堂始建于1421年,101米高的尖塔壮美巍峨的耸立于屋檐之上,目前为瑞士最高的教堂。这座非常具有晚期哥特式建筑特色的教堂正面有著名的《最后的审判》浮雕以及15世纪的彩绘玻璃。教堂内部还有一座1726年建造的管风琴,分别由5404根铜管组成,也是瑞士最大的管风琴,只有在定期的音乐会和圣诞节,才能有幸听到这18世纪管风琴奏出的美妙音律,否则绝大部分时间它都是沉睡的。





除了宗教色彩浓厚的建筑,这里有一座可以俯瞰伯尔尼古城区全景的玫瑰庄园,据说里头种植超过200多种的玫瑰花、樱花、鸢尾花等等,热爱自然花卉的旅人也可以在那里泡个日光浴、读本好书。伯尔尼的好,就算花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我喜欢这里的坚固的石墙和石路,这里的石子渗透出一股难以消散的悲凉缓慢之气,经过年深月久的风吹雨淋、阳光爱抚,最终呈现出一种黯然神伤却又满身慈悲情怀与故事的样子,我想“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伯尔尼弥漫着别具诗意的怀旧氛围,但它并不沉闷,新旧交融的文明与自然,反而引起你我浓烈的探索欲望。我想每个造访此地的旅人,莫不带着深不见底的美好情怀,以及意犹未尽的神情告别这诗和远方的伯尔尼。期待与伯尔尼再续缘分,毕竟我也是喝过伯尔尼喷泉水的人。

text / Kenny Chan 陈默汎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