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03, 2015 @ 02:15 PM

【瑞士旅游特辑】St. Gallen 圣加仑 / 静默古拙的修道院

在瑞士的第一天基本上是从圣加仑开始的。圣加仑这座古老小镇位于瑞士东部,坐卧于圣堤斯山与博登湖之间,同时还坐拥阿尔卑斯坦的山野美景。


在瑞士的第一天基本上是从圣加仑开始的。从苏黎世(Zurich)国际机场乘搭火车约莫1小时10分钟的车程便可抵达此地。而迎接我们到来的第一天便是细雨绵绵的天气,整座小镇都处在一种湿漉漉的阴冷。这并不影响我明媚的好心情,反正早在出发前我已熟识瑞士是一个阴晴不定的国度,骤然雨下突然阳光,是它性情的一部分,也许它的魅力正是如此,让旅者偶遇无时无刻。
 
圣加仑这座古老小镇位于瑞士东部,坐卧于圣堤斯山(Säntis Mountain)与博登湖(Lake Constance)之间,同时还坐拥阿尔卑斯坦(Alpstein)的山野美景。圣加仑在地理位置上虽然位于瑞士,却也毗邻德国、奥地利和列支敦士登公国(Das Fürstentum Liechtenstein)的交界处,所以基本上生活在这里的人都有着出色的语言能力,母语是德文,英文为必修语言,同时还得选读意大利文或法文作为第二专长语言进修,还有一种渐渐失传的古老语言叫做罗曼什语(Romansh),在瑞士仅有0.5%(约莫3万5千人口)使用。
 

作为瑞士东部经济文化支柱的圣加仑,占地不过是39.41平方公里(还不及吉隆坡市区的六分之一),却有着260年历史最著名的巴洛克式华丽大教堂(Cathedral)以及收藏超过一千年珍贵手抄本的修道院图书馆(Abbey Library),这两座让圣加仑引以为傲的地标在1983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列为世界遗产。这座千年古城承载着与宗教情节跌宕起伏的过往,故事的情节从公元612年开始,历任修道院院长几百年来一直是这座城市的统治者,在欧洲曾经有着极度辉煌的昨天。直至1805年,圣加仑才真正脱离宗教的影响,加入瑞士联盟。因此圣加仑至今仍散发出一股难以退去的宗教气息。

*圣加仑修道院俯瞰图
 
Cathedral大教堂就位于修道院领土显眼的外围,我确实被眼前这座静谧且极富沧桑感的外观给迷住了,它看起来是如此祥和,静静地耸峙在那里,默默看尽世间苍凉,每到整点还会响起如禅般沉沉的钟声,舒缓每个镇民的骚动的神经。雨停了,天上露出清朗的日光,我脱下靴子,赤脚徒步走在大教堂前绿茵空旷的草坪上,微风不时迎来,有种心灵被涤荡的顿悟和爽脆。后来我们被指引到修道院图书馆观摩,导游向我们展示收藏千年的动物皮手抄本,我们看得十分入迷。这一千多年前的笔迹,究竟得经历多少自然条件的巧合才得以完整保留下来?这大概只有上帝才懂。
 
圣加仑基本上可分为老城区和新城区,修道院范围属于老城区,为了维护它百分之百的原貌,所有汽车禁止通行,至于博物馆、剧场、商店则大部分坐落于新城区。你可能不知道,圣加仑自15世纪以来,靠亚麻工业的发展曾经处于欧洲经济巅峰。圣加仑的刺绣技艺和纺织品受到当时贵族的好评与推崇,纵然曾经衰败,但随着19世纪的机械化操作,圣加仑的纺织业涅磐重生,再度闻名于世,甚至连对时装非常挑剔的流行乐坛教母玛丹娜和摩纳哥公主Charlène都是圣加仑服装出品的头号粉丝。如果你对瑞士纺织行业历史有兴趣,新城区有一家纺织品博物馆(Textilmuseum),展示着14世纪到20世纪瑞士的刺绣样品以及当时贵族与市民生活日常的穿着行装,不妨去转一圈。

*圣加仑大教堂

*圣加仑新城区
 
入暮,我们被安排到一家拥有429年历史的Gaststuben zum Schlössli餐厅用餐。温厚的木椅在冷调的白石墙里徐徐舒展开来,不论是餐桌上考究的摆设,还是水晶灯下折射出的光线,都透出一种明润的欧式格调。据现任老板Ambros Wirth表示,餐厅装置的细节尽可能与百多年前风格保留一致,包括斑驳的彩色绘画墙、灯饰、门窗等等都是原件。一种时光愈老,情怀愈浓的岁月痕迹在餐厅里不停流转,令人煞是感动。
 
来到圣加仑,基本上你绝不可错过道地特产的烤香肠(Schublig)。据历史资料显示,圣加仑香肠发明于1438年,300年后被注册成圣加仑的专利。香软白嫩且极富嚼劲的肉质其实混合了幼犊和猪肉培根为馅料,再以牛奶调制而成,吃起来完全没有牛和猪的肉味,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鸡肉。还有,不论是轻盈细腻的白葡萄酒,还是强烈丰富的红葡萄酒,你都不必害怕荷包出血,大胆地喝吧,因为瑞士每年都能酿制出大概1.1亿升的商用葡萄酒。换言之,价格绝对是亲民的。

*圣加仑的夜晚
 
圣加仑清夜的9点55分,5度低温与寂寥古拙的街道并没有让我有太多的遐想。我裹着棉被坐在靠窗的位置,离开自以为是的生活,凝望着那早已入眠的街道和孤零零的街灯。这时突然又下雨了,不眠的圣加仑大教堂响起了钟声,雄浑肃穆,串联起一整天的回忆。微寒的雨夜,嘴里还弥漫葡萄酒香的气息,我微醺着入眠,并且期待瑞士第二天的来临。

text / Kenny Chan 陈默汎
photo / Swiss pictures
*圣加仑大教堂

*圣加仑修道院图书馆


Related Articles: